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萧映夕他们并不知道南迁睿认出了她,继续欣赏着周围的艺术品,不过顾今墨现在的眼神却只够欣赏手里的画了。

萧映夕看顾今墨一直呵呵傻笑,有些嫌弃的说道。

“行了,注意看路。”

听到声音,顾今墨终于肯把画收起来,紧紧的握在手里,然后对着萧映夕说道。

“洛洛,回去帮我落个款呗,我得把这幅画裱起来。”

萧映夕听了,直接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的说道。

“顾今墨,至于吗?”

“当然至于啦,这可是我女朋友给我画的第一幅画,意义非凡。”

听到这话,萧映夕微微一愣,自从答应和顾今墨交往后,她好像经常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习惯性的把顾今墨当成自己的朋友。

意识到这些,萧映夕有些愧疚,随后说了句。

“回去后我给你重新画一幅,油画怎么样?”

顾今墨一听,立马眼睛放光,认识萧映夕三年,她只见过萧映夕画过一次人物油画,就是马斯年。

当时顾今墨还以为萧映夕只是给自己的哥哥画一幅肖像画,直到直到萧映夕和马斯年的事情后才意识到,那副画,不是妹妹画给哥哥的,而是女人画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的。

“洛洛,你不会是哄我玩吧?”

“多大了,还哄你玩,我说真的,不过你也知道,我画人物有些慢,你得耐心等待。”

“没事,多久我都愿意等,只要是你画的,哪怕登上三年四年,我都可以。”

顾今墨说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萧映夕见顾今墨如此的开心,心里却是更加的不安了,顾今墨如果一直这么容易满足,那这份感情对他就太不公平了。

想到这些,萧映夕心里有了个想法,她抬头温柔的望着顾今墨,轻声说道。

“今墨,后天,我们一起回洛城吧。”

顾今墨感觉自己走大运了,好事一桩接着一桩,这昨晚还在担心萧映夕如果不同意他一起回洛城,他就要孤零零的一个人先回华城了,没想到一晚上,好消息降临了。

顾今墨生怕萧映夕又变卦,直接掏出手机,打开了订票软件,说道。

“好,我现在就订机票,上午九十点的,可以吗?从海市到洛城三个多小时,路上耽搁耽搁,正好到洛城吃晚饭。”

见顾今墨这么积极,萧映夕心里又有些担忧,现在给他的希望越大,万一到后来自己还是无法接受,不又要伤害一个善良的男孩了吗?

但是看到顾今墨那兴奋的表情,萧映夕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

“你来安排,对了,明天我们去一趟市里面,我得给悠悠姐买生日礼物。”

“行,都听你的。”

顾今墨现在就是个言听计从的最佳男友。

“顾今墨,你怎么在海市?”

在一个画展上,顾今墨遇到了一个熟人,顾今墨看到来人,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随后表情淡淡的打了声招呼。

“欧正言?”

听到对方姓欧,萧映夕抬头看向了对面的男人,随即微微蹙眉,她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些面熟,但是在哪儿见过却记不太清了。

这时,欧正言看向了萧映夕,看样子是认识萧映夕的。

“萧小姐,你好。”

欧正言主动打招呼,这下更让萧映夕迷惑了,她伸手回握了一下,问道。

“这位先生,我们见过吗?”

欧正言听到萧映夕有些莽撞的话,淡淡一笑,随即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

“欧正言,御风工作室的合伙人之一。”

欧正言这么一说,萧映夕脸上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表情,她终于知道面前的男人是谁了,不就是欧倩怡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欧家的私生子吗,难怪刚才顾今墨看他的表情怪怪的。

不过对于别人的家事,萧映夕一向不感兴趣,相比对欧倩怡的排斥,萧映夕倒是非常欣赏面前的这个男人。

御风工作室,国内近几年冒出来的先锋时尚工作室,涵盖了室内设计,广告设计还有动画制作等多个领域,最主要的是他们美术学院这几年的画展都是和御风工作室联合举办的,今年也不例外,据说滕迈科技的赞助也是他牵线搭的桥,只不过中间出了点小问题。

“原来是欧先生,久仰,没想到在海市也能碰到欧先生。”

萧映夕的态度明显比刚才和善了几分。

欧正言也算是华城比较出众的青年才俊,奈何他的身份,所以行事向来低调。

萧映夕以前没见过欧正言,不过此次见面,倒是觉得这个男人有着现代人少有的那种淡泊名利的儒雅气质,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到一点的铜臭味,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生意人,更像是一个世外高人。

欧正言听了萧映夕的话,微微一笑,稍稍解释了一下。

“御风工作室这几年一直有承办一些画展布置,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画展,便是出自鄙人的工作室,萧小姐如果有看中的,我可以给个友情价。”

欧正言这么一说,萧映夕对这个人的好感度又加深了几分。

随着现在商业化越来越浓,他们这样纯粹的美术生越来越没有活路,很多人明明天赋卓著,奈何没有背景,不懂经营,画作无人问津,反而是那些懂得营销的人,却是风生水起。

而欧正言说的这些画展,就是给了他们这些搞艺术的人更多的生存机会,借着这些画展,让更多人的人知道他们的作品。

只是这样的画展十个有**个都可能赔钱,所以很少有人愿意般这样的画展,欧正言的这个行为算是打破了常规,顶着巨大的压力。

“多谢欧先生,不过作为同行,我知道这每一幅画后面付出的心血,所以,这个情,我不能承。”

听萧映夕这么一说,欧正言的眼底闪过一丝错愕,随即温润客气的说道。

“那我先替这些年轻作家谢谢萧小姐了,两位,请随意。”

说完,欧正言便离开了。

这时,顾今墨来到了萧映夕的身旁,表情复杂的问道。

“洛洛,看你对欧正言的态度挺好的。”

萧映夕点了点头,随口说了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