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127、你可真健忘啊</p>傅裕笙一脸惊讶,难道万年单身汉也开窍了。</p>他们四个人,郁景州身边女人是一个接着一个,萧梓琛离婚后也就姜沫夭一人,至于他,还在苦苦等着墨雨柔,而骆明轩好像身边就从未出现过异性生物。</p>“我哪知道,还想问你们呢,你们不是骆明轩的朋友吗?”</p>墨雨柔也是一脸懵逼,赵珂尔回来这么多天,也没听她提起过骆明轩啊。</p>“雨柔,你不也是珂尔的闺蜜吗?”</p>“有趣的灵魂?”</p>墨雨柔忽然想到前几天赵珂尔聊到的,难道骆明轩就是赵珂尔口中那个有趣的灵魂,真要是这样,那这世界也太小了吧,兜兜转转都绕不住这个圈子了。</p>“雨柔,什么有趣的灵魂,你是不是知道什么?”</p>傅裕笙借机走了过来,直接搂住墨雨柔的肩膀,兴致勃勃的问道。</p>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冷厉的声音。一秒记住http://</p>“让让。”</p>墨雨柔下意识的推了一下傅裕笙,然后就看到萧梓琛阴沉着脸从他们中间走过,走了两步,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墨雨柔,说道。</p>“你不去看她。”</p>墨雨柔一听,便起身往赵珂尔的病房走了去。</p>庄君泽看了看傅裕笙和萧梓琛,然后跟着墨雨柔离开了。</p>“萧梓琛,你过分了啊!”</p>“男女授受不亲,注意分寸。”</p>萧梓琛一脸凌然的说道。</p>“我靠,梓琛,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刚才你不也搂了雨柔嘛!”</p>傅裕笙算是重新认识萧梓琛了,这男人,可真够无耻的。</p>听到傅裕笙的话,萧梓琛依旧一脸淡定,双手插袋,瞟了眼傅裕笙,悠悠然开了口。</p>“我刚才是扶她,你这是趁机占雨柔便宜,能一样吗?傅裕笙,别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猥琐。”</p>说完,萧梓琛大步离开了急诊室门口。</p>傅裕笙被气得深吸一口气,看着萧梓琛离开的背影,咬着牙骂道。</p>“我靠,究竟谁猥琐了,你想这么玩是吗?我奉陪。”</p>说着,傅裕笙也骂骂咧咧的走去了病房。</p>病房里,护士领着骆明轩到了这就离开了,骆明轩推着轮椅进了病房,看了眼,还算干净,然后看着轮椅上的赵珂尔,随即一弯腰,直接把赵珂尔从轮椅上抱了起来。</p>“骆明轩,你给我放下,老娘伤的是脑袋,又不是腿,能走。”</p>赵珂尔没想到骆明轩会抱她,一下子紧张的叫了起来,一边说,一边在骆明轩的怀里挣扎。</p>“安静一点,伤到脑子可不能大意,小心留下后遗症。”</p>比起赵珂尔的粗鲁,骆明轩显得格外的绅士温柔,声音也轻柔了几分。</p>说话间,骆明轩已经抱着赵珂尔来到了床边,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了床上,还给她盖好了被子。</p>“裕笙说了,你要多休息。”</p>骆明轩又开口了。</p>“行了行了,什么都是裕笙说,骆明轩,别忘了,我也是医生。”</p>赵珂尔不耐烦的说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这么多事,还碰到了不想见的人,这同学会,早知道就不参加了。</p>骆明轩没理会赵珂尔,从旁边搬了把椅子放在床边,坐下,翘起腿,双手环胸,眸光微变,一脸戏谑的看着赵珂尔,幽幽的说道。</p>“对哦,我都忘了你也是医生,王可儿?我竟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名字叫赵珂尔呢,那不知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呢。”</p>骆明轩意味深长的看着赵珂尔,私有怒意,又有些兴奋,更多的是一脸玩味的笑意。</p>赵珂尔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骆明轩,而且还被骆明轩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下她怕是要麻烦了。</p>赵珂尔尴尬的笑了笑,用来缓解自己的心虚。</p>“呵呵,骆少,都行,你想怎么称呼都行,名字嘛,就是一个符号罢了,那个今晚多谢骆少了,我这也没什么事,就不留骆少了,骆少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p>“哦,赵小姐这么快就想赶我走啊,怎么,见到我紧张了?”</p>骆明轩没想到这个时候赵珂尔居然赶他走,心里一股火往上涌,脸上挂着一丝不达心底的笑,冷幽幽的说道。</p>赵珂尔一听,有些紧张,更是心虚的不甘对上骆明轩的眼眸。</p>骆明轩是那种长相俊俏的美男子,总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暖意,尤其是那双清澈真诚的眼眸,会让见到他的人都卸下心房,不自觉的产生好感。