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217、失踪的五个月</p>墨雨柔看着举止有些夸张的赵珂尔,一脸的嫌弃。</p>赵珂尔顿时露出一脸悲伤的表情,摇着头,满眼的失望。</p>“雨柔,你不爱我了,我才来你这,你就开始嫌弃我了,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萧梓琛,你把我的雨柔还给我。”</p>面对赵珂尔一脸的伤感,墨雨柔直接无视,一脸平静的瞥了眼赵珂尔,然后直接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下。</p>“差不多行了,我可不是你家那几个哥哥,我刚才说的是认真的,就你三哥看着你那么紧,你觉得你还能离开洛城吗?倒不如先找一份工作,这样说不定能让你家里人放松警惕,到时候你母亲说不定就不会给你安排相亲了。”</p>“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他们不就是怕我再去非洲吗?如果我在这里有固定工作,那他们不久觉得我不会再乱跑,等他们放松了警惕,本小姐在远走高飞。”</p>被墨雨柔这么一提醒,赵珂尔犹如醍醐灌顶。</p>墨雨柔一听,顿时摇头道。</p>“别,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你可别搞什么远走高飞。”</p>墨雨柔担忧的说道,赵珂尔连忙摇头道。一秒记住http://</p>“我就这么一说,你别在意,那我明天就去找傅裕笙。”</p>“所以,你准备去恒生医院?”</p>墨雨柔好奇的问道,赵珂尔点头道。</p>“当然,要去就该去洛城最好的医院。”</p>说着,赵珂尔朝着餐厅走去,一边走,一边摸着肚子喊道。</p>“吴妈,晚餐准备好了吗?我好饿啊!”</p>“好了好了,还有一个汤就好了,珂尔小姐要是饿了,就先吃。”</p>看着赵珂尔这么肆意洒脱,墨雨柔有些羡慕,可这些都是性格使然,她永远成不了赵珂尔,所以注定心里会藏着一堆的心事。</p>晚上,萧梓琛从萧宅回了市区,萧摩雄已经出院,身体恢复的不错,家里有人帮着照顾,卢雅珍也能轻松一些。</p>萧梓琛回到自己的住处,出了电梯,便看到郁景州站在他家门口,萧梓琛没有讲话,走过去,开了门,郁景州也跟着走了进去。</p>“喝点什么?”</p>萧梓琛放下车钥匙,来到水吧旁,问道。</p>“喝点酒吧!”</p>郁景州看了眼水吧后面一墙的酒柜,说道。</p>萧梓琛开了一瓶红酒,拿了两个杯子,走到了客厅,郁景州已经坐在那了。</p>萧梓琛给自己和郁景州倒了酒,然后在一旁坐下,也没有开口。</p>“我今天一直在御庭湾,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沫夭会变成这样,好像不是我认识的沫夭了。”</p>郁景州一脸愁容,看得出,他是真的很爱姜沫夭。</p>说完,郁景州晃动了一下手里的红酒,仰头一口干了。</p>“悠着点,喝醉了我可不会送你回去。”</p>萧梓琛也是个嘴硬心软的人,虽然对郁景州有诸多不满,可毕竟是相识多年的朋友,看到郁景州这样也有些担心。</p>听到这话,郁景州淡淡一笑,又给自己倒了杯。</p>“梓琛,那个心理医生说了,沫夭的情况非常严重,可能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医治过程,而且非常需要我们的配合。”</p>终于,郁景州切入到了主题,他就是来做说客的。</p>这时,萧梓琛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看着郁景州,说道。</p>“景州,念在朋友一场,有些话我今天就说清楚,我可以适当的配合治疗,但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我不会也不能因为沫夭的这个病就做出伤害到雨柔的事,更不希望她为难,所以,我的配合只能在合理范围内,其他的,想都别想。”</p>听萧梓琛这么一说,郁景州只觉得萧梓琛太过冷漠,正要开口说话,萧梓琛却打断了他。</p>“景州,你先听我说完,我知道我这话听着有些无情,我也不是想要推卸责任,但我必须把这件事的伤害降到最小,我绝不会再因为沫夭的事伤害雨柔。而且,吴主任也说了,沫夭的这个病是遗传,当然,我说这些也不是为了推卸责任,只是想要让你明白,我有责任,但我不是全部责任。更何况沫夭去英国的那一年,谁也不知道她发生过什么,毕竟从我和她再见面后,她的性情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p>听到这里,郁景州重重的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看着萧梓琛,幽幽的说道。</p>“看来,我今晚是白跑一趟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绝情起来真的一点情面都不讲,沫夭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以前你可是非她不爱,为什么忽然就将她视若敝履了呢。”