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122、同学会</p>经墨雨柔这么一说,郁景州倒是也恢复了些理智,虽心有不甘,恨不得好好教训面前的两个女人,可他心里也清楚,自己动不得,而且,他似乎并没有了解清楚昨天全部的真相。</p>见郁景州总算不像疯狗一样乱吵,墨雨柔暗暗松了口气。</p>“郁少,我还是以前的那句话,我和萧梓琛之间清清白白,没有半点私情,倒是姜小姐一而再的找我麻烦,还请你回去给她带句话,惹怒了我,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p>说完,墨雨柔拉着赵珂尔走进了楼栋。</p>赵珂尔还想修理一下郁景州,有些不情不愿的走着,不过在进楼道的时候,赵珂尔给郁景州竖起了挑衅的中指。</p>郁景州本是要给姜沫夭讨回公道,没想到过来碰了一鼻子灰,心有不甘,愤恨的衣角踢在了墨雨柔汽车的轮胎上,最后满脸怒火的上了车,呼啸而去。</p>电梯里,赵珂尔一脸八卦的说道。</p>“这郁景州是怎么回事,居然喜欢朋友的女人,萧梓琛知道吗?姜沫夭呢,不对,她肯定知道,不然怎么会跑到郁景州那里去告状。”</p>“姜沫夭这女人可真够恶心的,这摆明了是把郁景州当备胎,你说郁家二少怎么说也是洛城四少之一,怎么就傻乎乎的被那女人当枪使了呢。”</p>“雨柔,你说萧梓琛是怎么想的,知道自己兄弟喜欢自己的女人,他难道没有什么想法。”</p>“雨柔,你怎么不说话啊?”</p>电梯里,只听到赵珂尔叽叽喳喳的声音,墨雨柔一脸无语的看向赵珂尔,冒了句。</p>“赵大小姐,你给我开口的机会了吗?”</p>“呵呵,抱歉啊,那你说,我听。”</p>“他们的事,与我无关。”</p>墨雨柔直接说出这八个字,正好电梯到了,她径直走了出去。</p>“喂,雨柔,你就这么回答啊!太没意思了,你快和我讲讲,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p>赵珂尔太过好奇了,或者说,她理解不了以萧梓琛,郁景州那样身份的人,怎么都会喜欢上姜沫夭那种表里不一的女人呢,姜沫夭放在女人堆里,妥妥的一枚绿茶婊,白莲花啊,这些男人难道都眼瞎了吗。</p>“赵大小姐,我一年前就去了英国,你觉得我能知道什么?行了,别人的事,你这么关心干嘛!”</p>墨雨柔一边开门一边说道,忽然,她表情一变,略微严肃的看着赵珂尔,说道。</p>“对了,以后别去找姜沫夭,,那女人,不值得我们在意。”</p>“行行行,只要她不来招惹你,不然,姐姐我的手可忍不住。”</p>赵珂尔完全没有听进墨雨柔的话。</p>听了赵珂尔的话,墨雨柔也很无奈,可这也是因为赵珂尔在乎她,最后,也就没有再提这件事。</p>傍晚,墨雨柔的住处,就看到赵珂尔风风火火的从房间里跑出来,一边带着耳环,一边喊道。</p>“雨柔,快点,要迟到了。”</p>“来了,来了,让你调闹铃,你偏不听,这下好了。”</p>此时已经六点过十分了,据她们同学聚会已经晚了十分钟,相比赵珂尔的着急忙慌,墨雨柔倒是淡定从容。</p>赵珂尔一边换着鞋子,一边说道。</p>“我哪知道看着书也能睡着啊,要不是庄君泽的电话,我们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了。”</p>两个女人一回来,墨雨柔便上床睡午觉了,赵珂尔则是拿了本书,说到点了会叫醒墨雨柔,谁知赵珂尔看了不到十分钟,便也睡着了。</p>“珂尔小姐,你别急,路上小心开车。”</p>吴妈站在门口,看着火急火燎的赵珂尔,有些担心的提醒着。</p>“知道了,吴妈,我们走了。”</p>说完,两个人便出了门。</p>墨雨柔和赵珂尔抵达聚会点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停好车,刚走到门口,迎面走来一个长相清秀,身材伟岸的男人。</p>“珂尔,雨柔,你们总算到了,大家可都在等你们了。”</p>“君泽,抱歉啊,我们迟到了。”</p>赵珂尔熟络的走了过去,墨雨柔却有些陌生。</p>“庄君泽,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p>墨雨柔印象中的庄君泽个子不高,带着一副眼镜,剃个小平顶,说不上难看,是那种丢进人堆便找不到人的类型。</p>可面前这位,一米八五的个,虽然穿着大衣,可手臂肌肉线条分明,原本的近视眼镜没有了,浓墨剑眉,一双杏眼深邃有神,短发干净利落,倒也算得上是帅哥一枚,举首投足间,透着涵养,绅士有礼。</p>庄君泽微笑的看着墨雨柔,并没有觉得陌生,还热情的伸出双臂,给了墨雨柔一个绅士的拥抱。</p>“墨雨柔,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p>“庄君泽,几年不见,你也变得嘴甜了啊。”</p>记忆中的这个男人,话不多,很孤僻,可却和赵珂尔玩的很好,但似乎和墨雨柔没什么话聊,三个人出去基本都是赵珂尔活跃气氛,而庄君泽都是他们之间最安静的那位。</p>“行了行了,有必要这么生疏吗,还连名带姓的喊,还是和以前一样,叫名字就行了。”