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140、回击</p>郁景州身体微僵,转过身,看向姜沫夭,此时的姜沫夭也站了起来,正朝着他这边走来。</p>“沫沫,你……”</p>显然,郁景州想多了,或者说他一直希望这件事发生,可下一秒,姜沫夭的话彻底的唤醒了他。</p>“景州,你被误会,我今天只是不想一个人守着这空旷的房子,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好不好,这么大的洛城市,我现在只能找你陪我了。”</p>说到后面,姜沫夭的脸上露出浓烈的悲伤。</p>郁景州心里有些失落,可转念一想,如果此时姜沫夭想要和他发生什么,他未必会开心。</p>望着姜沫夭那满含期待的眼神,郁景州几经犹豫,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p>耀华大楼,最顶层还亮着灯,集团总裁明浩哲,公司市场拓展部的几位负责人,耀华安防的负责人此时全都聚集在了会议室。</p>在会议室最中间的位置,许久未露面的墨雨柔一脸严肃的坐在那,身上穿的是刚换的一套职业装,江江玉承坐在她的旁边。</p>“这么晚让诸位来公司,我只说一件事,希望诸位在两天时间内,出一份针对洛城全城安防监控系统的详细的企划书,包括所有的成本,盈利。”</p>墨雨柔开门见山,本来她不需要这么急的,可再过两天就是新年,公司都会房价,所以她才连夜来了公司。</p>会议室里所有的人听了,都是一脸惊讶,因为郁家的原因,墨振业在世时就说过,耀华安防不必抢占洛城的监控设备市场,这个规矩十多年都没有打破。</p>如今墨雨柔这么紧急的召开会议,就这么打破上一任董事长定下的规矩,而且郁家是什么身份,洛城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清楚,基本都不会和郁家对着干,在场的人一个个都一脸的疑惑。</p>“墨董,洛城的安防监控系统基本是由郁家的艾科集团垄断,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惹怒他们。”</p>作为集团总裁,有必要提醒董事长这么做的利害关系,明浩哲既疑惑又惊讶。</p>墨雨柔听了,只是淡淡一笑,说了句。</p>“明天过后,他郁家就垄断不了了。”</p>“墨董,你这是什么意思?”</p>众人听了,全都一愣,明浩哲更是直接开口询问。</p>墨雨柔并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说道。</p>“这些你们都不用管,我现在要求你们两天时间内完成企划案,至于利润,控制在十个点就行了。”</p>一般这个行业的利润点都是在百分之十五左右,大一点的公司可能还会高一点,但最低也都在百分之十二左右,墨雨柔说出的这个利润点已经超出该行业的底线了,可以看出,墨雨柔这次是抱着彻底和郁家撕破脸的想法了。</p>众人一听,又是一脸惊愕,他们全都看向了明浩哲,可明浩哲也不太清楚墨雨柔的想法,只能把目光落在了江玉承的身上。</p>江玉承接收到了明浩哲投来的目光,随后看了眼墨雨柔,见墨雨柔并没有想要解释的想法,他便开了口。</p>“时间也不早了,那大家就按照墨董说的那几点准备企划书吧,这两天就辛苦各位了。”</p>江玉承一说完,墨雨柔便站了起来。</p>“这几天辛苦大家了,等这件事落实后,给各位发个大红包。”</p>说完,墨雨柔便离开了会议室,江玉承紧跟其后,一直陪墨雨柔走到楼下。</p>“江助理,不用送了,这几天要辛苦你和明总了,我先回去了。”</p>司机就在门口等着墨雨柔,墨雨柔也不想在耽误江玉承时间了,相信楼上那些人还在等着江玉承给他们解惑答疑呢。</p>“那墨董慢走。”</p>江玉承帮墨雨柔开了车门,一直等墨雨柔的车汇入远处的街道车流当中,他才又上了顶楼。</p>江玉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把墨雨柔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大家一听,便全都充满了斗志。</p>别看墨雨柔这一年很少在公司露面,可她在公司里面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这一年,墨雨柔一直充当着幕后军师,很多的重大的项目都是墨雨柔亲自指挥,这一年耀华的业绩也是翻了一番。</p>如今听到他们的董事长差点丢了性命,而那个凶手居然一点事都没有,他们顿时各个愤愤不平,话愤怒为动力,耀华大楼顶层的灯,一直亮到凌晨。</p>墨雨柔回到华庭名苑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了,下了车,刚走两步,就看到不远处一辆车上下来了个人。</p>路边的路灯被树木遮挡着,周围几乎一片漆黑,墨雨柔根本看不清来人面容。