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129、倒霉的曲家</p>早上七点半,赵珂尔悠哉悠哉的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调着电视频道,忽然,电视里出现了曲伟的照片,赵珂尔便放下了遥控器。</p>“据本台记者现场报道,早上五点半,在新河街垃圾回收站,有晨跑的市民发现了全身被脱光了扔在垃圾站旁边的本新闻的主人公。目前该位男性市民身份已核实,是洛城智诚贸易的总经理,曲家大少曲伟,曲先生被发现时,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身上多处伤痕,目前已送至附近医院救治。据医院现场记者报道,曲先生暂无大碍,对于出现在垃圾站附近也可能与他宿醉有关,目前事情还在作进一步调查,本台记者会做现场跟踪报道。”</p>“我靠,这是谁啊,真解气,姑奶奶我还没出手,这家伙就变成了这熊样了。”</p>赵珂尔一看这新闻,直接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本来她还准备等自己出院了在慢慢收拾那个混蛋,现在看来,倒是省了她一些时间了。</p>接下来,新闻里又播出一则新闻。</p>“今天洛城几大纸质媒体都收到匿名信件,信件内容都是关于曲家智诚贸易这两年偷税漏税的证据,其中还有智诚贸易参与走私的一些隐秘内容。对于这一系列事件,如今洛城有关部门已经展开调查,如果这些内容查证属实,那智诚贸易会面临破产危机,而作为智诚贸易的法人,还要面临刑事诉讼。后续进展,本台记者会做追踪报道,敬请关注本台后续消息。”</p>“我去,谁啊,动作这么快?居然连这些事都能挖出来。”</p>赵珂尔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报道,一边自言自语着,脸上挂着浓浓的喜悦之意。</p>“在看什么呢,我都敲了这么久的门也不见有反应。”</p>这时,傅裕笙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赵珂尔坐在床上傻乐,好奇的问道。</p>“裕笙哥啊,你快来看,你说这是谁干的啊,难不成是雨柔帮我出气了。”</p>赵珂尔一看是傅裕笙,立刻兴奋的叫他看新闻。</p>傅裕笙刚才在外面已经看了,其实他也很好奇,但他觉得这不会是墨雨柔做的,毕竟找人教训曲伟这种事,不像是墨雨柔会做出的事情。</p>“不知道,不过雨柔不会用这么粗鲁的手段对付曲伟。”</p>“那这智诚贸易的事情呢,会不会是她?”</p>赵珂尔又问道。</p>“这个我就不确定了,倒是挺像雨柔的处事习惯,你要是好奇,待会儿等雨柔来了问问她不就知道了。”</p>“那必须的啊。”</p>之后,赵珂尔又调了几个频道,几乎都在报道这起事件。</p>早上八点半,墨雨柔和吴妈拎了三四个袋子来到了医院,赵珂尔早就醒了,此时正悠哉悠哉的靠在床上看电视,傅裕笙刚过来给她检查完身体,没什么大碍,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要在医院再住一晚。</p>“珂尔,感觉怎么样啊,昨晚睡得还好吗?”</p>墨雨柔推门走了进来,见赵珂尔醒了,关心的问了句。</p>“很好啊,一觉睡到大天亮,我可是在非洲生活过三年的人,比起那里,这里的条件可是要好的很多,让我瞧瞧,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p>赵珂尔早就闻到了香味,直接下了床。</p>吴妈一看,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过去扶着。</p>“珂尔小姐,你快躺好,别下来了,我给你端过来。”</p>瞧着吴妈一脸紧张的模样,赵珂尔咯咯一笑,索性在地上蹦了两下。</p>“吴妈,我没事,就擦破了点皮,你别紧张。”</p>“还没事呢,看着脑袋,包的像个粽子似的,这要是让赵先生和赵夫人知道了,得怪我没照顾好你了。”</p>吴妈一边说着,已经伸手扶着赵珂尔重新躺回了床上。</p>赵珂尔一听,立刻幽怨的看向了墨雨柔。</p>“雨柔,你帮我劝劝吴妈,你看她说的什么话呢,我可是成年人了,我爸妈怎么会责怪她呢。”</p>“你给我躺好,你都知道自己成年了,怎么还那么冲动,要是你真出了什么事,你说我该怎么办?还好没有伤到脸。”</p>墨雨柔表情严肃的说道,赵珂尔毕竟住在她那里,而且昨晚也是为了她出的头,如果真出了事,她真的是难辞其咎。</p>见墨雨柔也不帮自己,赵珂尔撅了噘嘴,然后拽着墨雨柔的衣角,态度软了下来。</p>“好了好了,雨柔你就别生气了,昨天我不也是喝了点酒嘛!不然,就曲伟那猥琐的鬼东西,也能伤的了我。”