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峰也没太在意老妇人脸上的表情,之后便匆匆离开了酒店大堂。

老妇人看着杜子峰走进了电梯,脸上顿时划过一丝谋算的冷意,只见她幽幽的嘀咕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我在英国兜兜转转找了这么多年,居然那孩子被送到了那个人家里。”

“阿兰,你在嘀咕什么呢,你到底走不走啊,车子都等了老半天了。”

这时,刚才和老妇人一起的那个老年人又走了进来,见老妇人坐在休息区自言自语,态度有些不爽的责问道。

那老妇人立刻回神,收起脸上的表情,起身精神奕奕的走了过去。

“走吧,走吧。”

楼上,吕子悠和萧映泽的房间门对着门,上了楼后,萧映泽并没有休息,吕子悠见他房门也不管,边走了过来。

“萧映泽,你不累吗?”

吕子悠一进来,就看到萧映泽坐在书桌前,笔记本电脑开着,上面是一个码字软件,看着萧映泽有些难看的脸色,她走过去直接把电脑合上了。

听到声音,萧映泽微微抬头,随即又把电脑打开,将吕子悠拉到了一旁。

“你也忙了这么久,赶紧回房休息吧。”

说着,轻轻的推了推吕子悠,然后自己的眼神落在了电脑上,可盯了半天,却是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一旁的吕子悠并未离开,看到萧映泽不太对劲的状态,她走了过去,犹豫了一下,直接将萧映泽搂在了怀里。

“映泽,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该学着接受现实,如果你都无法振作,那干爹干妈该怎么办,他们年纪都大了,现在这个家,都得靠你来撑着了。”

“我知道,悠悠,我现在不担心我爹地妈咪,我担心的是洛洛,大哥这事,瞒不了多久的,到时候,洛洛该怎么办啊?你说她好不容易从过去的感情中走出来,如果知道大哥他……”

后面的话,萧映泽没有说出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从来到英国后,萧映泽就已经慢慢接受了马斯年不在的事实,他之所以一直心事重重,还是在担心萧映夕。

吕子悠听到后,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最后低沉的说了句。

“能瞒一时是一时,一切都等回了洛城再和干爹干妈商量吧,总不能连老大的葬礼都不办吧。”

吕子悠这么一说,萧映泽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纠结的就是这一点,如果要瞒着萧映夕,那他们只能装作马斯年还活着,这样,葬礼都不能办,那是不是对死者太残忍了。

这时,萧映泽伸手也搂住了吕子悠,也不知怎么了,他紧紧的搂着,忽然神色奇怪的说道。

“悠悠,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能出事,懂吗?”

被萧映泽这么一说,吕子悠先是一愣,但随即想起那次萧映泽的表白,她忽然有些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心里某个角落闪过一丝自己都无法弄清楚的情绪。

低头,正好和萧映泽的视线四目相对,内心莫名的有一丝慌乱,急忙的避开,随后松开了萧映泽,以笑来化解了尴尬,然后故作淡定的说道。

“我能出什么事?萧映泽,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可能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