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露台上的墨雨柔醒了,侧着头,声音虚弱的说道,那眼眶了浸着水。

萧映泽和赵珂尔听到声音,忙着走了过去,萧映泽直接蹲在了墨雨柔的身旁,看着那憔悴的脸色,满是心疼。

“妈咪,你别难过了,你还有我和洛洛。”

萧映泽的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耳边就听到墨雨柔悲伤的啜泣声。

“映泽,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你大哥已经不在了,现在爹地妈咪就只剩下你和洛洛了。”

终于,墨雨柔在见到自己孩子的这一刻,再也绷不住了,含在眼里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萧映泽只能默默的守护在妈咪的身旁,默默的感受着她心里无尽的悲伤。

这时,萧梓琛也上了楼,看到自己老婆抱着儿子痛苦,忽然送了口气。

这些天,墨雨柔虽然以泪洗面,可他很清楚,墨雨柔一直隐忍着,现在这样大哭一场,却能把心里的悲伤全都宣泄出来,至少这样她心里不会在压抑着。

这时,跟着萧梓琛一起上来的吕子悠看到干妈哭的如此伤心,也忍不住跟着掉眼泪,两三步跑过去,也抱住了他们。

“干妈,你还有我和哥,我们也是你的孩子啊。”

吕子悠一边说着,一边帮墨雨柔擦眼泪,听到吕子悠这么说,墨雨柔哭的更加的伤心了,不过萧映泽却对吕子悠投去了感激的眼泪,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墨雨柔最需要的是发泄情绪。

吕子悠在昊天居一直待到晚上,和萧映泽什么都没做,就安静的陪在墨雨柔的身边,尽量的去说着开心的事来转移墨雨柔的注意力。

晚上九点多,吕子悠准备离开,萧梓琛准备让司机送吕子悠回市里面,谁知萧映泽直接拿起车钥匙对吕子悠说道。

“走吧,我送你回去。”

吕子悠一听,立马拒绝道。

“不用了,你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也没休息,还是早些休息吧,让刘叔送我就行了。”

“我不累,我正好要回雅苑那些东西,这几天估计就不回那边了,走吧。”

说着,萧映泽便直接拉着吕子悠走出了别墅。

上了车,萧映泽帮吕子悠系好安全带,一脚油门,车子驶出了别墅。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雅苑的地下停车场,萧映泽帮吕子悠拿着行李箱,一直将她送到了楼上。

在吕子悠准备进门的时候,萧映泽忽然从身后抱住了她,吕子悠一下子想到了生日那晚,顿时紧张了起来。

萧映泽感觉到了吕子悠紧绷的身体,轻叹一声,低沉的说道。

“别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悠悠,这几天,谢谢你陪着我,如果没有你,在英国这些天,我也许也坚持不下来。”

萧映泽和萧映夕算是从小被马斯年保护着长大的,以前遇到什么事,心里想着还有大哥,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

听到萧映泽的话,吕子悠这才稍稍放松了些,犹豫了一下,双手也抱住了萧映泽,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

“我们之间,没必要一直说谢谢,这些天你就好好陪着干妈?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说完,吕子悠便松开了萧映泽,见萧映泽还抱着自己,轻推了推,萧映泽这才松开了她。

“赶紧回去吧。”

说着,吕子悠便转身准备进去,萧映泽伸手,想要再去拉住吕子悠,可终究还是放弃了,最后帮吕子悠关上了门,小声说了句。

“晚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