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197、爱能战胜一切</p>墨雨柔觉得这种姿势根本不适合谈接下来的这些话题,她想要远离萧梓琛。</p>可萧梓琛又岂会让墨雨柔离开,非但没有松开墨雨柔,然后往上移了些,这样墨雨柔就更难离开了。</p>“雨柔,告诉我,你究竟在犹豫什么,是不放心我,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沫夭已经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了,你为什么还要如此逃避。”</p>“不,梓琛,如果今天姜沫夭很健康,那的确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问题,可现在不一样,你知道刚才在医院我知道她的病情后,我心里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吗?我竟然觉得很愧疚,很自责。”</p>墨雨柔一脸愁容,声音悲戚的开了口。</p>“梓琛,我现在有些讨厌自己,我一直唾弃那些拆散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果当初不是我刁蛮任性,自以为可以公平竞争,可事实上我的确插足了你们的感情。如果不是我,也许你和姜小姐现在孩子都有了,也许她现在享受着你全部的爱,拥有幸福的婚姻,美满的家庭,无忧无虑的生活着,这样,她怎么可能会有抑郁。”</p>墨雨柔感觉变成自己鄙视的那种人。</p>当初她爱上萧梓琛的时候,大放厥词说要公平竞争,的确,她的爱轰轰烈烈,毫无遮掩。</p>可现在看来,一段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不就是第三者,没有什么公平竞争,更何况在这中间,她的确用了一些手段,让姜沫夭产生了误会。</p>看到墨雨柔如此的自责,萧梓琛十分心疼。</p>萧梓琛终于坐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松开墨雨柔,而是将她搂在了怀里。</p>“雨柔,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不好,更何况我们都为那段经历付出了代价,我们该向前看,而不是一直活在过去的悔恨中。难道你现在不接受我的爱,姜沫夭的病就能好吗?难道你不和我在一起,我就会和姜沫夭在一起了吗?我现在心里只有你,爱的只有你,没有你,我也不会爱上别人,更不会因为愧疚就和姜沫夭在一起,知道吗?”</p>萧梓琛有些害怕,他怕因为这件事他和墨雨柔又便会以前的状态,他怕墨雨柔拒他千里,更怕墨雨柔不声不响的离开。</p>靠在萧梓琛怀里,墨雨柔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炙热的感情,可她心里却始终担心,她现在不知道一个人的感情能维持多久。</p>萧梓琛曾经那么爱姜沫夭,即便和她结了婚,心里也始终爱着姜沫夭,可最终,不也慢慢淡去,那他们之间呢,这份感情能维持多久呢。</p>想到这些,墨雨柔忽然推开了萧梓琛,她不想迷失在这温柔乡里,她想要的是一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的坚定的感情,而她和萧梓琛之间,存在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不仅仅是姜沫夭一个。</p>“萧梓琛,给我点时间,好不好,我现在真的好乱,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得好好想想,你先回房吧。”</p>说着,墨雨柔从床上坐了起来,远离了萧梓琛。</p>萧梓琛看到墨雨柔惆怅的表情,虽然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可终究是话到嘴边说不出来。</p>萧梓琛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眼一旁的墨雨柔,随后起身,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直接将墨雨柔搂在了怀里。</p>墨雨柔刚想挣扎,萧梓琛便按住了墨雨柔的头,让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胸口,说道。</p>“就抱一下,雨柔,你感受到这里的心跳了吗?不知从何时开始,它的每一下,都在为你跳动。我可以给你时间,但我希望你考虑的一切都要问一问自己,你还爱不爱我,我希望我们的爱能战胜一切。”</p>说完,萧梓琛便松开了墨雨柔,摸了摸墨雨柔的脑袋,那般的轻柔小心,那般的宠溺呵护。</p>“晚安。”</p>说完,萧梓琛转身离开了墨雨柔的卧室。</p>直到一声关门声,才让墨雨柔回神,望着空旷的房间,床上还有萧梓琛趴过的痕迹,墨雨柔再无睡意。</p>墨雨柔坐在窗口的摇椅上,今晚的夜格外的亮,一轮弦月高高挂着,让这寒冷的夜多了一丝温暖,可此时的墨雨柔,却只能感受到无边的孤寂和清冷。</p>墨雨柔的内心无比的矛盾和纠结,在爱与不爱之间徘徊不前,每每想要下定决心斩断一切的时候,萧梓琛的那些甜言蜜语,温柔似水便会在她眼前闪现。</p>第二天,墨雨柔盯着一双黑眼圈走出了卧室,走到餐厅,看到萧梓琛坐在餐桌旁,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了过去。</p>“早安。”</p>墨雨柔淡然的打了声招呼,萧梓琛温柔的看着墨雨柔,看到她疲倦的容颜,眉梢微皱。</p>“没睡好?”</p>墨雨柔没有回应,看着面前的牛奶,想了想,之后对吴妈说道。</p>“吴妈,给我泡一杯咖啡。”</p>吴妈听了,便去厨房给墨雨柔浓咖啡了。</p>萧梓琛见墨雨柔有些疏远自己,心里好不是滋味,声音也低沉了几分。</p>“如果太累今天就在家休息吧!正好我也没什么事,陪你一起。”</p>墨雨柔一听,倒是有些好奇了,抬头问了句。</p>“你不去医院吗?”</p>萧梓琛直接摇头道。</p>“我已经让明宇给沫夭的母亲打电话了,她今天中午就能到,医院那边也有专业的护工。”</p>萧梓琛的态度很明确,也是想让墨雨柔能安心的陪在他身边。</p>可墨雨柔却不这么想,她放下了手里的碗,一脸严肃的说道。</p>“其实你不用顾虑我的感受,她现在住院,这个时候你陪在她身边对她的病情也好一些。”</p>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心里即使膈应,可还是想表现的大度些,就算墨雨柔也不例外,明明心里各种担忧,可还是说出了违心的话。</p>这时,萧梓琛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站起来,走到墨雨柔身边,在她旁边坐了下来。</p>“雨柔,我早就做出了决定,就算姜沫夭真的是因为我们的关系才有了抑郁症,那我会给她请最好的心理医生,给她创造最好的治疗环境,但这中间绝对不会有我这一环。我可以适当的配合医生的治疗,但我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放在她的身上,我也有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有我想要陪伴的人,你懂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