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吕子悠还在包厢门口等着谁,萧映泽看了一圈,该到的应该都来了,难道还有什么特别的朋友。

萧映泽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走去了吕子悠身边。

“悠悠,你还请了谁,时间差不多了,该入席了。”

吕子悠听到萧映泽的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可她的眼神还是看向门外,想了想,便说道。

“你先让大家入席吧,我打个电话。”

说着,吕子悠走出了包厢,萧映泽想了想,先让大家入了席,然后自己则出去找吕子悠了。

门外过道旁,吕子悠拨通了电话,想了好几声,终于接通了。

“学长,你过来了吗?”

没错,吕子悠在等的人是霍天硕,前两天她特地给霍天硕送了请帖,霍天硕也明确自己会应约前来,可现在时间都过了,人却没出现。

电话那边的霍天硕的声音明显的低沉了些,听上去有些为难。

“悠悠,实在抱歉,我这边临时有点事,恐怕来不了了,礼物我会让我的助理给你送过去,改天再请你吃饭。”

霍天硕的话让满心欢喜的吕子悠再一次跌入了谷底,可她还故作坚强的说道。

“学长,没事,本来就是想借着生日的机会大家一起聚聚,既然你有事,那我就不耽误你了,我先挂了啊。”

说完,吕子悠便匆匆挂了电话。

此时的霍天硕正在离豪庭酒店不远的一个公寓里,挂了电话,霍天硕回到了客厅。

客厅沙发上,黎曼姿一脸虚弱的躺在那,听到脚步声,她撑着手艰难的坐了起来,然后一脸愧疚的说道。

“天硕哥,都是我不好,一时贪嘴,吃坏了肚子,现在我已经好了点了,要不你还是去参加吕小姐的生日宴吧!你不是说吕小姐的人脉广,有她帮助,你的工作室能发展的更快吗?”

黎曼姿一脸贤淑的说着,一旁的桌上,还摆放着她刚吃得药。

霍天硕收起电话,在黎曼姿的身旁坐下,黎曼姿顺势便倒在他的怀里。

霍天硕看着黎曼姿苍白的脸色,在她额间轻轻一吻,温柔的说道。

“没事的,礼物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在我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霍天硕的一只手温柔的摸了摸黎曼姿的小腹,关切的问道。

“现在还觉得恶心吗?”

黎曼姿柔媚的摇了摇头,往他怀里靠紧了些,说道。

“好多了,天硕哥,我是不是又破坏了你的计划了。”

黎曼姿一来自责的说道,看的霍天硕心里愧疚不安,他紧紧的搂住黎曼姿,深情的说道。

“怎么会,倒是你,为了我的私心,只能委屈你隐藏身份,曼姿,你放心,等我的工作室壮大后,我就兑现承诺,光明正大的娶你为妻。”

听着霍天硕深情款款的承诺,黎曼姿动情的送上了自己的热吻,片刻间,小小的公寓里充斥着浓烈的暧昧气息。

昏暗的房间,两抹身影交颈而卧,缠绵悱恻,画面令人血脉喷张,春色旖旎。

这边,吕子悠挂了电话,神色失落的转身准备走去包厢,没想到一转身,就看到不远处神情复杂的萧映泽。

这时,萧映泽朝吕子悠这边走了过来,吕子悠苦涩一笑,问了句。

“你都听到了。”

萧映泽点了点头,说道。

“我没想到你还请了他,看来你是动真格的了。”

这样的场合,把一个不是同一圈子的人介绍给大家,用意为何不言而喻,可惜了霍天硕自己没把握住这次机会。

吕子悠并未否认,表情失落的说道。

“本来我也只是一种试探,不过现在看来,我对他来说不是最重要的。”

“所以,你也该死心了吧。”

萧映泽试探的问道,心里多了一丝期待,可吕子悠此时却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也许,他根本不知道我的用意吧。”

说着,吕子悠把手机放进了口袋,然后朝着包厢那走去,经过萧映泽身旁的时候,说了句。

“愣着干嘛,进去吧,大家都等着呢。”

生日宴格外的热闹,都是一群年龄相仿,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不用拘着。

“来,萧映泽,还是你对我好,干杯。”

宴会已经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好几个人都喝高了,作为寿星的吕子悠当然是大家敬酒的对象,哪怕有萧映泽这个护花使者在旁挡酒,可几轮下来,还是不能幸免,已经醉的开始说胡话了。

至于萧映泽,平日里格外节制的他一看大家都在给吕子悠敬酒,生怕她吃不消,一晚上都在挡酒,此时的他,已经醉的趴在了桌上。

吕子悠勾着萧映泽的肩,手里拿着个酒杯,笑眯眯的看着萧映泽。

萧映泽听到声音,勉强的抬起头,随手拿起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酒杯,和吕子悠干了一下,直接喝掉。

下一秒,萧映泽一口把吞进口里的液体喷了出来,全都喷在了吕子悠的身上。

“啊,萧映泽,怎么下雨了。”

看来吕子悠是醉的不轻,一边擦着脸,一边说道。

一旁的萧映泽还在那吐着嘴里的东西,那是一杯不知道被谁混了醋和酱油的红酒,可想而知味道又多恶心了。

这时,一旁的郁天佐看到包厢里四五个人都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便说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此吧。”

作为寿星之一的郁天佐开了口,骆梓晨,傅舒阳他们见场面也有些混乱了,便纷纷点头准备撤离。

“天佐,他们几个怎么办?”

骆梓晨看着桌上醉的不省人事的几个人,看向了郁天佐。

“舒阳,你没喝酒,麻烦你把悠悠和映泽送回去吧,其他几个,交给我和梓晨。”

傅舒阳看了眼萧映泽他们,点了点头,随后在顾今墨和萧映夕的帮助下,三个人将萧映泽和吕子悠扶上了车。

“舒阳,你一个人可以吗?”

临走时,萧映夕看着后座上两个醉鬼,担忧的问道。

傅舒阳点了点头,说道。

“放心吧,洛洛,顾今墨,那我先走了。”

说完,傅舒阳便离开了酒店,萧映夕和顾今墨也回了昊天居。

雅苑,傅舒阳车子停在了萧映泽他们的公寓楼下,此时的萧映泽还有一点意识,吕子悠却已经昏睡了过去。

停好车,下来,打开后车门,见萧映泽睁着眼,傅舒阳问了句。

“映泽哥,能走吗?”

萧映泽也没回应,摇摇晃晃的下了车,径直朝楼栋走去,傅舒阳见状,立刻喊了声。

“喂,你女人不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