</p>郁景州说到后面,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愤怒,萧梓琛却一脸淡漠,摇了摇头,轻轻的说道。</p>“爱情从来就没有对错,爱上一个人不需要理由,那不爱一个人又何来什么理由,也许是发现她和我心中的那个人越来越偏离,亦或是时间让一切变淡了,又或者年轻时懵懂的感觉根本就不是爱吧!”</p>萧梓琛自己也弄不清楚,曾经的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墨雨柔,也没想过自己会爱上姜沫夭意外的女人。</p>听到萧梓琛这样的回答,郁景州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p>“你决定了?要为了墨雨柔对沫夭不管不问吗?”</p>“我没说不管不问,只是在合理范围内配合,景州,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把对她们的伤害降到最小。”</p>萧梓琛心里也不好受,对姜沫夭有着一份愧疚,可他如果不顾墨雨柔的感受全力配合姜沫夭的治疗,也许最后会让姜沫夭再次依赖着他,而他,也可能再次失去墨雨柔。</p>其实现在这些人中,萧梓琛是最为难的一个,他要权衡利弊,可这件事,注定做不到绝对的公平。</p>萧梓琛的解释对郁景州来说都是对姜沫夭的一种伤害,他冷冷一笑。</p>“是对墨小姐的伤害降到最小吧,梓琛,难道你就不能看在和沫夭过去的感情的份上,被对她这么无情吗?”</p>“那你要我怎么做,去配合她,给她一种我还爱着他的错觉,景州,那不是为沫夭好,如果我们一直欺骗她,让她不敢面对真实的情况,那她的病永远都好不了。”</p>萧梓琛也有些怒了,郁景州一直在说他无情,可谁又能明白他心里的为难,如果他去陪姜沫夭,那墨雨柔呢,这对墨雨柔也不公平。</p>说着,萧梓琛给自己倒了慢慢一杯酒,咕咚咕咚一口喝掉。</p>郁景州看到这样的萧梓琛,心知今晚是说不动他了,最后,只能沉默的喝着酒。</p>两个人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喝了多少瓶红酒,等萧梓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p>他和郁景州倒头睡在了沙发上,身边横七竖八的全是空酒瓶,有红酒,有啤酒。</p>萧梓琛从沙发上坐起来,头疼欲裂,看了眼还在昏昏大睡的郁景州,给他盖了条毯子,自己则摇摇晃晃的走回了房间,连澡都没洗,直接趴在床上又睡着了。</p>第二天,萧梓琛一夜宿醉,一直睡到八点多才醒来。</p>睁开眼,便被自己一身的酒气彻底的熏清醒了,萧梓琛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总算看上去干净多了。</p>走出房间,萧梓琛看了眼客厅,郁景州已经离开了,至于什么时候走的,萧梓琛也没兴趣知道。</p>看着客厅地毯上七零八落的酒瓶,萧梓琛捏了捏眉心,有些烦躁的开始收拾。</p>嘟嘟嘟……</p>这时,萧梓琛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刘明宇的电话,便接了起来。</p>“什么事?”</p>可能昨晚没睡好,萧梓琛的心情不是很好,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冲人。</p>刘明宇显然是习惯了这样的态度,语气平静的说道。</p>“萧总,英国那边刚刚传来消息,姜小姐在英国的这一年,似乎交过一个男朋友。”</p>“似乎?什么意思,那到底是有没有男朋友?”</p>萧梓琛抓到了重点,但同时也有些愤怒,有没有男朋友这种事难道还需要猜测吗?</p>“我们的人找了几个和姜小姐一起共事过的同事问了一下,她们确定当时有一个追求者一直追姜小姐,经常给叫小姐送花,但却从没见过真人。而且当时他们询问过,姜小姐也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过,对了,我们还发现姜小姐请过五个多月的假,她是在回国前一个月才重新入职的。但是这五个月的经历,我们的人查不到一点线索,消费记录,出入行程,都没有,仿佛像是消失了似的。”</p>这是刘明宇在二十分钟前刚刚获得的消息,刘明宇收到这些的时候,便意识到情况不一般,这不,立刻给萧梓琛打来了电话。</p>萧梓琛听了,眉头微皱,若有所思,在刘明宇讲完后,他沉默了片刻,随后问了句。</p>“那五个多月的假期总该有个理由吧,明耀珠宝那么大的公司,不可能凭白同意一个员工放那么久的假。”</p>“病假,但是我查了一下,英国那边的医院那段时间根本没有和姜小姐护照号相同的人住过院,而且如果真的是病假,也不该一点消费记录都没有。”</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