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167、离开洛城</p>墨雨柔这么一说,张雅妮微微一怔,脸上染上一次惧意,她知道墨雨柔并不是说说而已,虽说墨雨柔这一年基本都在国外,但以墨雨柔的实力,只要想,的确能做到。</p>张雅妮顿时表情一变,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墨雨柔,说话的语气都变了。</p>“雨柔,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么多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嫁入墨家二十年,我也没亏待你啊。”</p>墨雨柔一听,冷冷一笑,看来张雅妮是在和她打感情牌了,可她们之间最不存在的就是感情了。</p>“张雅妮,你这样不累吗?不亏待我,不过是你博得我父亲欢心的方式之一,你也说你嫁进来二十年了。一开始,我好想也叫过你母亲,可知道为什么后来我再也没叫过你吗?其实我还挺佩服你的,这么多年,一直演的很好,可惜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娘两要说悄悄话也该看看周围有没有别人啊。”</p>墨雨柔脸上除了冷意,没有任何的情绪,过去的回忆一点点的涌现。</p>张雅妮嫁给她父亲的时候墨雨柔还小,当时什么都不懂,觉得张雅妮对她还不错,便也叫她母亲。</p>可这样的称呼在墨雨柔十三岁那一年彻底的变了,只因为墨雨柔不小心听到了张雅妮对墨雨珊说的一些话。</p>墨雨柔现在提到这些的时候,心里还是觉得悲伤,毕竟当初自己真的把张雅妮当做是母亲来对待,可终究这个女人从未把自己当女儿一样疼爱,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些母爱,不过是为了做给她父亲看。</p>张雅妮听到这些,脸色有些泛白,眼神慌乱,其实这些年她也一直不明白,怎么忽然有一天墨雨柔对她越来越疏远。</p>看到张雅妮此时的表情,墨雨柔冷冷一笑,继续说道。</p>“雨珊啊,别哭,你和弟弟才是妈妈的孩子,那个墨雨柔不过是没娘疼的杂种,我们只有表面对她好了,以后她才不会和我们抢家里的东西,以后爹地的一切都是你和弟弟的,知道吗?”</p>墨雨柔幽幽的说完这段话,抬头蔑视的看着张雅妮,又继续说道。</p>“张雅妮,真没想到你这么会演戏,我和父亲都被你表面的慈祥给欺骗了,可惜了,我还是看到了你的真面目。不过我也替你听可惜的,做了我父亲二十年的夫妻,到头来只不过分到了一些房产现金,你再怎么努力,终究抵不过我母亲在我父亲心里的分量,你不觉得可笑吗?”</p>“够了,墨雨柔,你和你父亲一样可恶,我辛辛苦苦伺候了他二十年,最后我得到了什么,居然比不过一个死人。”</p>张雅妮心里也不甘,当初自己处心积虑的接近墨振业,不就是看上他富可敌国的资产,可最后呢,自己却成了一个笑话,就算过去了一年,她还是那些富豪太太眼中的笑话。</p>听到张雅妮提到自己的母亲,墨雨柔脸色一沉,声音也有些尖锐了。</p>“张雅妮,你不配和我母亲相提并论,你不过是一个靠身体上位的女人,或许从一开始,我父亲就看穿了你的图谋,这二十年来,我父亲不过是把你当成暖床的生育工具。”</p>只要是涉及到墨雨柔的母亲,就等于触碰了她的逆鳞,墨雨柔说出了她认为的最恶毒的话,而这样的话也彻底的激怒了张雅妮。</p>张雅妮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也不管吴妈手里还拿着高尔夫球杆,疯了似的朝墨雨柔这边冲了过来,吴妈见状,一杆挥了过去,直接打在了张雅妮的胳膊上。</p>此时,门铃响了,墨雨柔听到,立刻冲出客厅,去开了门。</p>“墨董,你没事吧。”</p>江玉承和司机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一脸紧张的看着墨雨柔,刚才墨雨柔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就是给他们打电话的。</p>“墨雨柔,看我不撕烂你的嘴。”</p>张雅妮见墨雨柔跑开,不顾手臂的疼痛,转身跑向门口。</p>江玉承一看,直接一个反手,将张雅妮死死的压在了墙上,张雅妮顿时疼的哇哇叫。</p>“墨董,要不要报警?”</p>江玉承一手压着张雅妮,一边问墨雨柔。</p>墨雨柔看了眼张雅妮,冷冷的说道。</p>“这件事交给你处理,总之以后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p>说完,又看向了一旁的司机,说道。</p>“去把行李搬上车,我们现在去机场。”</p>江玉承一听,微微一愣,随后把张雅妮交给了那两个保镖,然后跟着墨雨柔走回了公寓。