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203、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p>韩姐一脸严肃的说道,庆幸自己及时阻止,不然,好不容易拿下的代言可就要飞走了。</p>梦娜一听,脸色微变,一脸怀疑。</p>“你确定,韩姐,你不会是在骗我吧。”</p>梦娜心里大为惊讶,但又有浓浓的疑惑,毕竟耀华也有自己的珠宝公司,如果墨雨柔真的是珠宝设计师,那为何会帮朵拉设计,而不给自己的公司设计。</p>韩姐看着梦娜一脸怀疑的表情,非常严肃并坚定的点头道。</p>“千真万确,你说你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还有,就算那墨小姐不是yuri,可她好歹也是耀华的董事长,我最近还在帮你和耀华科技谈手机的代言呢,现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顺利拿下来。”</p>说到这,韩姐一脸担忧,想到梦娜这冲动的性格,便觉得心累。</p>梦娜这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冲动了,可她不也是因为嫉妒墨雨柔的好命吗?</p>“韩姐,是我错了,我就是看不惯她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模样,还有你没看到刚才萧总对她的态度,看着就觉得刺眼。他们不是离婚了吗?怎么又搅和在一起了呢,韩姐,我就是……”</p>“好了,有什么等拍完广告回去再说,你这张嘴啊,早晚会给我惹麻烦。”</p>韩姐见梦娜又要口无遮拦了,立刻打断,这个化妆师虽然和他们合作了很久,可毕竟不是自己人,能否信任尚待观察。</p>梦娜也意识自己说的太多了,安静了下来,可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不满。</p>拍摄现场,梦娜离开后,墨雨柔又回到了遮阳棚,刚坐下,萧梓琛也走了过来,还是在她身旁坐下。</p>“你不太满意这个代言人?”</p>做下来后,萧梓琛便开了口,而且是一脸肯定的表情。</p>墨雨柔听了,摇了摇头,眉间却透着一丝失望。</p>“没,我只是觉得她的这条路走错了,她之前是耀华旗下的艺人,这个你应该知道吧。”</p>萧梓琛点了点头,然后解释了句。</p>“我也是合同签下来后才知道的,如果早知她和耀华之间的纠葛,我不会同意她成为朵拉的代言人。”</p>“你不用解释,我没说她不行,而且从现在这些新生小花的流量和人气,再加上形象,梦娜的确是最适合朵拉的代言人。只是我不确定她走这条路还能走多久,毕竟拍偶像剧,靠流量的艺人吃得都是青春饭,一个人的青春又能有几年呢。”</p>当初墨雨柔之所以同意梦娜解约,只是因为理念不同,但墨雨柔还是挺珍惜梦娜身上的潜力。</p>不过现在看来,如今梦娜的经纪公司一味的榨取她身上的剩余价值,并没有想要去开发她身上更多的可能性,这对一个艺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也许哪一天,她就可能被别人取代了。</p>“没想到你对娱乐圈也挺了解的。”</p>萧梓琛发自肺腑的说道,他越来越觉得墨雨柔身上有太多的惊喜。</p>以前,萧梓琛一直以为墨雨柔只是仗着家里有钱,是一个刁蛮任性的千斤小姐。</p>一年前,墨雨柔雷厉风行的接管了耀华集团,整顿集团上下,即使这一年来墨雨柔不在国内,耀华上下也能团结一心,始终是洛城无可撼动的龙头老大,萧梓琛很钦佩墨雨柔的管理能力。</p>数月前,当萧梓琛知道墨雨柔竟然是天才设计师yuri的时候,再一次的惊讶于她天马行空的想法,她的那些设计总能给珠宝市场带去强大的冲击。</p>刚才,萧梓琛听着墨雨柔简短的一番话,他忽然觉得,如果有一天墨雨柔准备涉足娱乐圈,一定也能混的风生水起,如果做幕后,那她一定是一位优秀的经纪人,如果走到台前,那她也一定是一位受人追捧的艺人。</p>被萧梓琛这么一夸,墨雨柔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随即微微一笑,道。</p>“我毕业后,原本父亲就打算安排我先去耀华传媒工作,只是后来,我放弃了。”</p>墨雨柔这么一说,萧梓琛却沉默了。</p>学校毕业,不就是墨雨柔遇到他的时候吗,后来发生的一切萧梓琛非常清楚。</p>墨雨柔见萧梓琛安静了,转身看了他一眼,竟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愧疚,墨雨柔微微一笑,拍了拍他,说道。</p>“你别想多了,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人生阅历,现在的我很好,也从未后悔过那时候做出的选择,等以后老了,也算是一件老来谈资,想起来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轰轰烈烈过。”</p>“那你想不想在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呢?”</p>萧梓琛顺势问道,墨雨柔微微一愣,随即一脸嫌弃的说道。</p>“不想。”</p>然后,墨雨柔直接戴上了墨镜,躺在椅子上,不在搭理萧梓琛。</p>经过改妆之后,梦娜的形象看上去清新自然了很多,正如墨雨柔说的,梦娜的演技还是不错的,广告拍摄的非常顺利,下午五点不到就收工了,明天再去另外一个场景拍摄半天,估计就能手工了。</p>墨雨柔在这待了两个多小时,实在受不了这呼呼的海风,便早早的回了度假村,萧梓琛当然是陪在身侧一同回去了。</p>回到自己的房间,墨雨柔给傅裕笙打了通电话,询问了一下姜沫夭的病情。</p>姜沫夭的情绪还算稳定,她的母亲也已经到了洛城,明天吴主任会给她做一个详细的心理评估。</p>从傅裕笙的回答中,墨雨柔得知姜沫夭的母亲年轻的时候也有抑郁症,算是家族遗传,也是因为这个病,姜沫夭的父母才会离婚。</p>傅裕笙说这些只是想要减轻墨雨柔心里的愧疚,可墨雨柔也查了电脑,这种遗传性的精神疾病也必须又外部环境的刺激才能诱发,所以,墨雨柔还是觉得自己有推卸不了的责任。</p>墨雨柔打这个电话的时候,萧梓琛在自己的房间处理工作,墨雨柔以为萧梓琛不会知道,可她却没想到傅裕笙挂了电话就给萧梓琛打了过去。</p>“喂,什么事?”</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