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后的傍晚,下了课,欧阳卓,萧映夕,林娇娇还有他们系里其他几个同学背着各自的画具上了一辆面包车。

学校这边想来想去还是有些不放心,最终决定让欧阳卓亲自带队去完成这项工作。

宴会在华城最好的酒店粤兴酒店举办,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一辈子能有机会出入这样的酒店,那也是难得的机会,林娇娇就是其中之一。

“没想到顾今墨家的酒店这么豪华,平时那抠搜的模样,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学校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顾今墨是粤兴集团的少爷,只不过顾今墨这人平时没什么架子,常常让人忘记他也是豪门少爷的身份。

下了车,萧映夕这才发现他们的车并未停在酒店的正门。

“映夕,你看那边,全都是豪车。”

刚下车,同学们就围到了一起,看着远处川流不息的停车场,全都是顶级豪车,但从这些车子就能看出今晚这场生日宴的规格。

“走吧,我们快上去准备。”

这时,欧阳卓从车山下来,见学生们都看着酒店大门的方向,催促着,说完,欧阳卓又看了眼萧映夕的双腿,关切的问道。

“映夕,你的腿怎么样了?”

萧映夕如今已经不用坐轮椅了,只要不长时间走动,腿也不会感觉疼痛,听到欧阳卓的关心,萧映夕还故意动了动脚踝,说道。

“没什么事了,欧阳老师,我们上楼吧。”

说完,七八个人便从酒店旁边的一个运货通道走了进去,说了身份,就有一个酒店的服务员带他们上了楼。

宴会在酒店的六楼举办,他们一行人上楼的时候,宴会厅还空空荡荡,只有一些还在布置会场的酒店服务人员。

“你们今晚就在这边吧,别到处乱跑,宴会上的餐食都是给宾客准备的,你们如果饿了渴了去外面的茶水间拿吃的。另外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说,对了,这边的灯光你们自己看看,需不需要重新调整一下。”

那服务员还算客气,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萧映夕顺着那服务员指的方向看了眼,他们作画的地方算是在宴会厅一出角落的平台上,如果不仔细看,没人会注意到他们。

他们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布置的倒还算齐全,只不过当他们看到那画架上足足十几米长的画纸,就有些不淡定了。

“这是准备画清明上河图吗?这么长的纸?”

一旁的林娇娇小声抱怨道。

这时,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走了过来,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上去还挺斯文,只不过一开口,就显得刁钻刻薄了。

“你就是欧阳卓吧,你好,我是欧董的特助冯宇,欧董的意思是希望你们画一副百人宴会图,我们欧董准备把这幅画挂在他的收藏室里。”

听到那男人的话,一旁的同学们小声议论,一个个满眼不屑,不过欧阳卓还是微笑的应了下来。

“冯助理请放心,我身后这些都是我们美术学院最优秀的学生,相信我们的作品会让欧董满意。”

听到欧阳卓的话,冯宇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拿眼角瞟了眼欧阳卓身后的同学们,一脸高傲的说道。

“希望你们别砸了华城国立大学的金字招牌,我就不打扰你们准备了,有什么事找她就行了。”

冯宇说着,指了指一开始领他们过来的那个服务员,然后便离开了此处。

“什么人吗?一个助理都这么狂。”

冯宇一走,同学们就开始抱怨,倒是萧映夕一脸平静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默默的准备着画画工具。

“好了,都别说了,各自准备吧,一会儿我们想想怎么完成这幅画吧。”

欧阳卓看着面前那长长的画架,一脸的为难。

宴会也就两三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要完成这么长的话,的确充满了考验。

如果分工合作,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色,画与画之间的连接处就成为最困难的地方,如果把这幅画交给一个人完成,那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时,一个男同学开了口。

“欧阳老师,这让我们怎么弄啊,如果能把这纸裁开,自己画自己的多好啊!现在这样,我们怎么分工?”

“姜宇,你先别急,容我想想。”

欧阳卓站在长长的画架前,一脸愁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