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126、你和珂尔很熟吗</p>这边,墨雨柔正准备上傅裕笙的车,看到萧梓琛打开了傅裕笙汽车的后排位置,她愣了一下。</p>“我刚才喝了点酒。”</p>萧梓琛解释了句。</p>墨雨柔也没多想,说了声谢谢,便坐进了后排。</p>墨雨柔正准备关门,这才看到一旁的孟丹,她抱歉的说道。</p>“孟丹,今晚谢谢你了,这边有这么多人,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以后再联系。”</p>孟丹很识趣,而且她知道,墨雨柔的那句以后再联系不是随便说说的。</p>既然目的达到,孟丹也没有久留,对着墨雨柔说了句再见,便重新回了餐厅。</p>傅裕笙交代完事情走回来,发现萧梓琛站在他的车旁,而萧梓琛的车早就不见踪影了。</p>“你的车呢。”</p>“喝了酒,让别人开走了,上车吧!”</p>萧梓琛解释完,便打开车门上了车,傅裕笙虽然有些不爽,但萧梓琛的确喝了酒,便也开门坐进了驾驶室。</p>上了车,傅裕笙才发现墨雨柔坐在了后排,而萧梓琛刚才也是上的后排,不用猜,一定是萧梓琛耍的手段,奸诈的男人,弄得他好像一个司机。</p>傅裕笙想要让墨雨柔坐到前排来,可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后排的萧梓琛便拍了拍椅背催促道。</p>“怎么还不开车,明轩他们都走远了。”</p>这么一说,傅裕笙也不好意思再开口,只能一脸怨念的开车离开了餐厅。</p>“你没伤到哪吧!”</p>车子开出去不久,后排的萧梓琛便坐不住了,看着墨雨柔关切的问道。</p>墨雨柔现在一心都在赵珂尔那,也没注意到萧梓琛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回了句。</p>“我没事。”</p>“你别担心,赵小姐会没事的。”</p>看墨雨柔心情低落,一脸担忧,萧梓琛只能在旁边轻声安慰道。</p>墨雨柔呆滞的点了点头,轻声回了句。</p>“谢谢。”</p>前排开车的傅裕笙一脸的鄙夷,他没想到萧梓琛也有这么无耻的时候,居然耍这种手段,简直太卑鄙,太不要脸了。</p>每每听到萧梓琛开口的时候,傅裕笙便在后视镜中对其投去鄙夷的眼神,可萧梓琛全然无视,还一点点的朝墨雨柔靠近。</p>今晚萧梓琛弄清楚内心真实感受后,好像有点放飞自我了,这在以往,这样的举止是绝对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的。</p>“到了,你们先下车吧!”</p>好在路上不堵车,很快他们抵达了医院,傅裕笙直接把车子开到了急诊室门口。</p>等墨雨柔和萧梓琛下了车,傅裕笙原本想要把车开区停车场,可恰巧看到萧梓琛搂着墨雨柔,他立刻开门跳下了车。</p>“把车开去停车场。”</p>傅裕笙看到一个保安,直接说道,然后朝着墨雨柔那边跑了过去。</p>“小心,你还好吧!”</p>可能是太担心赵珂尔了,下车没走两步,墨雨柔忽然腿软,一个踉跄,好在萧梓琛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p>萧梓琛搂着墨雨柔的腰,等她站稳后,也没有松开手,而是关心的问了句。</p>“谢谢,我没事。”</p>墨雨柔感受到腰际的力量,道了声谢,然后往边上让了些,离开了萧梓琛,继续朝着急诊室走去。</p>萧梓琛看着墨雨柔离去的背影,眼眸微暗,正准备跟过去,傅裕笙走到了他的身旁。</p>“梓琛,你可真够卑鄙的,说好的公平竞争呢。”</p>当了一路的司机,刚才还看到这家伙占墨雨柔便宜,傅裕笙以前真是小瞧了萧梓琛了。</p>谁知萧梓琛并不以为意,撇了撇嘴,说道。</p>“我不过是扶了一下雨柔,这和公平竞争有何关系,裕笙,你是不是输不起啊。”</p>萧梓琛一脸挑衅的说道,说完,便转身追着墨雨柔离开了。</p>傅裕笙咬牙切齿,一脸愤怒的抱怨了一句。</p>“卑鄙,无耻,萧梓琛,你可真是毫无底线啊。”</p>傅裕笙骂骂咧咧的朝着急诊室也走了过去。</p>“珂尔怎么样了?”</p>墨雨柔走到急诊室外,看到庄君泽和骆明轩都站在门口,急忙跑过去询问。</p>庄君泽摇了摇头。</p>“不清楚,医生还在里面抢救,你先别急,听珂尔说你身体不是很好,去一旁坐着吧。”</p>说着,庄君泽便扶着墨雨柔走去一旁的休息椅,这一幕正好让赶过来的萧梓琛和傅裕笙看到,萧梓琛一个箭步跑了过去,直接分开了庄君泽和墨雨柔,还一脸淡定的说道。</p>“今晚谢谢你了,不知阁下怎么称呼。”</p>看似神色从容,可萧梓琛的眼底充满的警惕和提防,就好像有什么人觊觎了他的宝贝似的。</p>傅裕笙朝这边瞥了一眼,虽然很想过去,可想了想,还是先去了急诊室。</p>“庄君泽,雨柔和珂尔的同学,萧总,久仰大名。”</p>庄君泽不卑不亢的伸手介绍道,神情淡然,并没有因为萧梓琛刚才的唐突生气。</p>“庄君泽?斯福集团亚洲区ceo,没想到庄总居然是雨柔的同学,真是年轻有为啊,久仰了。”