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187、有些担心你</p>“裕笙,你干什么呢,拉拉扯扯的,让梓琛他们误会了怎么办,快松手。”</p>说着,张新芳伸手拉着傅裕笙的手,一脸的警告。</p>傅裕笙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不过他的眼神始终没有从墨雨柔身上离开。</p>总感觉墨雨柔去了a国一趟,变瘦了,也黑了些,顿时紧皱眉头,犹豫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道。</p>“这次去那边,一切还顺利吗?”</p>墨雨柔看了眼张新芳,看到她防备警告的眼神,欲言又止,随即往萧梓琛身边站近了些,然后回答道。</p>“一切顺利,谢谢裕笙哥关心,这次多亏了梓琛,不然我也不能这么快回来。”</p>说着,墨雨柔主动牵起了萧梓琛的手。</p>萧梓琛也非常的配合,或者说更加的主动,直接搂住了墨雨柔,低头,目光一直盯着墨雨柔,温柔的说道。</p>“不是应该的吗?你看你这次冲动行事,让多少人替你担心。”一秒记住http://</p>说着,萧梓琛抬头,看向了傅裕笙,虽然脸上带着一丝浅笑,可眼底却是浓浓的警告。</p>“裕笙,这些天多谢你照顾我父亲了,我和雨柔铭记于心,改天我们请你和秦医生一起吃个饭。”</p>萧梓琛再一次将自己和墨雨柔捆绑在了一起,就是想让傅裕笙知难而退,这样也不用让墨雨柔为难,更不会让张新芳这么防备墨雨柔。</p>这时,一旁的卢雅珍也走了过来,站在墨雨柔的另一边,也是举止亲密的拉着墨雨柔的手,对着傅裕笙说道。</p>“之前就一直听说我们家雨柔和裕笙感情很好,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现在看来,传闻非虚啊!我们家雨柔有裕笙这样疼她的哥哥,真是她的幸运。”</p>卢雅珍这番话,更是刺痛了傅裕笙的心,但同时也让傅裕笙清楚的认识到,他和墨雨柔之间的关系可以是朋友,可以是发小,可以是兄妹,唯独不能当的便是一生的伴侣。</p>看到一个两个都想着把他和墨雨柔之间的关系撇清楚,傅裕笙心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似的疼。</p>再看墨雨柔小鸟依人的靠在萧梓琛的怀里,而且眼底有着他以前从未见过的柔情,傅裕笙很清楚,他彻底的被踢出了局。</p>傅裕笙苦涩一笑,望着墨雨柔,声音都变得低沉沙哑了,即使心如刀绞,但脸上还得保持着微笑。</p>“你没事就好,以后有梓琛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p>说完,傅裕笙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暗暗呼了一口气,又说道。</p>“那你们先聊,我还要去查房,先走了。”</p>说完,傅裕笙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病房,他早已忘了自己是要来给萧摩雄检查身体的,此时的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冷静一下。</p>看着墨雨柔和萧梓琛之间亲密的举止,傅裕笙便觉得心在滴血,那画面,太刺眼,他一刻都不想多待。</p>一直在门口看着里面一切的秦芷研看到傅裕笙几乎是落荒而逃,本想追上去,可想到她和傅裕笙过来的目的,便优雅的走进了病房。</p>“墨小姐,萧先生,好久不见。”</p>秦芷研非常温婉的和墨雨柔打了声招呼,虽然她很羡慕墨雨柔能得到傅裕笙所有的目光,但她却不会因为这份羡慕而产生嫉妒心。</p>看到如此大方优雅的秦芷研,墨雨柔也是温柔一笑,点了点头。</p>随后,秦芷研开始给萧摩雄检查身体,而张新芳也觉得没有继续留在这的必要,便和卢雅珍说了声,然后便离开了医院。</p>“萧伯父恢复的很好,再过两天便可以出院了,今天可以给伯父吃一点米饭,我还要去查房,有事叫我。”</p>秦芷研检查完,耐心的讲了一下,随后便离开了病房。</p>萧摩雄身体还很虚弱,早上到现在也没好好休息,秦芷研离开后,卢雅珍便让萧摩雄休息,自己则和墨雨柔,萧梓琛去了外面的休息室。</p>“雨柔,刚才新芳那么说,你别太介意,她那个人啊,就是嘴巴不饶人,其实心地还是挺好的。”</p>刚坐下,卢雅珍便开了口,怕刚才张新芳的那些话伤了墨雨柔。</p>不过墨雨柔并未在意,她也能理解张新芳的那些顾虑。</p>墨雨柔摇了摇头,微笑的说道。</p>“没事,我没在意,伯母这些天也辛苦了。”</p>“不辛苦,不辛苦,只要你和梓琛能好好的,我这心里啊,就开心,你们那也别老往医院跑,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你们年轻人呢就该出去约约会,逛逛街,看个电影什么的,这几天一定是累坏了,雨柔你可得多多休息,知道吗?”