</p>她们两个人,赵珂尔一直是那个强势的人,如今见赵珂尔服软了,墨雨柔也就没那么生气了,从旁边把餐桌推了过来,然后把热乎的早餐一一拿了出来。</p>“知道你厉害,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就算你为我打抱不平,但也要以确保自己的安全为前提,吃早餐吧!今天都是你爱吃的。”</p>“哇哦,水晶虾饺,云吞,鸳鸯奶茶,海鲜粥,吴妈,这你得几点起床准备啊!我怎么觉得我这次受伤还伤对了呢。”</p>经典的南方早点,赵家原本是南方人,后来因为工作定居在了洛城,不过饮食还是按照的南方人的口味,不过赵珂尔已经三年多没回家了,所以很少吃到这么地道的早点。</p>“珂尔小姐,胡说什么呢,你要想吃,以后吴妈天天做给你吃。”</p>吴妈给赵珂尔盛了一晚海鲜粥,说道。</p>“小姐,这是素云吞,你也吃一点。”</p>墨雨柔早上也没来得及吃饭,便和吴妈来了医院,吴妈也没忘记准备墨雨柔的早餐,之后,三个人在病房里热热闹闹的吃起了早餐。</p>“哦,对了,雨柔,我正好有件事要问你,那个智诚贸易的事情,是你做的吗?”</p>赵珂尔吃过早餐,想起早上看到的新闻,好奇的问道。</p>墨雨柔正在收拾餐盘,听到赵珂尔的话,一脸疑惑,反问道。</p>“智诚贸易?什么事啊?”</p>见墨雨柔一脸不解,赵珂尔心里便更加好奇了,难道真的不是墨雨柔做的,可除了墨雨柔,还能有谁呢。</p>“曲伟他家的公司啊,你没看今天早上的新闻吗?有人给洛城好多杂志社送去了匿名信件,举报智诚贸易偷税扣税和非法走私。对了,那个曲伟,今天早上被人在一个垃圾站发现了,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而且还被人狠揍了一顿,这些你都不知道?”</p>赵珂尔以为墨雨柔是想瞒着她,所以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盯着墨雨柔的脸,生怕错过一丝表情。</p>墨雨柔听到这些,一脸震惊,然后摇着头回答道。</p>“真不是我,不过我早上来之前给江玉承打了电话,耀华下面的一个分公司和智诚贸易有合作,我让江助理准备解约合同了。不过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那耀华要解约就不必付赔偿金了,说不定还能追究他们对耀华造成的损失。”</p>墨雨柔一脸淡然的说道。</p>这时,赵珂尔却是无比的激动,拽着墨雨柔的手兴奋的说道。</p>“你怎么能这么冷静啊,难道你就不好奇这件事是谁干的吗?还是说曲家得罪了哪个了不起的大人物?”</p>“这谁知道呢,只能说曲伟平日里太嚣张,现在遭到报应了呗!”</p>墨雨柔说着,心里倒是闪现过一个人的名字,可是她又不太确定,毕竟那个人和赵珂尔的关系,她也不是很了解。</p>赵珂尔还在那愤懑不乐,拍着被子抱怨着。</p>“便宜那小子了,本来姑奶奶我还打算等出院了亲自收拾那家伙,敢背后阴人,我就得让他尝尝背后阴人的下场。”</p>赵珂尔有些失望,她是属于那种有仇必报的人,不过如果曲家真的犯了事,那她就不太好出手了,这倒是有些憋屈了。</p>一旁的墨雨柔听着赵珂尔咋咋呼呼的抱怨,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p>“行了,反正那家伙都遭到报应了,省的你出手,难道不好吗,还有啊,今天都腊月二十八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还有你头上的伤,怕是也瞒不了,要不就通知你爸妈吧!”</p>赵珂尔赖在墨雨柔这最多也就还能来个两天,年三十晚上肯定是要回去的,可现在她脑袋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根本不可能瞒过去。</p>赵珂尔嘴里包了个虾饺,听了墨雨柔的话,并没着急回答,慢慢吃完,又喝了口奶茶,才开了口。</p>“我都想好了,这纱布过两天就能拆了,到时候我买一顶假发带上,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对了,我想好了,在家里最多待到年初三,雨柔,你想好什么时候回英国了吗?到时候我正好有借口离开。”</p>为了逃避家里安排的相亲,赵珂尔也是费尽脑汁了。</p>听到赵珂尔提到回英国的事,墨雨柔端着碗的手顿了顿,眼底略过一抹几不可查的情绪,然后开口回了句。</p>“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吧!”</p>赵珂尔和吴妈谁也没有察觉到墨雨柔的异样。</p>“对了,雨柔,明天的慈善晚宴你要参加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