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186、医院巧遇</p>墨雨柔想到以前和萧梓琛没离婚前,萧梓琛偶尔有几次和她回家看父亲,萧梓琛从没想过要准备些伴手礼,但墨雨柔每次去萧宅,都会提前精心准备好礼物。</p>听墨雨柔这么一说,萧梓琛似乎想到了什么,闭口不语了,然后走到墨雨柔身旁,说道。</p>“东西给我,待会儿出了电梯你在自己拿着,这么多东西,也不嫌累。”</p>说着,萧梓琛直接接过墨雨柔手里的果篮和营养品,然后两个人走进了住院部。</p>到了萧摩雄住的那一层,一出电梯,墨雨柔便伸手要接过萧梓琛手里的东西,萧梓琛往边上一让,说道。</p>“还有一段路,待会儿给你。”</p>说着,便出了电梯,一直到了病房外,萧梓琛才把一份较轻的礼盒让墨雨柔拿着,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墨雨柔进了房间。</p>“爸妈,雨柔来看你们了。”</p>一进门,萧梓琛便开了口。</p>病房里,顿时探出三四个脑袋。</p>“这么巧,傅伯父,傅伯母,你们也在啊。”</p>萧梓琛没想到这么巧,傅裕笙的父母居然也在病房,萧梓琛打了声招呼,然后拉着墨雨柔走了进来。</p>“妈,这是雨柔给你们买的。”</p>说着,萧梓琛把手里的果篮和营养品放在了一旁。</p>墨雨柔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傅裕笙的父母,本来被萧梓琛这么牵着还有些不自然,不过现在也没在挣脱,就这么被萧梓琛一直抓着手。</p>“伯父恢复的很好啊,气色很好。”</p>墨雨柔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萧摩雄说道。</p>萧摩雄头上还抱着纱布,不过精神不错,看到萧梓琛和墨雨柔一起来看他,脸上的笑容也浓了些。</p>“伯母,这些天辛苦你了,给你们添麻烦了。”</p>看着卢雅珍比过年时清瘦了一些,墨雨柔有些歉疚的说道。</p>卢雅珍现在一点都不觉的辛苦,看到自己儿子和墨雨柔十指交缠,到现在都还紧紧地握着,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拉着墨雨柔的手一脸心疼的说道。</p>“不辛苦不辛苦,倒是你,几天不见,怎么瘦了这么多,这几天一定吃了很多苦,以后有什么事别一个人抗,交给梓琛去办就行了。”</p>看卢雅珍这么热情关心,再加上傅裕笙父母也在,墨雨柔便点了点头,算是对卢雅珍的回应。</p>卢雅珍见墨雨柔答应了,心里更是喜不自胜,以为这次a国之行自己儿子成功拿下了墨雨柔,现在看墨雨柔的眼神,俨然是婆婆看儿媳妇,越看越欢喜。</p>这段时间,傅裕笙一直住在市区的公寓里,张新芳最近被这个儿子已经气到不行。</p>前段时间还能让傅裕笙回家吃个饭,但现在,不管她找什么借口,傅裕笙总是用工作忙当借口,张新芳很清楚,自己的儿子放不下墨雨柔。</p>此时,在医院里遇到墨雨柔,而且看墨雨柔和萧梓琛如此的亲密,心里有些复杂,她明知是自己儿子一厢情愿,可想到自己儿子为了墨雨柔都不愿和他们一起吃饭,心里便对墨雨柔存有芥蒂。</p>这不,墨雨柔礼貌温柔的和他们夫妇打招呼,傅裕笙的父亲到还和以往一样和善,微笑的点了点头,但张新芳的脸上却只有一抹尴尬的笑容,眼底却透着一抹疏离的流光。</p>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精明的很,尤其是卢雅珍,对傅裕笙和墨雨柔之间的是事也了解一二,看到张新芳有些不善的举止,眼眸微暗,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萧梓琛拉住了。</p>“伯母,谢谢你们来看望我父亲,这几天因为一些事和雨柔去了一趟国外,这段时间多亏了裕笙照顾我父亲,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他呢,要不今天中午我做东,和雨柔请各位一起吃个饭。”</p>萧梓琛此时开了口,还不忘带上墨雨柔,俨然一副夫妻同心的模样。</p>萧梓琛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想告诉张新芳,别因为自己管不了儿子而把气撒到墨雨柔的身上,现在的墨雨柔,可不是一个人。</p>张新芳也是聪明人,看萧梓琛轻搂着墨雨柔,虽是一脸和气,可眼底却透着冷漠的光芒。</p>张鑫帆尴尬一笑,说道。</p>“改天吧,一会儿我们还有别的事,我们也来了一会儿,就不打扰你父亲休息了,那我们就先走了。”</p>说着,张新芳便起身准备离开,一旁的卢雅珍见状也客套的开口道。</p>“这才来一会儿怎么就走了,再坐会儿吧。”</p>“不了,不了,我们一会儿还约了人,等过段时间出院了我们去你家坐坐。”</p>说着,张新芳拉着自己的丈夫,便要往外走去。</p>卢雅珍也客套过了,而且也看出墨雨柔在张新芳面前很不自在,便也没有在继续挽留,至于萧梓琛和墨雨柔,则安静的站在一旁,目送他们夫妻离开。</p>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两个人。</p>“爸,妈,你们怎么在这,来医院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p>是傅裕笙,还有秦芷研,他们正好过来给萧摩雄检查身体,没想到会遇到自己的父母。</p>张新芳看到自己的儿子,表情微变,随即看着一旁的秦芷研,一脸的温柔,说道。</p>“芷研,你没告诉裕笙吗?”</p>秦芷研尴尬一笑,解释道。</p>“早上太忙了,还没来得及告诉傅院长。”</p>听秦芷研这么一解释,张新芳又看向了自己的儿子,说道。</p>“我们和芷研说过,谁让你这么忙,你说多少天没回家了。”</p>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自己母亲训斥,傅裕笙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正要解释,忽然眸光一亮,直接穿过人群走进了病房。</p>“雨柔,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最近身体怎么样了?”</p>傅裕笙刚在站在门口,余光只是瞥见一抹身影,立刻认出了墨雨柔,出于对墨雨柔的关心,完全忘了在场还有别人,直接来到了墨雨柔的身旁,满心担忧的开了口。</p>被撂在一旁的秦芷研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但表情还算平静,倒是张新芳,顿时眉心一皱,直接走了过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