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开出去不久,吕子悠见萧映泽面色凝重的坐在副驾驶,眉头紧皱,眸光中透着浓浓的焦虑和担忧,心急的问道。

萧映泽此时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

“大哥在英国出了车祸。”

说到这,萧映泽瞥了眼表情一惊有了些许变化的吕子悠,便没有继续往下说,这时路上还有很多车,他怕自己一说完吕子悠也慌了神,便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说道。

“杜子峰直接给我打了电话,爹地妈咪现在还不知道,我得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估计我得去一趟英国。”

吕子悠一听,便知道事态严重,其他的也没有多加询问,一脚油门,车子直接冲了出去,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回到了昊天居。

此时萧梓琛和墨雨柔才吃完饭,正在后花园散步,听到前面传来停车声,便从外面绕到了前院,正好看到萧映泽和吕子悠从车上走下来。

“映泽,悠悠,你们怎么这个点过来,吃饭了吗?”

墨雨柔看到萧映泽和吕子悠一同回来,还有些意外,只是刚说完,就察觉这两个人的表情不太对劲。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萧映泽此时已经从刚才的震惊和紧张中恢复了一些理智,他并没有立刻把马斯年的事情说出来,而是走到墨雨柔的面前,轻扶着说道。

“妈咪,我们先进去再说。”

说完,萧映泽便扶着墨雨柔往别墅走去,墨雨柔和萧梓琛对看了一眼,然后便一起进了别墅。

萧映泽和吕子悠进去后,便神色凝重的坐了下来,萧梓琛和墨雨柔看到他们这样的表情,心里有些担忧。

“映泽,究竟怎么回事?你们这表情,可别吓唬妈咪。”

这时,家里的佣人给他们几位送了一杯水,萧映泽咕咚几口,便把一杯水全都喝掉了,然后抬头看向了萧梓琛,思索片刻一脸严肃的说道。

“爹地,妈咪,我刚才接到了杜助理的电话,大哥出事了。”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你大哥不是在南云吗?”

墨雨柔在萧映泽一说完,便急忙追问,倒是一旁的萧梓琛还算淡定,拉了拉墨雨柔的手,温柔的说道。

“雨柔,你先别急,听映泽把话说完。”

说完,萧梓琛抬头看向了萧映泽,语气坚定的说道。

“有什么就直接说吧,你爸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萧梓琛虽是这么说,可脸上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虽是大风大浪都经历了,可事关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担心。

“爹地,大哥去英国谈项目,今天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连人带车坠海,目前生死未卜。”

这话一出,不仅萧梓琛和墨雨柔愣住了,就连已经知道马斯年出车祸的吕子悠也愣住了,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什么叫生死未卜,他好好的怎么去英国了呢,映泽,是不是搞错了啊。”

墨雨柔的脸色一片苍白,感觉瞬间老了十岁,声音颤颤巍巍的问道。

一旁的吕子悠此时紧紧的抓着萧映泽的手,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看到萧映泽那严肃凝重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给杜子峰打电话。”

这时,萧梓琛说道,萧映泽也没犹豫,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杜子峰的电话,那边似乎一直在等他的电话,立刻就通了。

“喂,二少,董事长和夫人知道了吗?”

“杜助理,我是萧梓琛,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斯年去英国的事我们都不知道。”

萧梓琛对着电话声音浑厚的问道,即使努力控制,可还是有一丝颤抖。

杜子峰听到萧梓琛的声音,微微一怔,对于这个已经很少在集团露面的董事长,他还是有一丝敬畏的,可想到马斯年的交代,他还是鼓足了勇气说道。

“董事长,老板这次去是谈一个美妆产品的原材料供应,他本来准备事成之后在向您汇报的,本来今晚要回南云,没想到在路上车子刹车失灵,冲入了海里。”

杜子峰这话在心里已经不知演练了多少遍,又隔着电话,萧梓琛他们也没听出什么破绽。

这时,电话两边都陷入了许久的沉默,墨雨柔已经担忧的开始默默流泪,这些年,她的心越来越柔软,只要是孩子们出点什么事,她便容易情绪激动。

萧梓琛一边搂着墨雨柔,一边对着电话说道。

“英国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吗?车子捞出来了没有,车里的司机呢。”

“司机见车子失灵便跳车了,只受了点皮外伤,但老板因为睡着了,没来得及跳车,现在不知所踪,英国那边还在大力打捞,我已经订了最早去英国的机票,两个小时后登机。”

听到这些,萧梓琛忽然感觉十分无力,最后长叹一声道。

“我知道了,有任何进展立刻联系我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