</p>显然,卢雅珍是一位他们两已经和好了,看到卢雅珍这欢喜的模样,墨雨柔皱了皱眉,但也没忍心解释。</p>两个人在医院待了半个多小时,萧梓琛便和墨雨柔离开了。</p>医院顶楼院长办公室,傅裕笙从病房离开后便回了这里,把自己关在里面,不准任何人打扰。</p>傅裕笙瘫软的坐在椅子上,一脸悲伤,满心绝望,终究,他失败了,败在了墨雨柔对萧梓琛那份那一割舍的感情上。</p>其实从萧梓琛说出要去找墨雨柔的时候,傅裕笙就做好了这样的思想准备,可真看到他们和谐亲密的站在一起,对自己的打击远比想象中的来的强烈。</p>想到这些年和墨雨柔的点点滴滴,哪怕只是默默的陪在墨雨柔的身边,他都觉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p>可从现在开始,他似乎连默默陪伴的机会都没有了,墨雨柔的身边,怕是再也没有他傅裕笙的位置了。</p>叩叩叩……</p>此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本就心情烦躁的傅裕笙顿时一肚子怒火,对着门口暴躁的吼道。</p>“不是说了谁也不见吗?”</p>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传来嘀的一声,密码锁打开了,秦芷研推门走了进来。</p>傅裕笙一看是秦芷研,脸色一沉,这个时候,他最不想见的估计就是秦芷研了。</p>“你来干什么,你应该清楚,我现在最不想见得就是你,还是说看到我现在这样,你很开心。”</p>傅裕笙不带一丝情面,如果不是秦芷研,或许他母亲对墨雨柔的态度不会如此,而他母亲的态度也加速了他和墨雨柔之间关系的疏离。</p>慈善酒会后,傅裕笙明显的感觉到墨雨柔对自己态度的冷漠,比以往更加的疏远自己。</p>秦芷研听到傅裕笙如此直白的话,没有丝毫情绪,然后慢慢的走到傅裕笙面前,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p>“放心,我不是来看你笑话的,只是有些担心你。”</p>秦芷研坐下来,轻轻的解释了句,随即抬头看着傅裕笙,想了想,继续说道。</p>“其实你心里一直很清楚,墨小姐她并不爱你,可你就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以为长久的陪伴能给你一线希望。但你却忘了,感情不会因为谁陪伴的多久对谁深一点,如果是这样,那就不会有当年墨小姐嫁给萧先生的事情了。”</p>秦芷研非常冷静平淡的分析着,她作为一个旁观者,对这段三个人的游戏却只有两个人的爱情看得非常的透彻。</p>傅裕笙听了,冷冷一笑,道。</p>“看来你的功课做得很足,是不是觉得我很蠢,明知道得不到还不想放弃,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被人抛弃了。”</p>傅裕笙自嘲道,可秦芷研却摇了摇头。</p>“人不都是这样吗,总是对一些明知得不到的事情抱有幻想,如果所有的人都能理智的判断自己能得到什么,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凄美的爱情故事了。”</p>秦芷研贴心的宽慰着傅裕笙,看得出,她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女人,总能找到一种让彼此舒适的谈话模式,至少现在傅裕笙没有刚才那般抗拒秦芷研了。</p>秦芷研说到这,抬头观察着傅裕笙的神情,见他眉头渐渐舒展,便继续说道。</p>“你可以给自己一点时间,或许过不了多久,你会发现,做回朋友会让你能更舒适的去面对墨小姐,毕竟你们从小认识,我相信在墨小姐的心里,你也有着独特的位置。其实你可以这样理解,情人不一定能长久,但亲人却是一辈子的,这样,或许你会好受一些。”</p>秦芷研如果不是脑外科医生,肯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心理医生,经她一番开导,傅裕笙的心情的确好了很多,至少没刚才那般的烦躁了。</p>秦芷研也很懂得分寸,说完这些,见傅裕笙迟迟不开口,她便不在说话了,她知道傅裕笙此时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p>此时,秦芷研站了起来,没有说任何话,直接走去了门口。</p>“秦医生,谢谢你。”</p>这时,傅裕笙忽然开口道,他真心感谢秦芷研,能在这个时候安慰他。</p>听到这声感谢,秦芷研淡淡一笑,回眸看着傅裕笙,眼底透着一股清澈明亮的光芒,随即开口道。</p>“真要谢我,那就回去看看叔叔阿姨,这些天,阿姨的心情一直不太好。”</p>说到这,秦芷研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什么,之后又开口道。</p>“对了,我下午请个假,我父母回来了,我也该搬回去住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