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浩志这话什么意思,欧正言当然清楚,只不过对他来说,一切的功名利禄都是身外之物,他就像做个纯粹的艺术家,不想被这些铜臭味玷污了自己纯净的心。

而在欧浩志见欧正言的时候,吴雅诺也收到了消息,平日里对自己丈夫去见私生子的事情并不会放在心上,可在这个节骨眼,吴雅诺便多了个心眼。

这不,收到消息后的吴雅诺立刻跑去了欧倩怡的房间。

这些天,欧倩怡基本上一直待在房里,连吃饭都是佣人做好了送去房间。

“倩怡,你给我振作起来,你要是再这样,滕迈科技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吴雅诺有些愤怒的冲了进去,一把将欧倩怡从床上拉了起来。

“妈咪,能不能别来烦我,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谈。”

欧倩怡一把推开了吴雅诺,又躺回了床上,吴雅诺见状,直接过去把床上的被子全都拽到了地上,然后拉着欧倩怡说道。

“欧倩怡,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父亲现在正和那个私生子吃午饭,你是不是想看着那个私生子把滕迈集团也抢走了,你才肯清醒过来啊。”

吴雅诺这么一说,欧倩怡迷离的眼神终于有了一说光芒,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妈咪,你在胡说什么,你不是说父亲当年和你结婚的时候承诺过,滕迈科技只可能交给我吗?”

“哼,交给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别说是你父亲,就算是我,也不放心把那么大一个公司交给你,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堂堂欧家大小姐,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说着,吴雅诺拉着欧倩怡走进了卫生间,给她放了一浴缸的水,说道。

“倩怡,你给我振作起来,明天,就给我去公司,妈咪这么多年苦心经营,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父亲重用那个私生子,这欧家的一切,可都是妈咪从吴家带来的。”

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欧倩怡总算是清醒冷静了下来,如果那个私生子真的被她父亲安排进了公司,那真的就麻烦了。

“妈咪,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公司。”

望着镜子里颓败的自己,欧倩怡心里一阵苦笑,这还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女人吗?为了一个男人,颓败成如此模样,她都有点看不起自己了。

见欧倩怡态度如此的鉴定认真,吴雅诺总算是松了口气,抱着欧倩怡温柔的说道。

“倩怡,只有先守住眼前的东西,我们才能去争取自己想要的,懂吗?”

下午,欧倩怡出去了一趟,等回来的时候,居然剪掉了她留了二十多年的长发,眉眼间也少了往日的温柔,眸光中透着一丝冷漠,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可这样的欧倩怡,在吴雅诺眼里,却是最好的,她要的,就是一个充满斗志的女儿。

距离马斯年出事已经四天了,萧映泽和吕子悠也从英国回到了洛城,萧梓琛亲自去机场接了他们,墨雨柔这几天悲伤过度,昨天才从医院回来,这些天几乎是以泪洗面。

回到昊天居,原本充满欢乐温馨的别墅这几天一直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别墅里的佣人,这些天做事也格外的谨慎。

走进别墅,萧映泽立刻便发现了别墅里的不一样,原本随处可见的全家福全都收了起来,仔细一看,一张马斯年的照片都看不到了。

“这几天你妈咪看到斯年的照片就哭,我只能让人把照片都收了起来,你妈咪在楼上,你珂尔阿姨陪着她。”

因为墨雨柔突然去了医院,赵珂尔,傅裕笙他们都知道马斯年的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