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215、收留</p>回到酒店,墨雨柔正准备回房,萧梓琛却拉着她去了旁边的餐厅。</p>“你刚才也没吃什么东西,先吃点东西在回去,今晚睡个好觉,明天上午我们就回洛城。”</p>萧梓琛说着,两个人已经来到了餐厅,他也没询问墨雨柔的意见,点了四五道菜,但都是墨雨柔喜欢吃的。</p>吃过晚餐,萧梓琛和墨雨柔变回了房间,忙碌了一下午,看着墨雨柔一脸的倦容,萧梓琛也不忍心打扰墨雨柔休息,在门口给了一个拥抱,便回了自己的房间。</p>这一夜,墨雨柔睡得格外的踏实,一觉到天亮,等她收拾完打开门准备去找萧梓琛的时候,看到对面的房门一直开着。</p>墨雨柔走了过去,听到萧梓琛在接电话,一脸愁容,说话的语气也非常的不友好,甚至有一些些的不耐烦。</p>墨雨柔并未过去打扰,而是在一旁坐下,安静的等着。</p>“行了,其他的等我回来再谈,总之,她的事情和我已经没关系了,你不必对我道德绑架,你心里清楚,这一招对我没用。”</p>说完,萧梓琛挂了电话,转身,看到墨雨柔定睛望着他,萧梓琛倒是有些心虚,随后把手机放进了口袋,换了一种神态对墨雨柔说道。</p>“过来吃早餐吧,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司机一会儿就过来接我们。”</p>墨雨柔起身走到了餐桌旁,见萧梓琛的脸上还染着一丝愁容,她坐下后,开口问了句。</p>“是姜小姐的事,对吗?”</p>虽然墨雨柔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给萧梓琛的,但从说话的语气和聊天的内容,墨雨柔只能想到姜沫夭一个人。</p>在虞城待了两天,很放松,很惬意,惬意到让墨雨柔快要忘了姜沫夭的事情,但终究这些事还是会困扰他们。</p>墨雨柔这一开口,萧梓琛的表情稍稍一顿,随即把一杯牛奶放在了墨雨柔的面前,随后说道。</p>“不提了,先吃早餐吧!”</p>可墨雨柔却不想不提,这种事,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p>墨雨柔接过牛奶杯,放在桌上,开口道。</p>“是她出了什么事吗?”</p>“没事,她很好,现在已经回御庭湾了,景州陪着她,雨柔,能不能暂时别提她。”</p>萧梓琛似乎是在恳求墨雨柔,望着萧梓琛一脸忧伤的表情,墨雨柔点了点头,不在提这件事。</p>吃过早餐,收拾了行李,两个人上车回了洛城。</p>似乎回去的路程快了很多,不到中午,他们便回了华庭名苑。</p>车一停稳,墨雨柔便下了车,萧梓琛正准备下车,却被墨雨柔挡在了车上。</p>“不用送我上楼了,路上当心。”</p>说着,墨雨柔便准备关上车门,可萧梓琛的手却死死的挡在车门上,然后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墨雨柔。</p>墨雨柔知道萧梓琛想说什么,但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抢先一步说道。</p>“你背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必要继续留在我这里,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想管,更不想知道。”</p>说完,墨雨柔拉了一下车门,没有成功关上,但她也没有继续和萧梓琛僵持,对着前排的司机说道。</p>“小刘,辛苦你了。”</p>说完,墨雨柔便走进了楼栋。</p>萧梓琛坐在车上,看着墨雨柔决然离开的背影,眼眸一点点的暗了下来。</p>过了四五分钟,楼道里早就没有墨雨柔的身影了,萧梓琛依旧没有关门。</p>前排的司机一直默默观察着他这位大老板,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p>“萧总,可以走了吗?”</p>萧梓琛长长的叹了口气,抬头望了眼墨雨柔公寓所在的楼层,然后关上了门,说了句。</p>“回去吧。”</p>刚离开小区,萧梓琛便掏出了电话,给刘明宇打了通电话,刘明宇他们昨天下午就回了洛城,此时正在盯着广告片的后期制作,接到萧梓琛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剪辑室盯着。</p>“萧总。”</p>“是我,这几天英国那边有消息了吗?”</p>姜沫夭住院那晚,萧梓琛便通知刘明宇调查一下姜沫夭在英国这一年的经历,现在都过去了三四天了,应该有消息了。</p>刘明宇一听,顿时有些为难了。</p>“萧总,那边还没有什么进展。”</p>听到这个消息,萧梓琛烦躁的皱了皱眉,随后有些急躁愤怒的说道。</p>“给我催催那边,查个人需要那么久吗?”