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喊间,萧映泽已经被吕子悠连人带被子的踢下了床,萧映泽顿时也清醒了,抬头一看,立刻捂住了眼睛。

吕子悠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被子又被萧映泽拽下了床,她立刻拿起枕头挡在面前。

“你……我……萧映泽,昨晚我们都干什么了?”

话音刚落,吕子悠和萧映泽的目光全都看到了床单的某处,浅蓝色的床单上,一抹如盛开的鲜花,格外的夺目,这一下,两个人都清楚昨晚发生什么了。

这下,萧映泽也紧张了起来,虽说他无数次期望自己和吕子悠发生些什么,可那也得是在彼此相爱的基础上,可眼前这一切,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就在萧映泽发愣的时候,吕子悠已经从另一边下了床,捞起地上的衣服披在了身上,然后拿着枕头冲过来对着萧映泽一顿乱打。

“混蛋,萧映泽,你昨天都干了什么?你……我把你当弟弟,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一顿狂轰乱炸之下,萧映泽也是怒了,可看到吕子悠那愤怒的表情,他顿时没了气焰,只能态度恳切的说道。

“你放心,我会负责的,我今天就跟郁叔叔,倩姨去坦白,我要娶你为妻。”

虽然超出了萧映泽的掌控,可这对萧映泽来说,不失为一次得到吕子悠的机会,虽然手段有些龌龊,可昨晚的一切,真不是他的本意,事实上,他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对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没弄清楚。

萧映泽这么一说,吕子悠又是一顿捶打。

“谁要你负责了,萧映泽,我告诉你,今天这事,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你试试看。”

说完,吕子悠把枕头扔在了一旁,怒气冲冲的跑去了卫生间。

刚才没感觉到,现在一下子放松下来,吕子悠才感觉到全身的酸疼,仿佛身体被车轮碾压过了似的。

坐在地上裹着被子的萧映泽看吕子悠动作别扭的走进了卫生间,眼神又落在了床单那抹鲜红上,随后,他裹着被子一路走出了卧室,看到满地的衣服,虽然记忆模糊,可也能想象昨晚有多刺激了。

穿好衣服,萧映泽并未离开,虽说吕子悠让他忘了昨晚的事,可他却不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如果没有昨晚的事,他还能由着吕子悠,可现在,吕子悠已经是他的人了,难道他还要看着自己的女人去勾搭别的男人。

吕子悠洗完澡出来,见萧映泽还没离开,她皱了皱眉,有些烦躁的说道。

“怎么还在这,我这可没有早餐。”

说着,吕子悠看到掉落一地的衣服,居然还有她的内衣内裤,顿时手忙脚乱的捡了起来。

这时,萧映泽开口了。

“吕子悠,我们谈谈。”

吕子悠没有看萧映泽,低头收拾东西,心虚的说道。

“有什么好谈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又喝了酒,一时意乱情迷,我不会放在心上,你也不用负责,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以后还是朋友。”

“吕子悠,你真的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

听到吕子悠这么漫不经心的话,萧映泽有些愤怒,可他还在隐忍,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质问道。

吕子悠愣了一下,终于肯抬头看向萧映泽了。

当看到萧映泽那复杂中带着一丝怒意,隐忍中带着一丝灼热的眼神时,吕子悠的心微微一颤,似乎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那种感觉,很奇怪,更多的是从未有过的心慌。

吕子悠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这复杂的情绪,然后才开口问道。

“萧映泽,事情都发生了,难不成你还要像小说情节那样,因为是第一次,还要负责?拜托,我爹地妈咪当年都没你这么计较,想开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