</p>萧梓琛额庄君泽握了一下手,心里微微一震,倒是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是斯福集团的少东,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了。</p>斯福集团,沙特唯一一个外企石油公司,有了五六十年的历史,如今在中东有三个自己的油田,资产千亿,世界前一百强公司。</p>“萧总客气了,家族生意罢了,不比萧总,仅用两年时间让远洋集团扭亏为盈,如今更是国内前几的跨领域大集团,萧总的能力在下望尘莫及。”</p>两个男人这个时候倒是相互恭维了起来。</p>这时,谁也没有发现骆明轩从进来后就一直站在急诊室门口,眼中的担忧无所遁形,目光始终盯着急诊室那扇紧闭的门,只要有护士从里面出来,他都安耐不住想要上前。</p>萧梓琛和庄君泽一番客套后,便在墨雨柔的身旁坐了下来。</p>“刚才你们提到的那位曲伟可是洛城曲家的小少爷。”</p>萧梓琛坐下后,便开口问道,刚才孟丹的话萧梓琛可是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p>墨雨柔并没察觉有任何异样,点了点头,回了句。</p>“嗯,你问这个干吗?”</p>“没什么,随口问问?”</p>萧梓琛回答的很平淡,可他说话间,眼底闪过一丝冷光,令人寒毛直竖。</p>一旁的庄君泽一直观察着萧梓琛,在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恨意后,只装做什么都不知道。</p>“墨小姐,能和我说说赵珂尔是怎么受的伤吗?”</p>这时,骆明轩听到萧梓琛提起曲伟,也走了过来,表情复杂的开了口。</p>墨雨柔有些诧异,抬头看向骆明轩,有些疑惑。</p>这位骆少似乎和赵珂尔并不熟识,怎么也开始关心起赵珂尔的事情了,而且她刚才似乎在这个男人的眼里看到了一抹愤怒的眸光。</p>墨雨柔想了想,之后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结束的时候,看着骆明轩问了句。</p>“骆少,你和珂尔很熟吗?”</p>墨雨柔心里实在好奇,因为骆明轩刚才表现出来的紧张和愤怒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反应。</p>骆明轩愣了一下,随即回了句。</p>“算是吧。”</p>骆明轩似乎不想解释太多,墨雨柔也能看出来,便也没有继续追问。</p>正好这时傅裕笙从急诊室走了出来,几个人全都起身走了过去。</p>“裕笙哥,珂尔怎么样了?”</p>墨雨柔直接冲到了傅裕笙的面前,一脸的紧张。</p>“她没事,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在医院观察四十八小时,没有头晕恶心就可以出院了,她已经醒了,一会儿就推出来。”</p>傅裕笙的话刚说完,赵珂尔就被护士推了出来。</p>坐在轮椅上,挂着点滴,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精神还不错。</p>赵珂尔一出来,看到门口围了四五个人,倒是有些受宠若惊。</p>墨雨柔立刻走过去,看着赵珂尔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自责不已。</p>“珂尔,你吓死我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向你家里人交代啊!哎呀,我都忘了通知你爸妈了。”</p>墨雨柔刚才太紧张了,赵珂尔出了这么大的事,必须要通知她的家人。</p>说着,墨雨柔便掏出了手机,可还没找到电话号码,就被赵珂尔一把抢了过去。</p>“别,不就磕破点皮吗?别大惊小怪的,他们还不知道我回来呢。”</p>赵珂尔一脸心虚的说道,墨雨柔可不依,这都伤成这样了,总该和家里知会一声。</p>“珂尔,可是你都……”</p>“好了,好了,我真没什么事?我现在还能去找曲伟那小瘪三算账呢,居然敢暗算姑奶奶我,算什么男人,我非得废了他,看他以后还怎么调戏女人。”</p>赵珂尔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猥琐男暗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着,便想从轮椅上站起来。</p>“坐着别动,没看到手上还扎着针吗?”</p>这时,骆明轩一把按住了赵珂尔,然后从护士手里接过轮椅,问道。</p>“病房在哪儿?”</p>护士看了眼骆明轩,然后领着他们去了病房。</p>墨雨柔,萧梓琛,傅裕笙,庄君泽看着骆明轩离去的背影,一脸茫然,这两个人怎么回事?</p>“这是什么情况?雨柔,珂尔和明轩认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