</p>“是,我这就打电话过……”</p>嘟嘟嘟……</p>刘明宇的话都没说完,电话里便传来了一阵忙音,被挂了电话的刘明宇也没时间抱怨,立刻给英国那边打了通电话。</p>这边墨雨柔回到家刚吃过午饭,赵珂尔便跑了过来,看样子像是在逃难似的,一个人拖着两大箱行李,看到墨雨柔的第一眼便扑了过去。</p>“雨柔,你可要收留我啊。”</p>墨雨柔看到赵珂尔这狼狈的模样,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边接过她手里的包,一边询问道。</p>“怎么了?你这是离家出走吗?”</p>“还不是你,雨柔啊,你可是不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从大年初一到昨天,你姐姐不是在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最多的一天我居然相亲了三个男人。”</p>说着,赵珂尔毫无形象的倒在了沙发上,看那疲倦的神态,仿佛经历了一场大逃难似的。</p>“你说我妈怎么那么厉害的,这么多天,给我安排了那么多的所谓的精英人士,都不带重样的,你说我妈这整天打麻将的,也没见她认识多少人啊,怎么一下子就能安排那么多男的来祸害她的宝贝女儿呢,良心不痛吗?”</p>看到赵珂尔从进门后就一直在抱怨,墨雨柔都能想象这些天赵珂尔是怎么过来的了,不过墨雨柔也是挺佩服赵夫人的,居然说到做到,真的给自己的女儿安排了那么多的相亲。</p>赵珂尔说着,看了眼墨雨柔,话锋一转,一脸邪肆的盯着墨雨柔,问道。</p>“还没问你呢,和萧梓琛相处的怎么样啊,我说你们这个年过的挺丰富的啊,居然跑去a国那种地方。不过这一次萧梓琛做的不错,在我这里的印象分能加一点,他居然真跑去找了,至少现在我不会怀疑他对你的爱了。”</p>赵珂尔也是前几天碰巧遇到傅裕笙,听傅裕笙说起,不过那几天她一直忙着应付家里安排的各种相亲,自顾不暇,便也没时间和墨雨柔联系。</p>墨雨柔听到赵珂尔突然提到萧梓琛,脸上闪过一丝一样,不够此时的赵珂尔只顾着说话,根本没察觉墨雨柔表情的变化。</p>“哦,对了,那你现在还回不回英国啊,如果你不回去,那我可得另做打算了,反正这洛城啊,我是待不下去了。我就搞不懂了,为啥女人一定要结婚生子呢,男人这生物又不是缺了他就活不了,本小姐这些年不是也活的非常好,难道非得有个老公人生才叫圆满吗?”</p>赵珂尔又开始抱怨自己的事情了,墨雨柔一直安静的听着,倒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赵珂尔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p>“珂尔小姐,你先喝口水润润嗓子,不过吴妈可是要说一句了,这女人这一辈子总归是要找个归宿的,如果人人都像珂尔小姐你这样的想法,那谁来绵延子嗣,这人类不是要走向灭绝啊。”</p>吴妈这时端了一杯水走了过来,恰好听到赵珂尔的这番话,她是个很传统的女人,自己这辈子没有结婚一直是她心中的遗憾,所以听到赵珂尔的话后感触极深。</p>赵珂尔听了,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p>“谁说会灭绝,现在有那么多的精子库,女人如果真想生个孩子,随便找个精子不就行了,何必一定要找个男人,非得把自己束缚住。像我现在这样多好,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谈了个男朋友,哪天过腻了,那就分手,多潇洒啊!”</p>赵珂尔一番大胆的言论让吴妈格外震惊,她一脸担忧的看着墨雨柔,生怕自家小姐跟着赵珂尔有样学样。</p>“小姐,你可别听珂尔瞎说,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那都是耍流氓,这句话可不仅仅对男人有效,女人也不能这样。”</p>吴妈急忙提醒着墨雨柔,她还指望以后能给墨雨柔带孩子呢。</p>墨雨柔听了,微微一笑,一旁的赵珂尔则是打趣道。</p>“吴妈,你就别担心她了,雨柔这段时间是不是一直和萧梓琛在一起啊,就他们那甜蜜劲,你就等着他们的喜讯吧!”</p>显然,赵珂尔不知道姜沫夭的事情,不然,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p>一旁的吴妈听了,也是喜上眉梢,想到这段时间自家小姐和萧梓琛的关系,她也觉得喜事将近。</p>“哈哈,那就借珂尔小姐吉言,我家小姐也算是苦尽甘来了。”</p>墨雨柔看着吴妈和赵珂尔一脸开心的微笑,自己的眼底却染上了一层忧虑,可又不忍破坏此时温馨的气氛,便只能沉默的坐在一旁。</p>“吴妈,待会儿帮我把行李搬到房间去,这段时间可就要麻烦吴妈多多照顾我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