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123、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p>萧梓琛居然问这种问题,难道傅裕笙和墨雨柔之间的互动还不明显吗?</p>不过此时的萧梓琛的脸上有了明显的不满,骆明轩看了,狡黠一笑,反问道。</p>“难道他们还不够亲密吗?裕笙喜欢墨雨柔,这我们早就知道,他们关系亲密也很正常啊,其实我觉得他们两个挺配的,当初要不是你和墨雨柔的事,可能裕笙现在已经和她结婚了。”</p>骆明轩绝对是看戏的不嫌事大,摆明了是在挑事。</p>这不,萧梓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随即,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猛地吸了两口,问道。</p>“他们哪里配了?”</p>“哪儿哪儿都配啊,家室,长相,学识,更重要的是能聊到一块儿。”</p>这骆明轩绝对是故意的,他这是想干啥,惹怒萧梓琛,不应该啊。</p>听到这里,萧梓琛已经不能用生气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嫉妒,愤怒,不爽,总之,情绪复杂,表情也是相当的复杂。</p>萧梓琛又吸了口眼,看着骆明轩,沉默了数秒,开口道。</p>“就因为这些,骆明轩,照你这么说,我们几个岂不是都和她很配了?”</p>萧梓琛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家室,长相,学识,他们几个可都同样出众。</p>这时,骆明轩嘴角闪过一丝邪魅的笑,眉毛一挑,看着萧梓琛,幽幽的说道。</p>“裕笙喜欢墨雨柔,我们又不喜欢她。”</p>“你……”</p>看来骆明轩是在这堵着萧梓琛呢,这不,萧梓琛顿时哑语。</p>可骆明轩似乎并没有结束话题的打算,见萧梓琛气急败坏的表情,故作疑惑的问道。</p>“梓琛,你生气个啥,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不是一直很讨厌墨雨柔吗?不然当初你也不会一直想要和她离婚啊!不过呢,我们和裕笙好歹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们不是该真心祝福他找到真爱,难不成你心里还有那种迂腐的思想,觉得裕笙不能和墨雨柔在一起吧!”</p>被骆明轩说的不知该如何反驳,有些事情,萧梓琛自己还没理清楚,这时也不能说出来,也算是只能吃着哑巴亏了。</p>“骆明轩,没发现你这么能说啊。”</p>“客气客气,这不正巧看到了墨雨柔嘛!你说那个搂着她的男人是谁呢,不会又是墨雨柔的追求者吧!”</p>“服务员,知道那个包厢里有多少人吗?”</p>萧梓琛没有搭理骆明轩,对着一旁的服务员问道。</p>“萧先生,紫竹厅今天有个同学聚会。”</p>服务员回答道。</p>听了这个回答,萧梓琛阴沉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笑意,然后看着骆明轩郑重其事的说道。</p>“听到没,不过是同学聚会,被你说的多龌龊似的。”</p>“这边暂时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p>萧梓琛站起来,给了服务员一点小费,让她离开了包厢。</p>“喂,梓琛,你这么说可就过分了,我怎么就龌龊了,那墨雨柔,现在人家可是单身贵族,身边有异性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我只不过是好奇刚才那个男人的身份罢了,怎么到你这里,就变了味了呢,我看是你自己思想龌龊。”</p>骆明轩今天看来是和萧梓琛死磕上了,存心给萧梓琛找不痛快,他们可是大小的情分,难道还看不出萧梓琛对墨雨柔有想法。</p>这不,骆明轩一说完,萧梓琛冷不丁的冒出一句。</p>“谁说她单身了。”</p>“什么?等等,梓琛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是说墨雨柔已经和裕笙在一起了。”</p>骆明轩一脸惊奇,当然,他完全没把墨雨柔和萧梓琛联想到一起。</p>骆明轩这么一说,萧梓琛的脸色更加阴沉了,掐灭了手里抽了半支的烟。</p>“谁说他们在一起了。”</p>“咦,梓琛,你这话我就有些听不懂了,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事,墨雨柔在英国新交了男朋友,难道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那位,这不对啊。”</p>骆明轩疑惑不解,难道不是他想的那样。</p>这时,包厢门开了,傅裕笙从外面走了进来。</p>“裕笙,你终于到了,正好,我有件事要问你。”</p>骆明轩一看到傅裕笙,便把身旁的椅子往外拉了点。</p>傅裕笙走了过去,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才开口。</p>“想问我什么?”</p>傅裕笙看着骆明轩问道,骆明轩先是看了眼萧梓琛,随后又看向了傅裕笙,然后问道。