</p>一步两步,那人慢慢朝着墨雨柔这边走来,直到站在了墨雨柔面前,她才看清来人。</p>“萧梓琛?你怎么在这?”</p>明明在警局的时候萧梓琛先行离开,怎么他又出现在了这里。</p>“刚才在附近吃宵夜,便打包了一份,给你送过来。”</p>说着,萧梓琛把手里的袋子递到了墨雨柔的面前,还真是她家附近的一个夜宵店,不过这家店很多东西都有荤腥,墨雨柔并不能吃。</p>萧梓琛似乎看出了墨雨柔的犹豫,又补充了句。</p>“放心,我让店里准备的是素食夜宵,低脂少油的,你应该一晚上都没吃东西吧,拿上去吃吧。”</p>面对萧梓琛突然这么的体贴细致,墨雨柔倒是有些不习惯了,以前可都是她对萧梓琛做这些事的,不过萧梓琛每次都不领情。</p>墨雨柔未动分毫,她不知道该不该接,接了,会不会给萧梓琛错误的信号。</p>“你拿着吧!放心,我不会多想,我只是听吴妈提起过你的胃不太好,这么久没吃东西,倒是后胃痛了怎么办,这些都是暖胃的夜宵,你多少吃一点。”</p>说着,萧梓琛已经把那一个袋子塞进了墨雨柔的手里,然后便转身离开。</p>“萧梓琛,明天,我们把手续办了吧。”</p>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可这些事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们一年前的失误,如果当时把所有的手续办了,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事情发生。</p>在回来的路上,墨雨柔想的很清楚了,本来她准备明天找萧梓琛谈的,既然萧梓琛送上门来,她便直接开了口。</p>萧梓琛微微一愣,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然后幽幽的开口道。</p>“过几天我父亲要动手术,等忙完这几天再说,可以吗?”</p>萧梓琛的声音很轻,听着很平淡,可语气中却是透着一种强烈的恳求。</p>墨雨柔之前也听说过,不过当时并未在意,现在萧梓琛自己提起,她也关心的问了句。</p>“萧伯父还好吗?上次伯母生日的时候见面,他气色看上去不错啊。”</p>“他脑子里有个血块,当初就没有清除干净,现在有扩大的趋势,如果不动手术,会慢慢影响势力,最后危机生命,裕笙已经安排好手术时间了,这几天我想多陪陪他。”</p>萧梓琛一脸愁容的说道,当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父亲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虽然两条腿站不起来了,可至少还活着。</p>本以为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可前段时间的一次检查,让他们家再次笼罩了一层阴影,如果他父亲真出了什么事,萧梓琛不敢想象他的母亲会怎样。</p>这次的手术风险很大,可如果不做手术,以那个血块扩大的速度,怕是最多也就半年时间,所以,萧梓琛想要赌一把。</p>听到这些,墨雨柔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流光,随即开口关心了一句。</p>“放心吧,伯父会没事的。”</p>“多谢,时间不早了,你快上楼吧。”</p>楼道里,寒风瑟瑟,萧梓琛见墨雨柔穿的很单薄,也不忍让她受冻,说完,便转身走去了车旁。</p>墨雨柔站了一会儿,眼底的愁容从未散去,见萧梓琛上了车,这才转身走进了楼栋。</p>萧梓琛坐在车里,直到楼栋里的灯暗了下来,才离开了华庭名苑。</p>今天发生的事,墨雨柔并没有告诉吴妈,她也叮嘱了别人不要对吴妈透露消息,以吴妈的性格,要是知道姜沫夭今天对她做的事,怕是今晚就会订回英国的机票。</p>墨雨柔开门进屋,过道里,留着一盏夜灯,刚才从公司回来的时候她便和吴妈通了电话,此时吴妈已经回房休息了。</p>中午到现在,墨雨柔只喝了点水,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p>墨雨柔换了鞋,走去了餐厅,放下袋子,去厨房倒了杯水,然后坐下打开了袋子。</p>里面是一份鸡蛋菠菜糯米粥,还有一份甜品和咸糕点,摸了一下,还热热的。</p>墨雨柔实在是饿昏了,半个小时,面前只剩下几个空空的食品盒。</p>第二天,墨雨柔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迷迷糊糊间,只听到一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墨雨柔起身下床,直接走出了房间。</p>“珂尔,你怎么回来了?”</p>餐厅里,赵珂尔正吃着吴妈做的早餐,不知道在讲什么,一脸兴奋,旁边,傅裕笙微笑的充当着听众。</p>“雨柔,我吵醒了你吧!不好意思啊。”</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