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电梯,正好看到顾今墨从自己公寓出来,手里拿了一个文件袋,看到萧映夕从电梯里走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洛洛,你出去了。”

萧映夕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

“嗯,你刚回来?”

“嗯,对了,这是今天上课的笔记,我都给你复印了,还有一些作业,你看看有什么不懂得可以问我。”

顾今墨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萧映夕的公寓门口走了去。

吕子悠跟在后面,看到顾今墨和萧映夕有说有聊,用胳膊撞了下萧映泽,轻声问道。

“谁啊?长得挺帅的啊。”

“行了,人家比我还小,不是你的菜。”

听到吕子悠说别人帅,萧映泽又是一肚子酸水。

吕子悠一听,立马翻了个白眼,说了句。

“说什么呢,我是问他和洛洛的关系,看样子不简单啊?”

“洛洛的追求者,粤兴集团少爷,也是洛洛的同学,怎么样,看着还合适吧?”

萧映泽说着,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吕子悠听后,不禁多打量了一下顾今墨,然后饶有兴致的点头道。

“长得不错,不过,洛洛不喜欢。”

“事在人为,日久生情,这小子就住对面,对洛洛又关怀备至,这女人嘛,受了情伤的时候是最容易趁虚而入的,我到觉得这小子有机会。”

萧映泽信誓旦旦的说道,与其看着萧映夕因为马斯年痛苦悲伤,还不如和顾今墨在一起,至少这个男孩能让萧映夕开心。

听到萧映泽的话,吕子悠却是十分不看好的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萧映泽的肩膀,一脸经验丰富的说道。

“萧映泽,你不了解女人,知道为什么历史上又那么多的悲情女人吗?就因为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就很难把他忘记,哪怕弄得遍体鳞伤,可依旧放不下。”

听吕子悠这么一说,萧映泽忽然眸光深邃的看向吕子悠,问道。

“你也是这样?认定的人就不会忘掉?”

“那是当然?我可不像你,见一个爱一个,小心惹得一身桃花债,看你到时候怎么还。”

吕子悠又拿萧映泽的那些绯闻调侃,萧映泽听了,脸色一沉,立刻解释道。

“只不过是逢场作戏,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本少爷可一向都是洁身自好。”

吕子悠听到这话,冷冷一哼,一脸嘲讽的说道。

“洁身自好,就你,算了吧,别哪天突然冒出个孩子来我都替干爹干妈谢天谢地了。”

说完,吕子悠便进了公寓,萧映泽一听这话,哪还能冷静,显然,吕子悠对他的误会有点大,他急忙追了上去。

“吕子悠,你胡说什么呢,我和那些女人什么都没有,都是那些媒体狗仔胡乱报道的,以我家的家教,我要是胡来,爹地妈咪能放过我?”

任何人都可以误解他,哪怕把他当成花花公子,萧映泽都不在乎,唯独吕子悠不行。

吕子悠见萧映泽忽然这么认真,还有些诧异,她不过是玩笑罢了,这男人怎么还变严肃了。

想着,吕子悠戏虐的说了句。

“行了,你别把自己说的好像是纯情少男似的,难不成你要我相信你还是处男?”

说着,吕子悠眸光戏虐的将萧映泽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冒出了句。

“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这长相,和处男可不搭界哦。”

“我靠,吕子悠,要不你试试看,我是不是处男?”

萧映泽被逼的直接飙脏话了,这女人,怎么能以貌取人,他也不想自己顶着这么一张魅惑众生的妖媚容貌啊。

吕子悠听到萧映泽这么说,直接挥手揍了过来,顿时破口呵斥道。

“臭小子,竟敢调侃你姐姐我,找抽呢。”

萧映泽一看,立刻往边上躲闪,捂着头说道。

“谁调侃你了,你不是不信嘛?那就亲自检验一下。”

说完,萧映泽不在忌惮吕子悠的粗暴袭击,反而迎上前,嘴角闪过邪魅的浅笑,眉眼上挑,竟有一丝勾人的蛊惑。

“吕子悠,怎么样,想睡本少爷的女人可都能把洛城市围上几圈了,我就把自己的初夜便宜给你吧,唔……你,你怎么打脸啊。”

萧映泽捂着脸颊,有些愤怒的等着吕子悠。

吕子悠挥着拳,誓有再来一拳的打算,低吼道。

“萧映泽,长能耐了,居然耍流氓耍到姐姐我身上了,打你脸都算轻的了,小心我揍得你当不成男人。”

说着,吕子悠作势抬腿朝着萧映泽的裆部踢去,萧映泽急忙往后退,然后朝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