</p>可这双清澈的眼眸在赵珂尔看来,却是透着狡黠,诡谲,算计,令人望而生畏,让人不敢直视。</p>“骆少,你在说什么呢,我干嘛紧张,我没紧张,呵呵。”</p>赵珂尔又用笑声隐藏自己的心虚。</p>骆明轩此时放下手,身体突的往前倾,脸几乎贴在了赵珂尔的耳畔。</p>赵珂尔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下意识往旁边缩,一脸的警惕。</p>“赵小姐,你可真健忘啊,需不需要我提醒你啊!嗯?”</p>“那个,我,骆少,我们……”</p>面前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当初只是想借点东西,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那么不好惹,之后怎么甩也甩不掉,要不是她一开始留了个心眼没有告诉骆明轩真是身份,怕是早就被这家伙找到了。</p>可这世界也真是太小了吧,当初在那种偏僻小国遇到,赵珂尔怎么也没想到骆明轩也是洛城人,还是位和萧梓琛,傅裕笙那么熟的人,难怪当初自己一听到骆明轩的名字时觉得那么耳熟,也怪自己没调查清楚。</p>现在好了,被这个男人找到了,赵珂尔一想到在国外发生的一些事情,整个人紧张的缩在被子里。</p>“抱歉,打扰了。”</p>就在这时,庄君泽出现在了门口,不过他的表情有些怪异,或者说是震惊。</p>从门口看过来,骆明轩和赵珂尔的姿势格外暧昧,庄君泽见状,当然会想入非非,再加上昨晚这位骆少反常的反应,他立刻脑补了各种画面,顿时一脸尴尬的转过了身。</p>赵珂尔一听到声音,就像是得到了解脱,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下意识的推开了骆明轩,立刻抬起头,对着门口的庄君泽喊道。</p>“君泽,你误会了,刚才眼睛里进了灰尘,骆少只是帮我看一下眼睛,没别的。你进来吧,雨柔呢。”</p>赵珂尔这提高嗓音的解释倒更像是一种掩饰,庄君泽转过身的时候,骆明轩已经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一脸淡然,没有一丝的尴尬。</p>不过在赵珂尔解释的时候,骆明轩嘴角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眼底闪过一丝晦涩不明的流光。</p>庄君泽走了进来,正准备回答赵珂尔的问题,墨雨柔和萧梓琛从门口走了进来。</p>雨柔直接走到了赵珂尔的床边,看了眼骆明轩,骆明轩这时也正好站起来,把刚才的椅子给了墨雨柔,还客气的说了句。</p>“墨小姐,请坐。”</p>墨雨柔和骆明轩并没有太多交集,有些生疏,见骆明轩这么客气,她道了声谢,便坐了下来。</p>“珂尔,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你今天真的是要吓死我了,以后别那么冲动,那个曲伟也没怎么着,不似也被我扇了一巴掌了吗?”</p>墨雨柔到现在都有些后怕,她是看着那个酒瓶摔在了赵珂尔的头上,当时整个人灵魂都要出窍了。</p>“哎呀,我没事,我自己也是医生,什么情况很清楚,你就别再自责了,那个曲伟以前就不是好东西,没想到现在这么狂妄,等姑奶奶我好了,一定要报今晚之仇。”</p>赵珂尔完全没有听进墨雨柔的话,心里还想着什么时候去找曲伟算账呢。</p>“行了行了,你就安心养伤吧,曲伟的事情,我来处理。”</p>事情由她而起,就算赵珂尔不追究了,墨雨柔也会有所动作。</p>说完这些,墨雨柔看了看时间,这么一折腾,居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她看着骆明轩萧梓琛他们,开口道。</p>“时间不早了,诸位请回吧!”</p>之后,墨雨柔又看向了庄君泽,他的衣服上全是赵珂尔的血。</p>“君泽,你也回去吧,衣服都脏了,今晚谢谢你了。”</p>“嗨,我们关系这么好,用不着说谢,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们。”</p>庄君泽说完,便离开了病房,墨雨柔将他送到了门口这才走回来,一看骆明轩,傅裕笙,萧梓琛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p>墨雨柔皱了皱眉,看着面前的三个男人,说道。</p>“三位,你们是打算留在这吗?”</p>“雨柔,你昨天才受伤,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你衣服也脏了。”</p>萧梓琛站了起来,先开了口。</p>“对,雨柔,你身体还没回复,不能熬夜,这边我安排了护士,珂尔也没什么事,你还是先回去吧!”</p>傅裕笙也开了口。</p>墨雨柔看了看傅裕笙,又看了看萧梓琛,还有些不放心的看向了赵珂尔。</p>“我没事,你还是听他们的,赶紧回去吧!不要忘了,你现在不能熬夜。”</p>赵珂尔的确没什么事,只不过是流了些血,睡一觉就好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