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子悠低头一看,慢慢一盒子的开心果,全都是剥了壳的。

她喜欢吃开心果,可又不想剥壳,刚才萧映泽买的时候她还一脸嫌弃,稍微吃了几个觉得麻烦就没有再吃,没想到在她专注看电影的时候,旁边这家伙竟把壳都剥掉了。

“你闲着没事做啊。”

吕子悠心里很是感动,可她习惯了和萧映泽拌嘴,让她突然说一些感人的话,一时还真说不出来,于是就冒出来这么一句。

一旁的萧映泽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回了句。

“别太感动,反正习惯了,又不是没剥过。”

萧映泽这么一说,吕子悠这才想起,似乎只要有萧映泽的时候,她都能吃到没有壳的开心果,只是以前的她好像就没注意过。

这下,吕子悠陷入了沉默,要说吃东西剥壳这种事,她身边不是没人帮她做过,她的爹地妈咪,她那个同胞哥哥,就连她那个尚未成年的弟弟也经常被他压榨着当苦力。

可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谁会默默的帮她做这样的事,努力想了一圈,好像除了身边这个男人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这一刻,吕子悠的心情无比的复杂,说不出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感动,意外,更多的应该是那种无以言说的情绪。

最后,吕子悠轻声说了句。

“谢谢你,映泽。”

“和我说什么谢谢啊,以后你想吃,随时告诉我,一辈子帮你剥壳都行。”

萧映泽说完,低头看向了吕子悠,两个人,四目交接,一道让吕子悠有些心乱的火花在空中闪烁,下一秒,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气氛一度尴尬,周围似乎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气息。

下一刻,吕子悠迅速离开了萧映泽的怀抱,轻咳了一声,略显慌乱的说了句。

“说什么呢,一辈子帮我剥壳,你未来老婆不得把我手撕了啊。”

这一次,萧映泽没有在回应,只是一脸邪魅的看着低头的吕子悠,嘴角微扬,然后收回手,拿起一旁的水瓶喝了口水,然后便安静的盯着前面的银幕。

见萧映泽没有说话,吕子悠暗暗呼了一口气,一只手下意识的捂在了胸口,那里,似乎比平时跳的更加的剧烈了。

吕子悠感觉有些口干舌燥,随手拿起水瓶,想要喝水缓缓情绪,可当她刚拧开瓶盖的时候,一只手拦在了她的面前。

“萧映泽,干嘛?”

只见萧映泽指了指吕子悠另一边的置物架,吕子悠顺势看了眼,顿时手忙脚乱的放下了手里的水瓶。

这时,萧映泽邪魅的接过吕子悠手里的水瓶,当着她的面喝了口水,然后一脸妖媚的说道。

“我不介意你喝我这瓶。”

说着,还对着吕子悠眨了眨眼,吕子悠顿时翻了个白眼,刚才的脸红心跳,心乱意乱瞬间消散,一脸嫌弃的说了句。

“滚。”

说完,吕子悠拿起自己那瓶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才平复了此刻复杂的心情。

亏得她刚才还有些感动,还以为自己对这家伙动了什么心思,果然一切都是错觉,她就说嘛,自己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的浪荡公子哥呢,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电影散场,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走出电影院,吕子悠便准备进电梯直接去停车场回家,萧映泽一把拉住了她。

“干嘛去?”

“停车场,回家啊?”

萧映泽一听,顿时无奈摇头,指了指手表问道。

“现在几点了?”

“五点半啊?怎么了?”

看到吕子悠这一脸蒙圈的表情,萧映泽敢打包票,这个女人一定忘了他们为什么会一起出来的了。

“吕大小姐,我们今天为什么出来?”

“为什么?不是看电影吗?哦……抱歉,电影太好看了,我都忘了正事了,不过话说我都陪了你一整天了,有灵感了吗?”

吕子悠一本正经的问道,她就等着萧映泽点头,她也好功成身退。

可惜萧映泽早就看穿了吕子悠的心思,双手一摊,一脸愁容的说道。

“大小姐,你以为这灵感说来就来的啊,你看看你这一天的表现,有点女朋友的样子吗?”

吕子悠听了,低头看了看自己,反问道。

“没有嘛?”

萧映泽一脸鄙夷的笑了笑,问了句。

“如果你和你喜欢的人出来,你也像今天这样?”

吕子悠听了,陷入深思,然后一脸为难的说了句。

“我这不也没约过会吗?”

听到这话,萧映泽心中窃喜,然后故作大度的说道。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走吧,吃了饭再回去。”

说完,萧映泽直接拉着吕子悠的手朝着不远处的一家餐厅走去,吕子悠刚想挣扎,可一想萧映泽刚才的话,索性另一只手也挽住了萧映泽的胳膊,脑袋还贴在了他的肩上,笑嘻嘻的问道。

“我们现在这样看着像不像情侣。”

萧映泽低头看了眼喜笑颜颜的吕子悠,嘴角上扬,轻声说了句。

“这还差不多。”

不一会儿,两个人来到了一家西餐厅,进去后,正要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忽然远处一个有些脸熟的女人朝着他们这边挥了挥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