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森的老师看到这一连串的数据,的确和他们之前做的无数次的实验数据都不同,可这并不代表治疗成功,他们一开始的判断是必须二十三组数据都达标才能进行下一阶段的换心手术,可现在,这数据明显没有达标。

格森见老师犹豫不决,迟迟不肯松口,他非常的着急,这个时候,对马斯年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格森急切的说道。

“老师,我们从未进行过真正的临床试验,那些动物的数据和人的本就有很大的差别,斯年也说过,他希望自己的这次尝试能给人类医学带来新的发现,既然这样,那我们为何不在努力一次。”

“不,你这是在赌博,医学绝对不是赌博。”

“不,老师,我更相信第一次吃螃蟹的人,如果这次我们放弃了,谁也不知道这八组异常数据代表了什么,老师,斯年是说过会放弃救治,可他现在的情况下,还不能说必须放弃,我想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格森这么一说,边上那些实验员纷纷点头,他们都很赞同格森的决定。

老师见状,又经过十几秒的挣扎犹豫,终于松了口。

“立刻准备手术。”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

整个手术由两个专家组同时进行,珍格格过程持续了十五个小时,值得庆幸的是整个手术过程中马斯年的身体并没有出现糟糕的反应。

等格森他们从手术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六点多,格森早已筋疲力尽,可他的脸上也没有手术成功的喜悦。不一会儿,格森的老师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早餐递给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就看有没有奇迹出现。”

手术算是成功了,可新移植的心脏和马斯年的身体产生了排异,虽然已经用药物控制,但之后究竟能不能融合,只能看有没有奇迹了。

马斯年陷入了深度昏迷,如果后期再出了严重的排异,那新的心脏就会慢慢衰竭,到时候,马斯年便会直接死去。

格森咬了一口三明治,疲惫的脸上却有着一份不服输的决心,他对老师说道。

“我相信奇迹会出现。”

说完,格森便朝着马斯年的病房走去,他准备迎接接下来的长期战斗。

酒店里,萧映泽他们在这已经待了两天了,所有的救援队都已经撤离,就连萧映泽花钱雇佣的救援机构,也直接拒绝了这单生意。

距离车祸发生已经超过了四十八小时,超过二十四小时就已经机会渺茫,更何况过去两天两夜,大海茫茫,甚至尸体都可能成为了海底生物的腹中餐了。

远在洛城的萧梓琛和墨雨柔在昨天晚上就知道了马斯年丧身大海的事情,据说墨雨柔直接悲伤过度住进了医院。

房间里,吕子悠过来找萧映泽的时候他正在收拾东西,一会儿杜子峰便会把马斯年的遇险报告和一些手续资料送过来,警察那边已经结案。

“你东西收拾好了吗?我让子峰订了下午回洛城的机票,妈咪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公司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回去处理。”

听到脚步声,萧映泽都没抬头便知道是谁,说完,他才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抬头,看了眼吕子悠,见她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随后走了过去,温柔的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这两天辛苦你了,时差还没倒过来,又得回去了。”

说着,萧映泽伸手,迟疑了一下,还是摸了摸吕子悠的脸,一脸的心疼。

“今天也没什么事,一会儿回房休息会儿吧,这两天为了大哥的事你也没怎么休息,黑眼圈都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