</p>一旁的赵珂尔看两位有些太过客气,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走了过来,以前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可没这么见外的。</p>“嗨,珂尔,我这不是因为几年不见,突然这么亲密,怕雨柔不习惯嘛。”</p>庄君泽顺着赵珂尔的话说道。</p>墨雨柔微微一笑,回了句。</p>“那就听珂尔的。”</p>“假正经。”</p>这话,是赵珂尔说的,显然,庄君泽平时在赵珂尔面前不是这样。</p>之后,三个人进了饭店。</p>这是洛城的一家百年老字号餐饮店,香满阁,据说主厨的厨艺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有很多的菜品烹饪手法都是他们的独家秘方绝不外传。</p>香满阁除了菜品味道绝美,还有一点就是价格公道,当然这里也有单价上万的菜肴,但正常的家常菜普通老百姓也能接受得了,这也是香满阁门庭若市的一个原因之一。</p>走进香满阁,一楼是公共用餐区,这个点,里面已经没有位置了。</p>庄君泽带着墨雨柔和赵珂尔直接进了电梯,上了三楼,这里都是需要提前预定的包厢,这次同学聚会的包厢在这一层过道的尽头,是这一层最大的一间,可以放下三四张圆桌,包厢外还有一个小露台。</p>“来的人多吗?”</p>快进包厢的时候,墨雨柔随口问了句。</p>“基本都来全了,还有几位带了自己的男女朋友,怎么,紧张了?”</p>庄君泽就站在墨雨柔的身旁,似乎能察觉到墨雨柔的局促。</p>墨雨柔淡淡一笑,并未否认。</p>以前的墨雨柔,也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喜欢泡夜店,喜欢参加各种派对。</p>可这一年来,她喜欢了清静的生活,几乎没有出席过人数多于二十人的宴会,再加上高中毕业后,墨雨柔和这些同学几乎没有见过面,甚至连名字都记不全了,她多少会有些紧张。</p>“没事,有我和珂尔在呢,你就当来吃饭的,吃完就走。”</p>庄君泽体贴的宽慰道,还轻拍了拍墨雨柔的肩膀,墨雨柔仔细想想,也是。</p>这时,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电梯里走出来一个男人,是骆明轩,从他这边看去,就好像墨雨柔被庄君泽搂着,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讶。</p>“墨雨柔?”</p>这时,骆明轩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起来。</p>“已经到了,这就过来。”</p>说完,骆明轩又朝着墨雨柔这边看来,不过只看到墨雨柔的背影,之后便包厢门挡去了视线,随后,骆明轩也去了自己一早订的包厢。</p>包厢里,萧梓琛一个人坐在里面,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翘着腿,手里夹了一支快要抽完的烟,骆明轩一进去,就被里面的烟味呛得差点咳出声来。</p>“怎么回事?好久没看到你抽烟了。”</p>骆明轩走到窗口,打开窗户通风,然后才在萧梓琛旁边坐下。</p>萧梓琛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烟头,直接扔到了烟灰缸里,问道。</p>“裕笙呢?”</p>“在路上,有点堵车,我们先点菜。”</p>说着,骆明轩拿过一旁的菜单,忽然又抬起了头,来了句。</p>“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吗?”</p>“不想猜。”</p>萧梓琛没心情玩这种无聊的猜人游戏。</p>骆明轩自讨没趣,看了眼萧梓琛,情绪低迷,估计是遇到了什么事,之后,骆明轩幽幽的说道。</p>“墨雨柔,我刚才看到墨雨柔了。”</p>骆明轩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萧梓琛的表情。</p>萧梓琛在听到墨雨柔的名字时,眼眸微亮,但稍纵即逝。</p>骆明轩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表情,戏谑一笑,然后又说了句。</p>“我看到一个男人搂着他。”</p>这话一出,萧梓琛脸上终于有了变化,原本淡漠的脸上多了一丝好奇,紧张,或者说是怒意。</p>萧梓琛忽然坐起,抬头,看向骆明轩,语气有些急切,问道。</p>“在哪?”</p>看到萧梓琛这个反应,骆明轩微微一笑,然后说道。</p>“就在这一层,过道尽头的那个包厢,你说墨雨柔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反正举止很亲密,裕笙和墨雨柔似乎都没这么亲密。”</p>“裕笙和她很亲密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