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125、赵珂尔受伤</p>此时,包厢里所有的人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全都看向了墨雨柔和曲伟。</p>曲伟捂着自己的左脸,瞪着眼睛盯着墨雨柔。</p>赵珂尔这时走了过来,急忙护在墨雨柔前面,关心的问道。</p>“怎么了?”</p>“没什么,碰到了个疯子。”</p>墨雨柔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湿毛巾,擦了一下刚才打了曲伟的手。</p>“妈的,说谁呢,墨雨柔,别给脸不要脸,被人穿过的破鞋,本少爷不过是看你长得有几分姿色才给你脸,居然敢打我。”</p>曲伟怎么也没想到墨雨柔会打他,而且当着这么多老同学的面,这不是丢他的脸吗?好歹他现在也是洛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传出去,还怎么做人。</p>曲伟愤怒的冲着墨雨柔吼道,他似乎忘了,墨雨柔怎么说也是耀华集团的董事长,洛城首富,即使他有个背景厉害的干妈,也未必能动得了墨雨柔,只能说,曲伟膨胀了。</p>啪……又是一记耳光,这一次,是赵珂尔动的手。</p>“臭流氓,说什么呢,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p>曲伟刚才的话,并没有刺激到墨雨柔,倒是让赵珂尔火冒三丈,她最容不得别人说墨雨柔的不是,更何况这都什么年代了,离个婚怎么了。</p>墨雨柔就算离十次婚,那也是赵珂尔心里最完美的女人。</p>“你,你们,今天不教训你们,我就不信曲。”</p>曲伟这两年嚣张惯了,谁会不给他面子,更别说对他动手了,他暴跳如雷,说着,便要对赵珂尔动手。</p>“曲伟,别太过分了。”</p>这时,庄君泽挡在了曲伟面前,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些什么,但他也不能由着曲伟动墨雨柔和赵珂尔。</p>这时,其他的同学也都纷纷过来劝架,有几个男同学拉着曲伟。</p>他们都知道曲伟这人有些胡来,可也不看看对面三个是谁,墨雨柔和赵珂尔不用说了,就算是多年不在洛城的庄君泽,也不是曲伟能动的人。</p>可曲伟不这么认为,他可是有个非常厉害的干妈,之前闯了那么多的祸,他那个干妈还不是几句话就替他解决了。</p>这不,曲伟愤怒的推开那些拦着他的人,嚣张的说道。</p>“都给我让开,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她不是被萧家大少抛弃的弃妇嘛,我都不介意,她在那装什么清高啊!居然敢打我,今天我不讨回来,我就不姓曲。”</p>“曲伟,我草你妈的,就你这货色,也不照照镜子,居然想追雨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看我今天不揍得你哭爹喊娘。”</p>赵珂尔看着叫嚣的曲伟,直接冲了过去,对着曲伟就是一脚。</p>她可是练过跆拳道的,这一脚下去,可是一点都不轻,曲伟整个人跪倒在了地上。</p>“珂尔,住手。”</p>赵珂尔一脚并不过瘾,还想继续,好在墨雨柔拉住了她。</p>这场聚会算是泡汤了,可墨雨柔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曲伟还不值得她们费心,赵珂尔要是真把曲伟打出个好歹,她们自己也麻烦。</p>“雨柔,你别拦着我,这个满嘴喷粪的家伙,我非得教训教训她。”</p>赵珂尔还想揍曲伟,一脸愤怒的瞪着曲伟。</p>“好了,教训一下就可以了,他也没碰到我。”</p>墨雨柔拉着赵珂尔,劝说道,毕竟同学一场,也不该把事情闹得这个僵。</p>“哼,还好没碰到你,我不然非废了他一只手。”</p>赵珂尔总算冷静了下来,也不打算继续追究了。</p>“各位抱歉了,坏了大家的兴致,我们就先走了。”</p>这聚会怕是也继续不下去了,墨雨柔一直拉着赵珂尔,对着围过来的同学说道,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答应赵珂尔来参加同学聚会。</p>那些同学倒也能理解墨雨柔,而且这种情况,开口挽留也有些不妥,便一个个点头答应了。</p>随后,墨雨柔拉着赵珂尔便准备离开。</p>“臭娘们,打了我就想走,没门。”</p>就在墨雨柔和赵珂尔走到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曲伟拿着一个酒瓶,朝着她们这边冲了过来。</p>“小心……”</p>砰……</p>墨雨柔余光瞥到一抹黑影,下意识想要拉走赵珂尔,可反应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空酒瓶朝着赵珂尔这边砸了过来。</p>曲伟是发了狠了,酒瓶直接砸到了赵珂尔的后脑勺,瓶子裂开,满地玻璃。</p>与此同时,赵珂尔只觉得后脑勺一疼,有些晕,然后嘴里骂了句“操他娘的”,然后就失去了知觉。