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210、擦枪走火</p>墨雨柔没有立刻回答,事实上,她还真的没想过,好像自从和萧梓琛离婚后,她的生活变得格外的忙碌,虽然看上去每天都待在家里,可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珠宝设计上。</p>现在萧梓琛这么一问,她竟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p>已经习惯了忙碌的墨雨柔不能想象有一天自己闲下来会怎样,会不会适应那种清闲的生活,又或者说未来她会不会给自己退休的机会。</p>“怎么,你从没想过吗?”</p>萧梓琛见墨雨柔一直不开口,问了句。</p>墨雨柔点了点头,随后一脸好奇的问道。</p>“你呢,想要怎样的退休生活?”</p>墨雨柔有些好奇萧梓琛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毕竟在她的印象中,萧梓琛是一个工作狂,似乎没有什么生活乐趣,是一个比她还要枯燥无趣的男人。</p>“我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盖一栋房子,和自己心爱的女人过着归隐的生活,白天她种种花,我钓钓鱼,晚上,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家常。在一个地方呆腻了,我们就到处旅游,忙碌了大半辈子,去了太多的地方,可却没有停下来欣赏风景,趁着自己还能走动,就到处看看,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p>听着萧梓琛的描述,墨雨柔的眼前竟有了这样一幅画面。</p>白发苍苍的两个老人,悠闲的躺在一栋别墅前的小院里,看着满园自己进行栽培的花草,品着茶,聊着天,讨论着接下里去哪里旅行。</p>莫名的,墨雨柔竟把自己和萧梓琛带入到了这个画面中,甚至有些期待这样的生活,人劳碌这大半辈子,不就是希望能有一个安逸无忧的晚年吗?</p>“雨柔,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p>忽然,墨雨柔的耳边再次响起萧梓琛的声音,她终于回神,愣了半晌,说了句。</p>“这种事离我太遥远了,我觉得还是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就行了,也许现在你所设想的一切,过个十年你就可能改变。”</p>墨雨柔这话太毁气氛了,她就是故意的,刚才萧梓琛的眼神太过炙热,墨雨柔都能想到她如果说喜欢,那接下来萧梓琛会说些什么,而那些话是墨雨柔现在不能给与答案的,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岔开话题。</p>听到墨雨柔的这番言论,萧梓琛苦涩一笑,他又何尝看不出墨雨柔的那点心思的。</p>萧梓琛又喝了一口红酒,低头看着趴在池边假寐的墨雨柔,继续说道。</p>“不管未来选择怎样的生活,我只希望是你一直陪着我欣赏这沿途的风光美景。”</p>墨雨柔又是一愣,缓缓睁眼,却没想到萧梓琛此时就在自己的身边,两个人的脸近在咫尺。</p>呼吸之间,墨雨柔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香,不难闻,似有隐隐的葡萄的香甜。</p>萧梓琛刚才一直望着墨雨柔那闭着眼恬静的容姿,也没意识到自己越靠越近,此时两个四目相对,一股冲动在身体里蠢蠢欲动,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性感的喉结在脖颈滑动,墨雨柔看了,亦是深吸一口气。</p>“雨柔,我……刚才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希望余生有你陪伴。”</p>此时的气氛有些暧昧,也可能是温泉泡久了,墨雨柔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思维都迟钝了些。</p>萧梓琛的这番话,竟让墨雨柔一时不知该给与怎样的反应。</p>就在此时,萧梓琛原本就近的几乎贴在一起的脸突然凑了过来,一只手扣住了墨雨柔的后脑勺,薄唇附在了墨雨柔那柔软的唇瓣上。</p>本已经有些晕乎乎的墨雨柔顿时整个人僵在了那儿,明明被这个男人偷吻过很多次,可这一次,她竟不知道该如何的反抗,亦或是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该推开这个男人。</p>没有预料中的推拒,萧梓琛有些欣喜,原本只是小心翼翼的浅尝辄止,渐渐的放开动作,变得更加的激烈和迫切。</p>扑通一声……</p>温泉池里掀起一阵巨大的浪花,原本坐在池边的萧梓琛已经划入了池中,而他和墨雨柔此时的姿势也更加的暧昧。</p>墨雨柔被萧梓琛压在了池边,萧梓琛一手搂着墨雨柔的腰,一手扣着她的脑袋,自己的薄唇始终没有离开那柔软的唇瓣。</p>墨雨柔此时已经彻底的懵了,亦或是她的心已经开始一点点的融化,从一开始的排斥慢慢的试着接受。