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萧映夕带着顾今墨去了一趟医院,头上的上不拆掉了,顾今墨为了不让他爸妈知道自己受伤,特地让萧映夕陪着去买了顶假发。

南云城,欧倩怡在南云又待了两天,就住在小区附近的酒店,每天都会来马斯年的别墅看看,要么就是给马斯年打电话,可马斯年到了英国后就换了手机号,除了杜子峰,谁也不知道他的联络方式。

这两天,杜子峰也没有再出现在马斯年的这栋别墅外,只不过别墅外经常会出现一个小区的保安。

欧倩怡在南云城等了三天,一无所获,最后只能灰心丧气的离开了南云,当天晚上,杜子峰便回到了马斯年的别墅。

“老板,欧小姐已经离开南云了。”

别墅里,杜子峰收拾完东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国际电话,此时的马斯年正在英国的一个医学科研中心。

“知道了,南云一切正常吗?”

马斯年听到欧倩怡的事情,语气非常的平静。

“一切都好,老板,你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杜子峰询问着马斯年的治疗进度,这一次,马斯年不像刚才那般爽快的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了口。

“这两天还要做一些术前检查和准备工作,进展顺利,后天便开始。”

说到这,马斯年那边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口说道。

“到时候我会再给你电话,就按我一开始说的计划进行。”

这一次,轮到杜子峰犹豫了,马斯年见杜子峰迟迟没有开口,便说了句。

“杜子峰,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差错。”

“知道了,老板。”

之后,马斯年便挂了电话,杜子峰按照马斯年的要求,把他放在书房柜子上的一个盒子拿走了,上面还有一个用纸盒包装的非常严密的东西,杜子峰不知道是什么,但他也没有打开。

收拾妥当,杜子峰离开了别墅,连夜把这一堆东西打包发了国际快递,寄到了英国。

萧映夕和顾今墨在洛城待了三天便回了华城,一切仿佛又归于了平静。

几天后的傍晚,萧映泽和平时一样,从公司回到公寓,简单的吃了晚饭便在电脑前开始自己的创作,忽然,手机响了,他瞥了一眼,是杜子峰的电话,他一脸疑惑的接了起来。

“杜助理?有事吗?”

马斯年和萧映泽管理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平日里没有太多的生意上的沟通,所以杜子峰几乎没什么机会给萧映泽打电话。

萧映泽的话说完后,电话那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即,就听杜子峰传来一阵长长的叹气声,然后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二少,老板出事了。”

杜子峰的声音带着一丝苦涩和紧张,萧映泽一听,原本还在敲打键盘的手顿了顿,然后拿起原本放在一旁开着扬声器的手机,语气也严肃了几分。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萧映泽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表情看上去透着浓烈的冷意,如果此时吕子悠看到这样的萧映泽,一定会大吃一惊。

在萧映泽的话音刚落,杜子峰便开了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