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138、证据被毁</p>“齐律师,据我了解,目前只能证明姜女士从复兴路到始发点一直跟着墨小姐,你们不能因此判断姜小姐蓄意跟踪墨女士。当然,针对这段路程,我也可以做出合理解释,姜女士所住的御庭湾到郁景州先生所住的博骏府,恰巧需要经过这几个街道。今天姜女士之所以会从这几个街道经过,是因为姜小姐要去郁景州先生的住处,只是没想到路上遇上了车祸。”</p>郁景州的代理律师谭建业淡定从容的解释道,轻易的把刚才所谓的证据推翻了。</p>“沫夭,把你的手机拿出来。”</p>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萧梓琛突然出声,一脸阴沉的盯着姜沫夭,看得出,此时的他对姜沫夭没有丝毫的心疼和怜悯,眸光冷如寒潭。</p>“萧先生,姜小姐的手机在我们这。”</p>那位所长开了口,同时让旁边的人把姜沫夭的手机拿了过来。</p>萧梓琛拿着,直接翻出了姜沫夭的电话记录,里面根本就没有打给郁景州的通话记录。</p>“沫夭,你老实说,你今天究竟是为何出现在那里。”</p>萧梓琛的声音几近冷肃,透着蚀骨的寒意,姜沫夭整个人紧张的直颤抖。</p>“梓琛,你在怀疑我,是吗?我不傻,我是恨这个女人,我恨不得她去死,可我不至于当街行凶啊,刚才谭律师不是说了吗,我失去找景州的。”</p>姜沫夭一脸委屈的哭诉着,她现在脑袋缠着纱布,左手轻微骨折,不能动弹,可萧梓琛来了这里后,就没说过任何关心她的话,好歹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难道当真一点情分都没有了。</p>面对姜沫夭的哭诉,萧梓琛面无表情,没有半丝同情和怜悯,还在那冷漠的叱问道。</p>“那你为何这个时候去见景州,我记得你和景州很少见面,不是吗?”</p>萧梓琛怀疑的问道,他不相信所谓的巧合,以姜沫夭之前的种种行为,今天这一幕并不算意外。</p>“喂,萧梓琛,你这是什么意思,沫夭是你的女人,你怎么还帮着外人,你还有没有良心啊。”</p>郁景州看不下去了,愤怒的吼道。</p>萧梓琛淡淡一笑,冷漠的看了眼姜沫夭,然后清冷的说道。</p>“我们已经分手,还有,雨柔不是外人,她是我萧梓琛的妻子。”</p>说着,萧梓琛转头看向了一旁俨然一脸吃瓜表情的所长,说道。</p>“韩所长,三天前,姜小姐曾在远洋集团对我妻子造成了身体伤害,并且还殃及到一位助理,这些我都可以提供视频证据和诊断书,姜小姐这样的行为已经不止一次了,所以这次,我有理由相信姜小姐是蓄谋跟踪且恶意伤人。”</p>不得不说,萧梓琛狠起来真的令人心寒,前几天还想着和姜沫夭领证结婚,可不过几天时间,却能这么平静的说出这样令人心碎的话。</p>就在这时,姜沫夭突然站了起来,对着萧梓琛吼道。</p>“萧梓琛,你当真这么绝情吗?我为什么去找景州,难道你不清楚吗?说分手就分手,连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抛弃过我一次我都可以不计较,为什么你还要对我如此狠心。”</p>“我是恨墨雨柔,恨不得她去死,她在英国待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当初你不是也很恨她吗?不是也想要报复她吗,可为什么你突然就变了呢,明明我才是最爱你的人,我为了你吃了那么多苦,你说不爱就不爱了,说分手就分手了,把我像玩偶一样扔掉,难道我不该恨她吗?我在洛城无亲无故,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就不能找个人诉苦吗?”</p>说着,姜沫夭看了眼身旁的郁景州,眼里闪过一抹几不可查的心虚,然后继续说道。</p>“我今天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可你就是不肯理我,我能这么办,继续在家里待下去,我怕我会从楼上跳下去,我只能去找景州。萧梓琛,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不就是没有和景州的通话记录吗?明明你才是我的男朋友,可景州却是最懂我的,只要我不开心了,就能去找他,我根本不用打他电话,这一点,景州比你这个男朋友做的优秀的多。”</p>姜沫夭越说越激动,萧梓琛却是越听脸色越加难看,倒不是他生气姜沫夭瞒着他去找郁景州,而是他单纯的觉得姜沫夭似乎给他戴了顶绿帽子。</p>“沫沫,你先坐下来,冷静冷静,这边的事交给我来处理。”