</p>“墨董,你要去哪儿?”</p>“离开洛城几天,去见个人。”</p>墨雨柔并没有说要去哪儿,可江玉承却想到了。</p>“墨董,你是不是要去中东?”</p>墨雨柔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司机去拿行李,江玉承急忙追了上去。</p>“墨董,我陪你一起去。”</p>“不必了,我已经和楚风联系过了,他会去机场接我,过两天春节假期就要结束了,那个监控安防这一块你和明浩哲要盯紧一点,必要的时候,可以联系一下赵嘉辰,我已经打过招呼了。”</p>说着,墨雨柔已经走出了公寓,至于张雅妮,已经让那两个保镖押走了,至于去了哪儿,墨雨柔并未过问,相信江玉承会处理的很好。</p>江玉承见墨雨柔这么坚定,虽然有些担心,但也没有在劝说。</p>江玉承和司机一直把墨雨柔送到了机场,看着墨雨柔上了飞机这才离开了机场。</p>恒生医院,晚上七点半左右,萧摩雄的手术已经持续了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对于萧梓琛和卢雅珍来说都是一场煎熬,两个人一直在手术室外,他们从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的慢。</p>终于,在快要八点的时候,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傅裕笙从里面走了出来,额头冒着细汗,一脸的倦容。</p>“裕笙,手术怎么样了?”</p>手术室的灯一灭,萧梓琛便来到了手术室门口,傅裕笙一出现,他便开口问道。</p>“手术很顺利,血块清理的非常干净,算是成功,不过萧伯父还得在监护室观察一段时间,等各项数据稳定了才能进普通病房。你们也累了一天了,待会儿在门口看一眼也就回去吧,这边我会让护士盯紧一点,有什么事会立刻通知你们。”</p>说着,傅裕笙扭了扭脖子,站了八个多小时,对谁都是一种体能上的考验。</p>萧梓琛也知道傅裕笙很累了,既然手术顺利,他也就放心了,对着傅裕笙说道。</p>“辛苦了,改天一起吃饭,你赶紧去休息吧。”</p>说完,萧梓琛带着卢雅珍去了重症监护室,不过他们也只能在外面远远的看一眼。</p>“妈,我先送你回去,等爸出了监护室,还需要你照顾。”</p>在监护室外看了一会儿,萧梓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p>刚才两个人都担心手术有风险,一直在手术室外等着,家里送来的饭菜也没吃几口。</p>“梓琛,我们都走了,真的没关系吗?要不我还是留下来吧,万一有什么事护士也方便找到我们。”</p>卢雅珍还是很不放心,扒在监护室外的门口,目光一直盯着病房里那张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的萧摩雄,不舍离开。</p>萧梓琛见状,只能过去扶着卢雅珍往外走。</p>“妈,刚才裕笙都说了,这边有护士看着,没关系的,今晚就住在市中心的公寓里,离医院也不远,有什么事一会儿就能赶到。你看看你的脸色,别让我担心了,妈。”</p>萧梓琛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卢雅珍离开了监护室,之后开车带着卢雅珍去了恒生医院附近的一套公寓。</p>御庭湾那边的公寓年前已经过户给了姜沫夭,这段时间萧梓琛都住在这套新的公寓里,而这个公寓离墨雨柔住的华庭名苑步行也就十多分钟。</p>萧梓琛把卢雅珍送回了公寓,公寓已经很多天没住人了,冰箱里什么都没有,萧梓琛便又开车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些吃得。</p>回来的时候,萧梓琛鬼使神差的绕道去了华庭名苑,车子停在了墨雨柔所住的那栋楼下。</p>推门,下车,走进了楼栋,可下一秒,萧梓琛又从楼栋里走了出来,靠在车旁,抬头看着墨雨柔所住的那一层。</p>客厅里,亮着灯,萧梓琛犹豫了很久,最终也没有上楼,而是在楼下抽了一支烟,之后上车便回了自己的公寓。</p>“不是去买东西吗,怎么去了这么久?”</p>一回到公寓,卢雅珍都已经洗了个澡,看了看时间,萧梓琛居然出去了一个多小时。</p>萧梓琛把东西拎到了厨房,一边整理,一边说道。</p>“路上堵车,妈,时间不早了,我就买了点速食,你看看想吃什么,热一下就行了。”</p>萧梓琛随便找了个借口,然后把话题扯开了。</p>卢雅珍一脸疑惑,又看了看时间,这都晚上十点多了,怎么还堵车,不过她没有在追问,拿了份吃得放进了微波炉,之后见萧梓琛一脸心事的站在旁边,想了想,开口道。</p>“在想雨柔吗?想她就给她打个电话,就说你爸的手术很顺利。”</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