</p>“刚才这家伙说墨雨柔不是单身,这是怎么回事,墨雨柔身边有人了?你又没成功?”</p>这话一出,傅裕笙立刻看向了萧梓琛,眼里闪过浓浓的怨念,然后开了口。</p>“你确定?”</p>这话是对萧梓琛说的,在傅裕笙心里,墨雨柔和萧梓琛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p>萧梓琛神情严肃,一脸自信的回了句。</p>“难道不是吗?”</p>傅裕笙冷哼一声。</p>“哼,雨柔可不是这么说的,梓琛,别忘了,你的女人叫姜沫夭。”</p>包厢里,顿时火药味四起,骆明轩顿时察觉到气氛有异,夹在萧梓琛和傅裕笙中间,能感觉到四溅的火光。</p>“等等,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p>“和你无关。”</p>萧梓琛来了句,骆明轩顿时感觉内心受到了伤害,在场三个人,他却听不懂这两个人华丽的意思。</p>“裕笙。”</p>骆明轩把希望寄托在了傅裕笙的身上,他们四个人,他和傅裕笙的话最多,萧梓琛最闷,郁景州则是装深沉。</p>基本每次有什么事,能得到答案的只有他和傅裕笙了。</p>傅裕笙看了眼萧梓琛,冷冷一笑,然后说道。</p>“这家伙,一年前忘了和雨柔办离婚手续。”</p>“我靠,这种事还能忘,梓琛,你这是忘了还是故意的。”</p>骆明轩毫不掩饰的对萧梓琛投去了鄙视的眼神,萧梓琛一脸尴尬,不过在气势上丝毫不会认输。</p>“不管怎样,墨雨柔现在还是我的妻子。”</p>这话明显是说给傅裕笙听的,可傅裕笙也丝毫不退让,毕竟他很清楚墨雨柔的选择。</p>“梓琛,容我提醒你一句,你和雨柔已经分居一年多了,分居两年,法律上视同离婚,不过是多等一年,我等得起。”</p>既然话都挑明了,傅裕笙也明确表示了自己的态度。</p>“所以,你决定了,是吗?”</p>萧梓琛有些愤怒的问道,傅裕笙这是在和他宣战了。</p>傅裕笙不假思索的点头道。</p>“当然,你们知道的,我很早就喜欢上了雨柔,要不是当初她爱上了你,我不会等到现在。梓琛,你们早在一年前就没了关系,那纸婚约,早在一年前就结束了,现在这些不过是一场误会,我也希望你念在朋友一场,尽快和雨柔把手续办了。这样,对你,对姜沫夭,对雨柔都好,难道你还想看到昨天的事情再次发生吗?”</p>傅裕笙越说,神色越加的严肃,其实今天的饭局是他让骆明轩组的,为的就是和萧梓琛摊牌,把事情解决。</p>听着傅裕笙的话,萧梓琛内心复杂,之后迟迟没有开口,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p>有一点他不得不认同,那就是他和墨雨柔的关系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结束了,如今这样揪着不放,倒显得他放不下了。</p>“梓琛,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p>一直在一旁听着的骆明轩看到沉默的萧梓琛,问了句,事实上,他已经看出来了,只不过需要萧梓琛自己承认。</p>虽然萧梓琛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说,可作为朋友的他们,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对墨雨柔超乎正常合作关系的那种关心。</p>又是一阵沉默,傅裕笙和骆明轩都看着萧梓琛,等着他的回答,其实三个人心里都知道答案,只是都需要萧梓琛亲口承认罢了。</p>沉默许久,在傅裕笙和骆明轩以为等不到答案的时候,萧梓琛终于开口了。</p>“我承认,我喜欢上了她,所以我不想离婚了。”</p>萧梓琛终是承认了。</p>“那姜沫夭呢,你们本来可是要领证了,你不是一直爱着她吗?”</p>傅裕笙有些生气,这算怎么回事,难道萧梓琛还想一脚踏两船,姜沫夭可是他的初恋,是他和墨雨柔结了婚都忘不了的女人。</p>这时,萧梓琛又点了一支烟,抽了口,幽幽的说道。</p>“也许,早在很久之前,我对她就没有爱了,一年前,她回来找我,和我说了她这一年在英国过得如何的艰辛,我就觉得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就想要弥补。当时,我对雨柔,的确没有感情,正巧她又签了离婚协议,我和沫夭就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之后的求婚,结婚,以及这次领证,我觉得都是我该给她的一个交代。”</p>说到这,萧梓琛停了一下,看着面前空荡荡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又接着说道。</p>“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我和沫夭的关系,我也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正常,可每次听到沫夭提起过去的事情,提到她在英国如何的辛苦,我便不忍开口。这次,知道我和雨柔还是夫妻关系的时候,我心里竟有一丝庆幸,也许这是一次机会,让我下定决心结束这段混乱的关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