</p>郁景州终于开口了,扶着姜沫夭坐下,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等姜沫夭的情绪稳定了点,才开了口。</p>“梓琛,沫夭和墨小姐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如果你仅凭这一点就认为沫夭蓄意伤人,那未免也太牵强了。还有,这段时间我的确和沫夭经常见面,而且我也说过,只要她不开心,随时能来找我,而始发点这条路是御庭湾到博骏府的必经之路,你们也不能仅凭这一点就指控沫夭跟踪墨小姐。至于车祸,目前沫夭的车正在检查,从事发点的视频来看,倒像是沫夭的车刹车失控才造成的车祸。”</p>“请容我补充一点,郁先生,根据现场目击者的口供,车祸发生后姜小姐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墨小姐面前咒骂,其中包含一些涉及生死的词眼。当时如果不是有人拦着,那姜小姐可能又要做出对墨小姐人身伤害的行为。”</p>这时,齐汉卿打断了郁景州的话,从郁景州出现后,齐汉卿就意识到这件事不可能简单的解决,但他作为墨雨柔的律师,必须尽最大的努力维护墨雨柔的权利。</p>“齐律师,一切都要讲究实质证据,如今我们这边已经说明,姜小姐并没有跟踪墨小姐,还有,车祸现在也不能说明是姜小姐刻意为之,如果你们要对姜小姐提出诉讼,请提供更有力的证据。”</p>齐汉卿一说完,谭建业便开了口,他这是吃准了墨雨柔这边拿不出更有力的证据,至于那些证据,怕是早就被郁景州销毁了。</p>“郁少,我记得贵公司承包的这些安防监控系统都有备用线路,既然主线恰巧维护,那不知备用线路可否提供监控视频。”</p>墨雨柔一直非常平静的坐在那,在郁景州出现后,她很清楚,这一次,她惩治不了姜沫夭了,但不能给姜沫夭定罪不代表她什么都做不了。</p>既然郁景州铁了心的要维护姜沫夭,那就得付出护她的代价。</p>如果郁景州这边提供不了安防监控的备用视频,那便是一起非常严重的事故,怕是有关部门要重新评估艾科安防监控设备的安全性。</p>墨雨柔这么一问,郁景州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他也没想到墨雨柔会有这么一手,随即一想,看来是他疏忽了。</p>耀华集团也涉及安全监控这一块,不过以前他们几家都有共识,洛城的安全监控耀华绝不主动竞争,不过现在,墨雨柔觉得有必要打破艾科集团的垄断了。</p>这时,韩所长也看向了郁景州,他也是聪明人,早就看出来根本没有什么线路维护,不过是郁景州想要护着姜沫夭罢了。</p>郁景州眼眸半眯,盯着墨雨柔,眼底迸发出冷厉的眸光,可墨雨柔丝毫不忌惮,淡定的与之对望,气势上不输分毫。</p>“抱歉,是艾科的疏漏,忘了打开备用线路。”</p>墨雨柔心里倒是有些惊讶,看来这位郁少比她想象中的更爱姜沫夭,为了这个女人,不惜搭上公司的前程。</p>墨雨柔并不是心软的人,虽然佩服郁景州的这份情,不过该做的她必不手软。</p>“郁少对姜小姐的这份感情当真伟大,既然这样,那我也无话可说,我会撤诉,不过就是不知道郁少以后会不会有后悔的时候。”</p>说着,墨雨柔便起身走出了会议室。</p>“郁景州,你当真要包庇这个女人?”</p>傅裕笙愤怒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他们可是多年朋友,可现在郁景州为了姜沫夭甘愿与他们几个反目,傅裕笙既生气又失望。</p>郁景州丝毫没有后悔,看了眼姜沫夭,然后对着傅裕笙说道。</p>“裕笙,你我不过是立场不同。”</p>这时,萧梓琛站了起来,冷漠的看着姜沫夭,狠决的说道。</p>“姜沫夭,你好自为之,再有下次,谁也救不了你。”</p>终究是念及曾经那份感情,萧梓琛也没有继续追究,说完,便去追墨雨柔了。</p>可姜沫夭一见萧梓琛离开,完全没顾及一旁的郁景州,立刻冲了过去,拉住了萧梓琛。</p>“梓琛,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要伤害墨小姐,这一次真的只是意外。”</p>萧梓琛连一眼都不想看姜沫夭,直接甩开了她的手,清冷的回了句。</p>“是不是你自己清楚,姜沫夭,我警告你,别以为每一次都有人帮你善后,再有下一次,神仙也帮不了你。”</p>说完,萧梓琛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p>“姜沫夭,夜路走多了迟早会摔跤,你给我小心点。”</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