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124、我们之间是不是挺有缘的</p>“梓琛,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你不能因为发现自己爱上了雨柔,就自私的用这一纸婚约把雨柔绑在你面前,当初,是你不懂得珍惜。还有,你觉得姜沫夭会罢休吗?她疯起来什么样你昨天也看到了,难道你要让雨柔处处提防着她,这不公平。”</p>虽然猜到了萧梓琛的想法,可傅裕笙还是忍不住动怒,这样的萧梓琛太自私了。</p>不喜欢的时候,弃之如履,喜欢的时候,就自私的不顾雨柔的感受,这样的感情是畸形的。</p>“沫夭那边,我会处理好的,至于雨柔,我也不会放弃。”</p>萧梓琛的态度很是坚决。</p>傅裕笙冷冷一笑。</p>“梓琛,你太想当然了,雨柔早已不是两年前的雨柔了,这一次,我不会再退让。”</p>傅裕笙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绝不能看在雨柔在受到伤害。</p>“那就公平竞争,还是那句话,不管结果如何,不影响友谊。”</p>萧梓琛开口道。一秒记住http://</p>“当然。”</p>傅裕笙也坚定的回答道。</p>“好了好了,菜都快冷了。”</p>气氛终于缓和了,骆明轩连忙开口扯开了话题。</p>在另一个包厢,赵珂尔墨雨柔已经进了里面,包厢里,三张大圆桌,一群人在里面,闹哄哄的,倒也是非常热闹。</p>“各位,久等了。”</p>赵珂尔进去后,便开了口,她一向自来熟,走进包厢,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倒是一旁的墨雨柔,看着包厢里的人,一张张脸似乎和她记忆中的名字都对不上号,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和这些人同窗过三年。</p>“是赵珂尔和墨雨柔来了啊,你们可是迟到了哦,罚酒。”</p>包厢里,一个打扮的人模狗样的男人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两杯红酒。</p>“曲伟,这一杯,我喝了,不过雨柔不能喝酒,这一杯就算了。”</p>赵珂尔接过曲伟手里的红酒,说道。</p>曲伟听了,看向墨雨柔,私有怀疑的开口道。</p>“墨雨柔,不是吧,谁不知道你墨大小姐千杯不醉啊,莫不是你不给我面子?”</p>曲伟,家境不错,当然,能成为墨雨柔同学的,家里条件那都能在洛城市排上号,不过能比得过墨家的,那也几乎是没有的。</p>这个曲伟之所以这么嚣张,不过是他在京都那边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干妈,如今这位曲少爷在洛城也是非常高调,花边新闻一大堆,风流成性,三天两头的能拍到他和某某女星,某某网红出入酒店的照片。</p>高中的时候,曲伟有一段时间还追过墨雨柔,不过墨雨柔根本就没搭理他,再加上曲家和墨家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p>那段时间,同学们都爱那这件事揶揄曲伟,很多同学都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估计这曲伟到现在都记着当初的屈辱,这才一见到墨雨柔就为难她。</p>其实这也是墨雨柔不喜欢参加这些活动的原因之一,这样的场合,难免会遇到一两个和自己不对付的人,到时候还得想着怎么应付。</p>这不,一出场就遇到这种事,墨雨柔也是有些心累了。</p>“这杯酒我替雨柔干了。”</p>就在这时,庄君泽接过曲伟手里的红酒,一口喝掉。</p>曲伟一看,脸色有些难看,正准备开口,赵珂尔直接拉着墨雨柔走到了圆桌边,给自己的酒杯里添了酒,然后对着包厢里所有的人说道。</p>“老同学们,非常抱歉,我们来晚了,不过雨柔身体不好,医生告诫不能喝酒,所以我来罚酒三杯,还请诸位体谅了。”</p>说着,赵珂尔连着喝了三杯红酒,一旁的墨雨柔想拦都拦不住,不过赵珂尔的酒量也不是盖的,这一点酒倒也影响不了她什么。</p>“好了,酒也罚了,来,赵珂尔,墨雨柔,你们坐到这边来吧。”</p>说话的是他们曾经的班长,李浩明,家里世代从政,现在他在洛城市政府也是个不小的官员了,这不,举手投足间还有一股当官的做派。</p>李浩明开了口,在场的同学们也都不在为难赵珂尔和墨雨柔了,之后,他们和庄君泽都坐到了李浩明那一桌。</p>“墨雨柔,好久不见,你要喝点什么,果汁,可乐,牛奶。”</p>一坐下,一旁的李浩明客气的打了招呼。</p>“好久不见,果汁吧。”</p>墨雨柔说了句,然后,李浩明就站起来给墨雨柔倒了杯果汁。</p>“谢谢。”</p>“不用这么客气,随意一点,刚才孟丹说你会来,我还不太相信呢,上一次见面,还是一年前呢。”</p>李浩明很热情,但这种热情倒不会让人有压迫感,至少墨雨柔现在觉得听放松。