</p>慢慢的,墨雨柔卸下了最后一丝防备,开始试着去迎合,去主动。</p>感觉到墨雨柔的接受,萧梓琛心中大喜,搂着墨雨柔的手越加的紧。</p>下一秒,墨雨柔只觉得整个人被腾空抱起,两个人湿漉漉的从温泉池走了出来。</p>萧梓琛抱着墨雨柔,那迫切的举止甚至来不及走到客厅,萧梓琛直接将墨雨柔放在了一旁的躺椅上,自己倾身而下。</p>这一刻,墨雨柔的心是纠结的,期待着什么,又有些抗拒。</p>可不等她弄明白心中所想,又沉沦在了萧梓琛的热吻中。</p>两个人穿的很少,墨雨柔只穿了一套分体式泳衣,萧梓琛也不过是穿了件衬衫。</p>墨雨柔虽然清瘦,可该有的一样都没少,两个人紧贴在一切,萧梓琛的手在墨雨柔的腰际游离,他在试探,他害怕自己的冲动吓到墨雨柔,也害怕自己的唐突让墨雨柔感受到不适。</p>墨雨柔躺在躺椅上,感受着萧梓琛身上独有的男性魅力,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搭在了他的脖颈处,紧紧的搂着他。</p>萧梓琛的动作越来越大胆,他开始不满足于这样的抚摸,手开始慢慢往下探索。</p>带着几丝凉意的指腹触碰到墨雨柔的腹部,他的指尖已经碰到了墨雨柔的泳裤。</p>就在这时,感受到冰凉刺激的墨雨柔清醒了,她迷恋萧梓琛的抚摸和亲吻,也期待着和这个男人能发生些什么,可却不该是在这样的场合,在还没打开所有的心结之前。</p>忽的,墨雨柔重重的推开了萧梓琛,当下,墨雨柔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欲,眸光清澈,只是脸颊的泛红在告诉他们刚才两个人经历了什么。</p>墨雨柔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随手抄起地上的浴袍,披在了身上。</p>“对不起,时间很晚了,我先去睡了。”</p>说完,墨雨柔几乎是落荒而逃。</p>萧梓琛愣在原地,看着墨雨柔慌张无措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此时的状态,有些烦躁的拨了拨头发,随后,拿起一旁的酒杯,一口饮尽。</p>回到房间,关上门,墨雨柔靠在门背后,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有些发烫。</p>“墨雨柔,你究竟在想什么?居然这么控制不住自己。”</p>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听到外面隐约传来脚步声,墨雨柔又慌张的跑进了浴室,在里面待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才走了出来。</p>此时的墨雨柔全无睡意,换谁经历了刚才那翻激情也不可能平静的睡着。</p>墨雨柔躺在床上,来回翻滚,脑海里竟全是刚才的那些火热画面,甚至还能感受到萧梓琛抚摸她身体时的悸动。</p>“墨雨柔,冷静一点,一定是正常的生理需求,一定是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很正常的。”</p>可墨雨柔就算这样自我催眠,依旧平复不了那颗躁动的心。</p>这时,她瞥见了窗台化妆台上的药箱,顿时直皱眉头。</p>刚才萧梓琛整个人都泡在了温泉里,也不知道他后背的伤怎么样了。</p>想到这,墨雨柔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下床,走到化妆台旁,刚伸手准备去拿药箱,却又收回了手,然后坐回了床边。</p>“不行,刚才差点那样了,这个时候见面,会不会让他误会。”</p>墨雨柔自言自语道,可下一秒,又从床上站了起来,看着那个药箱,犹豫不决,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p>最后,墨雨柔一咬牙,拎着药箱走出了房间。</p>叩叩叩……</p>墨雨柔敲响了萧梓琛卧房的门,四五秒后,萧梓琛开了门。</p>萧梓琛披着一件浴袍站在门口,看墨雨柔拎着药箱站在门口,他下意识的拉了一下身上的浴袍,然后直接走回了房间,说道。</p>“其实不用每天换药。”</p>显然,萧梓琛此时也有些心虚,今晚的他算是喝多了之后的意乱情迷,如今清醒过来,心里也有些担忧,生怕墨雨柔生气。</p>刚才的他,的确太胡来了,如果最后不是墨雨柔推开了他,也许,刚才他们什么都会发生了,而这一切,竟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这样的行为会不会让墨雨柔认为是一种不尊重。</p>走回房间的萧梓琛站在床边,有些紧张,一直背对着墨雨柔。</p>看到如此状态的萧梓琛,墨雨柔也是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把药箱放下,轻轻的说了句。</p>“坐下吧,我看一下你后背的伤口。”</p>说着,墨雨柔装作毫不在意的打开了药箱,萧梓琛偷偷的瞥了一眼墨雨柔,见她神情淡定,也暗暗松了口气,随后坐了下来,把浴袍脱掉,露出后背。</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