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森看到照片上的萧映夕,不过那是萧映夕十五六岁的模样,还未长开,但却已经亭亭玉立,标准的东方美人。

“很漂亮,所以,你爱上了你的妹妹。”

格森当然知道照片里的人都是谁,他也是少有的几个知道马斯年身世的人。

马斯年点了点头,一脸痴恋的看着照片上的萧映夕,大概就是这个年纪,他渐渐察觉自己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女孩。

“我和她没有血缘关系,你看,这是件多么幸运有多么可悲的事。”

马斯年一脸微笑的说着,因为和萧映夕没有血缘上的牵绊,他可以毫无顾忌的爱上这个女人,可却因为自己的病情,又让这件事变得如此的可悲。

“所以,你应该为了这个女孩接受心脏移植手术,难道你不想和她在一起吗?”

格森变着法的劝说马斯年,可马斯年却问了句。

“那五年或者八年后呢,当我新的心脏再次衰竭,到那时,她该怎么办?她今年才二十一,八年后还不满三十,难道要让她这么年轻就经历生死离别吗?”

马斯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隐隐的悲伤,他和萧映夕之间,注定无法白头偕老。

马斯年何尝不想给萧映夕一生的幸福,可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既然给不了,倒不如尽早斩断,也好过深陷其中再悲伤失去,那样的痛会比现在对她造成的伤害更大。

马斯年的问题,格森一时给不了答案,过了许久,格森有些不自信的说道。

“也许几年后,医学发展,你这个病也许有办法根治。”

马斯年听了,淡淡一笑,说道。

“格森,你看你自己说的都不自信,我怎么敢去赌,如果对她的伤害避免不了,那我会选择最轻的那种,就是我们从未开始过。”

说着,马斯年的脑海中闪现过一个画面,是萧映夕朋友圈的那张照片,他忽然眸光暗淡,声音也比刚才更加的深沉忧伤。

“也许,她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更适合她的男孩,我还是做他的哥哥吧,这样,我们还是家人。”

马斯年平静的说着,听的人都感受到浓浓的悲伤,可因为马斯年注射了药物,他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斯年,你还是考虑一下,就算不是为了爱情,也该为了那些关心你的家人,你难道不想多陪陪他们。”

马斯年犹豫了一下,他很矛盾,一个是就这样慢慢的死去,一个是接受手术后,多活几年的死去,似乎结局都是一样。

这时,格森站了起来,看了看时间,从箱子里找出了一颗药丸,说道。

“这两天你最好是吃了药再睡,手术的事你再考虑考虑。”

马斯年看了眼那颗白色的药丸,那是昨晚杜子峰给他喝的那剂中药减弱款,吃了后会陷入无意识的昏睡中,只是药效只有十个小时。

马斯年摇了摇头,说道。

“不用了,我不想一直这么昏昏沉沉的睡着,如果我真的很快离开,那我希望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多去回忆一些开心的事。”

说完,马斯年缓缓的躺了下来,格森并未强迫,把那颗药丸收了起来,然后和杜子峰离开了这间卧房。

“格森先生,老板的情况真的很严重吗?我记得上次体检,你不是还说他的情况很稳定,至少还能活三四年吗?”

到了楼下,杜子峰急切担忧的开了口,格森听到后,叹了口气,拍了拍有些急躁的杜子峰的肩,说了句。

“我的确这么说过,可是他最近的情绪波动太大,这些是我们无法掌控的。”

楼上卧室,马斯年并未睡觉,躺在那,拿着手机,翻出了萧映夕的朋友圈,最上面的那条,还是那张顾今墨的背影照。

之后,马斯年点开了自己的手机相册,里面有一个隐藏文件夹,打开一看,全都是萧映夕的照片,从小到大,几百张的照片。

仔细一看,最新的照片是这一个月期间的,全都是偷拍的照片,每一张照片的构图都能看出偷拍者的用心程度。

马斯年就这样来回的翻看着,估计这样的举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毫无顾忌的表露自己所有的情绪。

深邃的眼眸中透着浓烈的眷恋,就是那种一眼万年,心里只此一人的执着。

渐渐地,马斯年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收好手机,关上灯,安静的睡着了。

又是一夜,三座城市,几个人,或喜或忧的度过了平静的一夜。

“萧映泽,我怎么又睡在你家了。”

一大清早,雅苑,萧映泽的公寓,就弄得鸡飞狗跳的。

此时的萧映泽正在浴室洗澡,吕子悠醒来,看到自己躺在萧映泽的床上,坐起来就是一阵大吼。

说完话,见没有人回应,吕子悠下床,四处转了一圈,听到外面浴室传来流水声,便顶着一头凌乱的鸡窝头靠在浴室门口,也不吱声。

很明显,看那床上的睡痕,就知道昨晚他们又睡在一张床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