</p>“珂尔。”</p>墨雨柔眼睁睁的看着赵珂尔在自己面前受了伤,看到赵珂尔身体下倾的时候,立刻伸手扶住。</p>可赵珂尔太重了,墨雨柔有些力不从心,好在庄君泽就在她们身旁,从墨雨柔的怀里接过了赵珂尔,迅速的往门外奔去。</p>“曲伟,你给我等着,珂尔如果有什么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p>刚才墨雨柔还想大事化小,毕竟自己没什么损失,可现在,看到赵珂尔因为自己受了伤,这比伤到她自己还要难受,这笔账,她记住了。</p>说完这话,墨雨柔转身便跑了出去。</p>“墨雨柔,你的包。”</p>这时,孟丹看到地上的包,捡起来一边喊着一边追了出去。</p>“雨柔,你这是怎么了?”</p>走出包厢在拐角准备去等电梯的时候,傅裕笙,萧梓琛和骆明轩三人迎面走来。</p>傅裕笙第一个看到墨雨柔,当看到墨雨柔大衣上的鲜血时,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三两步便冲了过来,萧梓琛也不例外,走到墨雨柔跟前,从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一遍。</p>“裕笙,是珂尔,珂尔受伤了。”</p>墨雨柔来不及解释太多,一边走,一边朝着电梯方向走去。</p>此时,庄君泽正抱着昏迷的赵珂尔等电梯,墨雨柔走过去,心急的按着按钮。</p>过道的地上,全是滴下来的血,庄君泽的衣袖上,已经被鲜血染红。</p>墨雨柔看到赵珂尔脸色越来越难看,摘下自己的围巾,帮赵珂尔把头包好,之后又脱了外衣盖在了赵珂尔的身上。</p>傅裕笙见状,正准备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就见萧梓琛已经走到了墨雨柔的身旁,把手里的大衣披在了墨雨柔的身上。</p>墨雨柔见状,下意识的想要拿开,可萧梓琛的手紧紧的压在她的肩上,然后声音温柔的说道。</p>“外面冷,小心着凉。”</p>这时,电梯正好开门,墨雨柔也不在推脱,一群人立刻进了电梯。</p>“究竟怎么回事,你们今天不是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吗?”</p>进了电梯,傅裕笙终于有机会开口了。</p>墨雨柔点了点头,有些懊悔,更多的是愧疚,眼睛一直盯着赵珂尔,一边解释道。</p>“都怪我,珂尔是为了帮我才受伤的。“</p>墨雨柔心里非常自责,要是自己刚才能忍一下,也许赵珂尔就不会受伤了。</p>“雨柔,这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个曲伟,喝了点酒就发酒疯,高中的时候就缠着你,没想到这么些年还死性不改。自从他那个在京都的干妈得了势,他现在也是越来越嚣张了,我看最近你们还是得小心一点,那曲伟疯起了跟个疯子似的。”</p>说话的是刚才追出来的孟丹,本来她是想着把包送给墨雨柔后就离开,可没想到一出来就碰到了洛城四少当中的三人。</p>这其中居然还有墨雨柔的前夫,而且看刚才的举止,似乎并不像外面传得那样水火不容,于是,孟丹便留了下来,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给墨雨柔留下个好印象。</p>孟丹这么一说,电梯里,顿时气氛就凝重了起来,傅裕笙和萧梓琛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一脸阴沉。</p>“他对你动手了?”</p>萧梓琛开了口,眼底透着蚀骨的寒意,那双深邃的眼眸中迸发出来的光芒,似是能把人生吞了似的。</p>墨雨柔抬头望去,有些恍惚,萧梓琛这是生气了吗?可萧梓琛气什么呢,不管是她,还是赵珂尔,亦或是那个曲伟,似乎都和萧梓琛没有任何关系。</p>“他没得逞,我有所提防,只是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这么嚣张。”</p>墨雨柔回答道,眼睛又落在了赵珂尔的身上。</p>这时,电梯到了一楼,门一打开,庄君泽便抱着赵珂尔冲了出去,后面几个人也全都跟上。</p>“去我那边,我马上联系值班医生。”</p>走出餐厅,傅裕笙最先开口,这时,餐厅的服务员已经把他们几个人的车开了过来。</p>“我刚才喝酒了,你们谁能开车。”</p>庄君泽抱着赵珂尔,看着面前的几辆车,不知该上哪一辆,便问道。</p>“上我的车。”</p>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骆明轩走到了最前面那辆车,然后打开了后车门,庄君泽见状,立刻坐了进去。</p>墨雨柔一看,有庄君泽照顾赵珂尔,她便拿着车钥匙朝着自己的车走了去。</p>这时,傅裕笙拉住了她。</p>“雨柔,坐我的车,车钥匙给我,我让餐厅的人把你的车开回去。”</p>说着,傅裕笙直接从墨雨柔的手里拿过车钥匙,然后走到门口交给了餐厅的服务生,随后给了一个联系方式。</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