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菜就端了上来,萧映泽熟练的帮吕子悠剥了虾壳,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

吕子悠刚要说谢谢,抬头,就看到黎曼姿也剥了个虾放在了霍天硕的盘子里,霍天硕非常自然的夹起来放进了嘴里。

看到这一幕,吕子悠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最后也就没有在多想。

一顿晚餐,吃得还算和谐,偶尔聊上几句,但也都是客套奉承。

吃过饭,萧映泽和吕子悠便离开了餐厅,准备打道回府。

坐在车上,突然安静了下来,吕子悠感觉到有些疲倦,安静的靠在椅背上,看着车外繁华喧闹的街景,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

一旁专注开车的萧映泽听到叹气声,转身看了眼吕子悠,关切的问了句。

吕子悠本想开口,可又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便摇了摇头说道。

“没什么,有点累。”

萧映泽听到后,温柔的说了句。

“那你休息会儿,到了我叫你。”

说着,萧映泽把车里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吕子悠重新靠回了椅子上,缓缓的闭上了眼。

从餐厅到他们的公寓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车程,但萧映泽却花了快四十分钟才到,此时的吕子悠早已睡熟,萧映泽想了想,直接下车来到副驾驶,一把将吕子悠抱在了怀里。

可能这一天真的逛累了,又是玩卡丁车,又是逛街,在电影院还哭了好久,萧映泽抱起吕子悠,她也不过是稍稍皱了皱眉,随后头一歪,找了个舒适的靠姿,又安静的睡着了。

看到这么乖巧的吕子悠,萧映泽的眼底晕满了宠溺,然后抱着吕子悠上了楼。

海市,原本萧映夕和顾今墨从医院回来后约着中午一起吃饭,谁知两个人回来都补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了,最后两个人直接叫了餐,在房间了吃了晚饭。

休息了一天一夜,顾今墨的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只是脸上的几处淤青明显的影响了他的俊俏。

“你受伤的事,你爸妈知道了吗?”

萧映夕吃完饭,最在那忽然想到,便随口问了句。

“别,千万别让我妈咪知道,不然她保证会飞到海市来找我。”

一听萧映夕说的,顾今墨一个激灵,受伤的事他可是一个字都没和家里人透露,甚至来海市的事他爸妈估计还不知道呢。

不过萧映夕听到顾今墨的回答却有些担忧。

“你这脑袋上的伤也不是一两天能好的,等回了华城,照样瞒不住。”

顾今墨一听,显然和萧映夕不在同一个频道,他顿时表情一变,问道。

“洛洛,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回华城了?”

顾今墨可不想这么早回去,这好不容易萧映夕答应做她女朋友了,而且自己还受着上,正好能享受一下被女朋友照顾的感觉,而且还是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他可不想这么早回去。

但萧映夕已经有了自己的安排,吕子悠都主动打电话了,所以生日宴她必须回去,过了今晚,四天后就是吕子悠的生日,她在这边最多还能待上三天。

萧映夕迟疑了一下,说道。

“我过两天要回一趟洛城,悠悠姐生日,我答应她一定会出席,你现在受了伤,我看到时候你也回华城吧,如果你不想让你爸妈知道,你就回公寓,我到时候让小菊姐照顾你。”

顾今墨听萧映夕要回洛城,脑子里立马闪过一个想法,急忙说道。

“洛洛,要不我跟你回洛城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萧映夕没想到顾今墨会提出这个想法,明显一愣,她还没做好带顾今墨回去的准备,难不成到时候参加吕子悠的生日会把顾今墨一个人丢在酒店。

顾今墨见萧映夕犹豫,索性坐到她身旁抓着她的手恳求道。

“洛洛,我没别的意思,正好我也没去过洛城,听说洛城有很多很好玩的景点,正好可以去玩玩,你放心,我们这不才在一起,我不会要求见家长的。”

萧映夕也知道顾今墨没什么歪心思,只是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她迟疑了一下,说道。

“你让我考虑考虑,行吧,这两天你就在酒店好好休息。”

萧映夕这么一说,顾今墨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也不逼萧映夕,便站了起来说道。

“好吧,那我先回房间了,有什么事叫我。”

说完,顾今墨便离开了萧映夕的房间。

送走顾今墨后,萧映夕又坐在了露台上,这些天,这个地方是她待得最久的地方,本想借着海风让自己清醒清醒,可事实上只要自己忘不掉,心就会一直混乱不堪。

南云城,晚上七点左右,机场上,一架国际航班缓缓降落,半个多小时后,一个金发男人匆匆走了出来。

“格森医生,这边。”

出口处,杜子峰一个小时前就已经来了,见到格森医生的那一刻,他终于松了口气。

随后,两个人上了车,匆匆离开了机场。

“斯年现在怎么样了?”

“情况不是很好,这些天心脏疼痛的越来越频繁了,药物控制的时间也在缩短,昨晚给他喝了你寄来的药,现在还昏睡着。”

杜子峰一边开着车,一边把马斯年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格森听了,微微皱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怎么突然这么严重?他最近情绪怎么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