独自坐在客厅的萧映夕也没闲着,她还是第一次走进这栋别墅,上一次只是在外面远远的看了眼。

因为脚真的很疼,萧映夕只能坐着环顾四周,看了一圈,有些无聊,便躺在了沙发上,不知不觉,渐渐被困意侵袭,沉沉的睡着了。

半个多小时后,厨房飘来扑鼻的菜香味,马斯年动作很快,做了两菜一汤,都是萧映夕爱吃的,等他把菜端到客厅的时候,就看到萧映夕安静的躺在沙发上,脚踝的冰袋早已掉在了地上。

“洛洛,吃饭了。”

马斯年放轻脚步走过去,试图叫醒萧映夕,可萧映夕昨晚就没怎么睡好,今天又赶了一天的路,实在是太困了,根本没听到马斯年的轻呼声。

马斯年把餐盘放在茶几上,走到沙发边,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萧映夕,睡着的她嘴角还挂着一抹柔和的浅笑,尤其是那卷翘如帘的睫毛,浓密而纤长。

肤白如雪,红唇微翘,柳叶弯眉,长发垂地,宛如一幅恬静的美女图,马斯年望的有些出了神。

他有多久没这么近距离,肆无忌惮的欣赏萧映夕了,这个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女孩,不知不觉,早已出落成大家闺秀,名动四方,可是自己却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想到这,马斯年的心揪的一疼,一口气哽在心口,久久出不来。

马斯年眉头微皱,他捂着胸口,急忙离开了客厅,那种感觉太熟悉了,已经伴他五年之久。

卧室里,马斯年从床头柜抽屉里找出一个药盒,从里面倒出三四粒五颜六色的药丸一口吞下,然后整个人平躺在床上,用力的吸着气,整个人因为那种窒息的痛苦憋得脸色通红。

这种感觉大约持续了一分多钟,马斯年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呼吸也变得均匀平稳。

当马斯年从床上坐起来,后背早已湿透,额头的细汗在灯光下闪着冰冷的光,马斯年找了一套衣服重新洗了个澡然后才下了楼。

萧映夕还睡着,马斯年将手里的毯子轻轻的盖上,把茶几上已经冷了的饭菜拿回了厨房,然后拿着手机来到了旁边的露台,拨通了昊天居的电话。

萧梓琛他们一直在等马斯年的电话,似乎比他们预料的晚了一点。

“喂,斯年。”

萧梓琛接过电话,开了口。

“爸,洛洛来南云了,你们知道吗?”

“嗯,两个多小时前,洛洛打电话给我们了,她现在和你在一起?”

萧梓琛平静的问道,电话那边,传来马斯年的轻叹声,萧梓琛听到后,又开了口。

“听说你和那欧小姐分手了?”

听到这话,马斯年又是一声叹气,不用猜,肯定是骆梓晨说的,马斯年知道父亲问这话的意思。

马斯年沉默片刻,幽幽的开了口。

“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和倩怡分手不代表我和洛洛就可能有什么。”

“哎,你这孩子,你究竟在顾虑什么,洛洛为你都做了那么多事,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感动吗?”

面对萧梓琛的质问,马斯年伸手摸了摸自己心口的位置,他在顾虑什么,这不是顾虑,他很清楚,自己给不了萧映夕长久的爱,既然给不了,又何必给她希望。

可这些,马斯年都不能说,他很清楚,一旦家里人知道这件事,只会让所有人为他难过,而他,恐怕也再也摆脱不了萧映夕了。

见马斯年迟迟不肯开口,萧梓琛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

“算了,你们的事我和你妈都不会在管,至于洛洛,我们也不会阻拦。”

说完,萧梓琛直接挂了电话,马斯年愣在了原地,本还想让家里人把萧映夕带回去,现在看来,他们都默许了这一切。

站了许久,客厅里传来一个声响,马斯年这才回神,走过去一看,是萧映夕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马斯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想到萧映夕还没吃完饭,他走过去,在萧映夕身旁坐下,轻拍了拍她的手,声音低沉的呼喊道。

“洛洛,醒醒,起来把饭吃了再睡。”

马斯年一边说着,一边扶着睡梦中的萧映夕坐起来。

萧映夕也终于醒了,半眯着眼,一脸倦容,睡意惺忪的耷拉着脑袋,迷迷糊糊的说道。

“哥,我好困,再让我睡会儿。”

迷迷糊糊的萧映夕没了清醒时的攻击力,无比软萌乖巧,尤其是那糯糯的声音,说的马斯年心口发酥,那深邃的眼眸顿时晕开浓烈的柔光。

“乖,先把饭吃了,不然你的胃又要不舒服了。”

说着,马斯年让萧映夕靠在沙发背上,自己则去厨房把温好的晚餐端了出来。

萧映夕实在是太累了,困得眼睛根本睁不开,闻到饭菜香,吞了吞口水,可还没睡醒的她四肢都是发软的,马斯年想让她自己坐起来吃饭,萧映夕索性又靠在了马斯年的怀里,软糯的说道。

“哥,喂我。”

马斯年听到这话,很想拒绝,可萧映夕脸上的倦容是欺骗不了人的,终究,马斯年还是败在了萧映夕身上,无奈的端起饭碗,一口一口的喂给了萧映夕吃。

整个过程,萧映夕就像个没有行动力的废人,闭着眼,靠在马斯年的身上,只有一张嘴在那勤快的动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