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地,救援人员已经连续打捞了快二十四小时,大佬范围扩大到周围一公里,可那一片是一个峡谷,海底暗流复杂,有经验的救援队已经明确表示,出事后六小时找不到人,那之后的几率就会成阶梯式下降,此时,已经有几个小队已经停止了搜救。

这个时候的萧映泽心里也很清楚,马斯年这一次是凶多吉少,可就算真的死了,总不能连尸首都找不到。

经过再三协调,萧映泽出巨资聘请了四人搜救队继续对那一片进行搜救。

“映泽,我们先回酒店吧。”

萧映泽在警局坐了两个多小时,该办的手续,该认领的东西都弄好了,可他就是不想离开,想要再等等,看着萧映泽颓败的背影,吕子悠再一次开口相劝。

“二少,你先回酒店吧,我一会儿再去一趟出事点。”

杜子峰也一直陪在萧映泽的身侧,见吕子悠相劝,他也走了过来。

“走吧,我们一起去那边看看。”

萧映泽收拾起悲伤的情绪,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爸妈还在洛城等着他的消息,可他现在哪敢打这个电话。

之后,三个人去了出事点。

这是一处沿着山崖而建的高速公路,马斯年出事的地点有着五个连续的下坡,而且还有两个超过二百七十度的大弯道。

萧映泽他们的车此时停的地方就在马斯年出事的地点,原本悬崖边的围栏因为汽车的撞击已经破损,此时正有几个人正在对这些损坏的围栏进行加固修建。

萧映泽站在悬崖边,底下,是阵阵波涛的大海,海浪拍击崖壁的声音清晰可见,围栏下,有一片明显被碾压的痕迹,那辆被打捞上来的汽车停在路边,等着废车场的人过来拖走。

萧映泽走到车旁,车身因为入海时强大的冲击力,明显的变了形,萧映泽在车子四周转了一圈,看着车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映泽,别看了。”

吕子悠过来,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萧映泽,拉了拉他的衣服。

可这时,萧映泽却走到了那辆车旁,看着后车门狭窄的车窗,说了句。

“我哥一米八五多,他能从这么小的窗户里弹出来?”

这时,杜子峰听到了萧映泽的话,心口一紧,他缓缓上前,幽幽的说道。

“也可能是在入水的时候,水压冲破前挡玻璃,然后被海底的暗涌卷出了车外。”

听完杜子峰说的,萧映泽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他还是不愿相信马斯年已经遇险的事实。

萧映泽又绕着车子走了几圈,又在出事地点查看了许久,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最终一无所获。

这个时候,吕子悠来到了萧映泽的身旁,拉住了正准备往悬崖下走去的萧映泽。

“映泽,你想做什么?难道你也想被卷入大海吗?别忘了,干爹干妈还在洛城等着你回去呢。”

吕子悠紧紧的拉住萧映泽,生怕一松手,这个男人就会跳下去。

萧映泽听到这声音,稍稍回神,可他却一脸苦涩的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眼神黯淡的说道。

“我答应要把大哥带回去的,现在,你让我怎么回洛城,怎么告诉他们。”

面对萧映泽的询问,吕子悠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中年丧子,这对她干爹干妈来说,绝对是沉重的打击,他们都知道萧梓琛夫妇对这个养子寄予厚望。

“映泽,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都忙了这么久了,我们要接受这个现实。”

吕子悠尽量安抚着萧映泽悲伤的情绪,他们这些人,从小都是被马斯年保护着长大。

作为他们这些人里最年长的,马斯年从小就像个小家长一样,一到周末,都是马斯年带着他们,在他们这群人眼里,马斯年就是他们的老大,是可以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大哥。

可如今,马斯年出事了,比起悲伤慌乱的萧映泽,其实吕子悠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但她更懂得隐忍。

“映泽,我们先回酒店吧,再过几个小时洛城那边也该天亮了,我们还得想想怎么和干爹干妈说这件事。”

说着,萧映泽在吕子悠半拉半推下,终于上了车,之后,他们一行人便离开了出事点。

回到酒店,萧映泽颓败的坐在大堂的休息区,吕子悠则负责去办入住手续。

这时,酒店电梯那边走下来几个白发老人,看上去像是一个旅行团,在经过大堂的时候,其中一个老妇人忽然停了下来,目光一直盯着在休息区的萧映泽,眼底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暗芒,嘴里一直念叨着几个字。

“太像了,太像了。”

“阿兰,看什么呢,准备上车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