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云城,马斯年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在家休息了两天两夜,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也比昨晚更有精神了。

“上午我和老师联系过了,研究室那边最近研究出了一款新药,目前只是通过了白鼠实验,尚未进行临床试验。如果这款新药能达到预期,就可以阻断基因变异,这样,你只需要接受心脏移植手术,换上一颗健康的心脏就能和正常人一样。”

在床上躺了两天的马斯年躺在院子的露台上,惬意的晒着太阳,一旁的格森把他和老师的通话内容全都告诉给了马斯年。

马斯年听到后,问了句。

“那如果没有达到预期呢?”

“可能加速你的心脏衰竭,最严重的可能就是新药和你的身体产生排斥,直接威胁到你的生命。”

听到这个结果,马斯年心里的一丝希望渐渐破灭,他沉默了许久,然后问道。

“那如果等临床试验结束,需要多久?”

这下,轮到格森沉默了,马斯年见格森一直不开口,抬头看了眼,然后一脸平静的说道。

“说吧,反正最坏的结果就是等死,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马斯年说完,格森长叹一声,一脸愁容的说道。

“目前,全球只发现你一个这样的病例,所以根本没办法进行临床试验。”

听到这个结果,马斯年苦涩一笑,无奈的说道。

“所以,会是什么结果一切不可知,我如果接受新药,就是第一个活人白老鼠。”

“的确,但是我们已经经历了不下一千次的动物实验,除了一些动物对药物本身排斥,其他的都有着显著的效果。”

格森是希望马斯年能接受新药治疗的,至少那还有一丝希望,如果什么都不做,那最多一年,他就会因为心脏衰竭而死。

格森说完,马斯年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在犹豫,是这样平平静静的度过短暂的余生,还是去博一个未知的未来。

这些年,这样的新药几乎每年都有,可事实上,成功的却寥寥无几,不然,他又怎可能躲在这偏远的山区。

“格森,让我考虑一下,可以吗?”

格森知道这个决定很难下,他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而此时的马斯年心里却在做着艰难的斗争。

两天后,下午两点半,洛城国际机场,萧映泽在机场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久久不见萧映夕出来,就在他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总算见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可下一秒,他的眼底却多了一丝惊讶。

“二哥。”

萧映夕一出来,就看到久候在那的萧映泽,上来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便把手里的行李箱交给了他。

萧映泽抱了抱萧映夕便松开了,目光一直盯着萧映夕身旁的顾今墨。

“二哥,今墨受着伤,他又怕回去被他爸妈知道,就跟我来了洛城。”

回来的时候,萧映夕并没告诉萧映泽会带顾今墨回来。

萧映泽听了后,拍了拍顾今墨的肩膀,感激的说道。

“谢谢你保护了洛洛,这几天你就好好在洛城休养。”

说完,萧映泽主动接过顾今墨手里的行李箱,然后三个人离开了机场。

“哥,一会儿先送今墨去酒店。”

一上车,萧映夕开口道,在上飞机的时候,她提前帮顾今墨订了酒店。

萧映泽一听,直接说道。

“住什么酒店啊,家里那么多房间,又不是住不下,住酒店谁照顾今墨,家里还能照应一二,今墨伤了脑袋,可得让家里的阿姨煲点汤给他好好补补。”

萧映泽直接否定了萧映夕的决定,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出了停车场。

萧映夕和顾今墨听到后,异口同声道。

“不用了,我酒店都订好了。”

“对啊,二哥,我还是住酒店吧,住你们家,不合适。”

顾今墨客气的说道,其实他是希望能住萧映夕的家里,希望能尽快的融入进去,但他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能让萧映夕感觉到压力。

萧映泽听到这两个人像商量好似的说着,挑了挑眉,态度强硬的说道。

“萧映夕,这就是你安排的不周到了,今墨为你受了伤,你怎么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酒店,这酒店能有家里住的舒服?”

说完,萧映泽从后视镜里又看了眼顾今墨,一脸热情的说道。

“今墨,你就别和我们客气了,就当回自己家一样,你可是我们萧家的大恩人,必须住家里。”

见萧映泽如此强硬,方向盘又在他的手里,萧映夕一脸为难,她心里有些矛盾,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萧映泽。

这时,顾今墨看萧映夕一脸纠结,眼底闪过一丝失望,然后往前做了点探着脑袋和萧映泽说道。

“二哥,我就是一点皮外伤,不是很严重,你还是送我回酒店吧。”

“行了,你们都听我的安排,回昊天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