</p>李浩明的话说完,墨雨柔眼底闪过一丝悲伤,转瞬即逝,她记得,李浩明出席了她父亲的葬礼。</p>“是啊,时间过得真快。”</p>墨雨柔突然感慨道。</p>“墨雨柔,前几天碰到你都没来得及好好和你聊聊天,来,我先敬你一杯。”</p>这时,孟丹走了过来,一副热络的模样。</p>墨雨柔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和孟丹,以前应该没这么熟悉吧,不过她还是拿起果汁喝了一口。</p>“雨柔,这是我的名片,我现在在我父亲的公司工作,主要负责欧洲贸易那块,你可是我们班最厉害的人物,洛城市年纪最轻的集团董事长,以后我还得多向你讨教讨教呢,你可别吝啬赐教哦。”</p>孟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和墨雨柔拉近关系,可以说在场很多人都想要搭上墨雨柔这条大船,只是他们都没有孟丹这么直接。</p>墨雨柔心里暗暗感叹,她早就猜到会是这样,当年念书的时候,这些同学们就争着想要成为她的朋友,无独有偶,都希望借着墨雨柔的关系搭上耀华集团。</p>可以说,那种顶级的私立学校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交场合,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要建立自己的关系网,拓展人脉,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壮大自己的家族。</p>墨雨柔也不例外,就像她和赵珂尔,傅裕笙,之所以关系这么好,一开始,不也是这几个家族为了巩固地位想要强强联手。</p>只不过墨雨柔赵珂尔傅裕笙他们属于从小就认识的关系,这中间的情谊远远超乎了功利,所以才能成为闺蜜,好友,而此时的孟丹,眼里只能看到功利。</p>出于礼貌,墨雨柔还是接过了孟丹的名片,不过她并没有给孟丹想要的答案,反而说了句。</p>“我那个董事长不过是个虚职罢了,耀华集团有更加专业的人管理,不需要我操心。”</p>态度很委婉,意思很明确,墨雨柔就是在告诉孟丹,套近乎的对象不该是她。</p>孟丹表情一僵,随即尴尬一笑,说道。</p>“没事,大家同学一场,以后也该常联系,经常出来走动走动,对吧。”</p>墨雨柔淡淡的点了点头,不做回答,她和孟丹的确不熟,甚至以前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如今给与一个点头,已经是她能表现出最得体的举止了。</p>这时,刚才找墨雨柔麻烦的曲伟走了过来,满身酒气,脸色通红,看上去有几分醉意。</p>曲伟挂着一脸猥琐的笑意,拉了一张椅子在墨雨柔旁边,摇摇晃晃的坐了下来。</p>“墨雨柔,听说你恢复单身了?”</p>曲伟露着一脸邪魅的笑,眼睛一直盯着墨雨柔,上下打量。</p>墨雨柔不想搭理这个人,说实话,之前她对曲伟一点印象都没有,甚至忘了他们同窗三年。</p>墨雨柔表情冷淡的回了句。</p>“与你有关吗?”</p>这曲伟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墨雨柔一说完,又在那开了口。</p>“别这么冷淡嘛!墨雨柔,高中的时候,我就追过你,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你很完美,当初知道你和远洋的萧总结婚,我还伤心了一阵子呢。你看,毕业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来参加同学会,就碰到了你,你说我们之间是不是挺有缘的,要不我们谈谈。”</p>曲伟拿出了平时对待那些网红,嫩模的那一套,一脸的猥琐。</p>“滚。”</p>墨雨柔感觉自己被侵犯了,脸色一沉,丝毫不在意这是什么场合,声音低沉的吐出这一个字。</p>可曲伟似乎并不在意,依旧恬不知耻的坐在椅子上,压低声音说道。</p>“墨雨柔,以前你就是这么一副清高自傲的样子,我还就喜欢你这个劲,我刚才可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挺喜欢你的,要不给我一个机会,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佳缘呢!放心,我这人从不计较另一半的过去,所以你不用在意自己有过婚史。”</p>听到这些,墨雨柔冷冷一笑,真不知道这个曲伟哪来的自信,曲伟计不计较她结过婚,墨雨柔不清楚,但墨雨柔很清楚,自己觉得曲伟这个男人很恶心,恶心到连讲一句话都不愿意。</p>这不,曲伟说完,墨雨柔完全不搭理,所幸转过脸,寻找赵珂尔的身影。</p>可这个曲伟很大胆,得寸进尺,见墨雨柔不搭理她,居然开始动起手来。</p>曲伟的手刚碰到墨雨柔的肩膀,就听到啪的一声。</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