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139、留下来陪我</p>赵珂尔经过姜沫夭身边的时候,恶狠狠的警告道,随后,又看向了郁景州,冷冷一笑。</p>郁景州也看了眼赵珂尔,想到赵珂尔大哥的身份,微微蹙眉。</p>傅裕笙此时还算冷静,离开的时候,也算善意的提醒了郁景州一句。</p>“郁景州,你先想好回去怎么和家里交代吧!”</p>傅裕笙太了解墨雨柔了,更清楚耀华集团涉猎的各个行业,怕是经过这事,以后洛城的安防系统不再是郁家的艾科集团的天下了。</p>郁景州听了,又是紧紧蹙眉,可既然他已作出了决定,就做好了承担一切的后果。</p>可看到姜沫夭一脸痴痴的盯着萧梓琛离开的背影,郁景州心里泛起浓浓苦涩,最后自嘲一笑,走到了姜沫夭的身旁。</p>“沫夭,我先送你回去吧。”</p>说着,郁景州扶着姜沫夭也离开了会议室。</p>会议室一下子清静了下来,韩所长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今天真是太为难他了,刚才他说每一个字都格外小心,生怕得罪了在场的某一方,好在事情算是解决了。一秒记住http://</p>“韩所长,刚才那个郁先生明显是在帮姜沫夭隐藏证据啊,你怎么就?”</p>旁边一个年轻小伙突然问道。</p>韩所长拿起桌上的文件朝着年轻人扔了过去,骂骂咧咧道。</p>“你懂什么?记住,就是日常维护,以后在听到你说这些蠢话,就别再我身边待着了。”</p>说完,韩所长也离开了会议室。</p>派出所停车场,墨雨柔坐在了江玉承开来的车里,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p>“雨柔,对不起,我没想到姜沫夭会做出这种事情,是我疏忽了。”</p>萧梓琛站在车旁,一脸愧疚,的确是他的疏忽,早知道姜沫夭这段时间行为反常,他应该派人盯着点。</p>“你不必道歉,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也不用替谁负责,更何况,你和她不是分手了吗?”</p>这时,姜沫夭正好从大楼里面走出来,看到萧梓琛和墨雨柔在一起,疯了似的冲了过来。</p>墨雨柔见状,直接关上了车门。</p>姜沫夭走过来,一把抓住了萧梓琛的胳膊。</p>“梓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不要丢下我,我不想分手,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别抛弃我,好不好,没有你,我会死的。”</p>似乎每次争吵,姜沫夭总会说这样的话,要死不活的,各种认错,可事实上呢,她根本就记不住教训,一旦事情过去,她又会原形毕露,萧梓琛大概也是看清了这样的姜沫夭,才想彻底结束这样的关系。</p>看着姜沫夭痛哭哀求的模样,萧梓琛心里竟毫无波澜,神色淡漠的甩开了姜沫夭的手,没有一丝留恋的走去了自己的车旁。</p>“别走,梓琛,你不要走,我什么都不要,房子,支票,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p>姜沫夭跌跌撞撞的追过去,堵在了萧梓琛的车旁,又想去抓萧梓琛的手,这一次,萧梓琛直接开了口。</p>“姜沫夭,别把我对你仅有的一点好印象也作没掉。”</p>姜沫夭伸出去的手悬在了半空,绝望的看着萧梓琛,忽然大吼道。</p>“萧梓琛,难道你真的要为了那个女人抛弃我吗?”</p>“我说过,这和雨柔没关系,事情变成今天这个地步,根本与别人无关,你做过些什么,难道你自己没数吗?”</p>说着,萧梓琛狠心的推开了姜沫夭,开门,便想上车。</p>“萧梓琛,你太过分了。”</p>就在这时,郁景州冲了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拳打在了萧梓琛的嘴角,就在郁景州又要揍过去的时候,萧梓琛灵活的避开,然后一拳打在了郁景州的脸上,两个帅气的男人,顿时脸上都挂了彩。</p>“郁景州,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姜沫夭做了什么,你最清楚,别以为你这样是在帮她。”</p>萧梓琛揉了揉自己的嘴角,愤怒的说道。</p>萧梓琛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这群人会为了女人反目成仇。</p>之前因为墨雨柔,他和傅裕笙几乎一年没有联系,可当时双方只是立场不同。</p>但这一次,郁景州做的太过分了,这已经不是立场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他没想到自小认识的兄弟会毫无原则的偏袒一个罪犯,比起愤怒生气,萧梓琛更多的是对郁景州的失望。</p>郁景州自知理亏,可最终在友情和爱情面前,他选择了爱情,面对愤怒的萧梓琛,郁景州低沉的说了句。</p>“对不起,我这辈子从没有哪天像此时这样想要护一个人的时候,替我对墨小姐说一声抱歉。”</p>郁景州心里也很难过,可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心便不受自己所控,尤其是看到姜沫夭可怜无助的时候,他便更想好好的保护姜沫夭。</p>萧梓琛听了,冷冷一笑,说道。</p>“真觉得对不起,就不要做这样的事,郁景州,你最好祈祷这一辈子都能护着她。”</p>说完,萧梓琛上了车,车子离开前,看了眼墨雨柔所坐的车。</p>墨雨柔坐在车里,目光却是忍不住的盯着萧梓琛这边,直到萧梓琛的车离开,她才收回了视线。</p>“雨柔,跟我回医院做个检查吧!你这样,我还是不放心。”</p>傅裕笙走到车边,开了门,对她说道。</p>“真的不用了,裕笙哥,你还是送珂尔先回医院吧,我还有些事,需要回一趟耀华。”</p>说着,墨雨柔又关上了车门,一旁的江玉承见状,对着傅裕笙点了点头,然后上车离开了此地。</p>之后,傅裕笙也带着赵珂尔回了医院,只有郁景州还在那守着姜沫夭,姜沫夭坐在地上伤心痛苦,毫无形象,因为激烈的动作,额头包扎好的纱布已经渗出了血迹。</p>“沫沫,我们先回去吧,你伤口又流血了。”</p>“景州,带我去找梓琛,好不好,你帮我求求他,他念在和你从小认识的情分上,一定会原谅我的。”</p>姜沫夭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哀求着郁景州。</p>此时的郁景州,心在滴血,为什么他为姜沫夭做了这么多,可她却从未看到过自己,即使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姜沫夭心里想的依然是萧梓琛。</p>“沫沫,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和梓琛已经分手了,刚才他那么对你,为什么你还想着他,你有没有看到我,为了你,我可能会面临董事会的质询,你明不明白。”</p>郁景州恨姜沫夭的心狠,可终究舍不得丢下她不管。</p>姜沫夭终于停住了哭闹,也不知道是她真的听进了郁景州的话,还是有别的想法。</p>“景州,我,我,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去自首。”</p>说着,姜沫夭便往警局大楼走去,郁景州见状一把拉住了她。</p>看着姜沫夭泪水挂着满脸,一身狼藉的模样,郁景州又怎么忍心在责怪她,做这么多,都是他自己的决定。</p>最后,郁景州叹了口气,说道。</p>“走吧,我先送你回去,后面的事情我会让谭律师处理,那辆车子我看直接报废了,到时候重新买一辆。”</p>说着,郁景州扶着姜沫夭走去了他的车旁。</p>“景州,今天真的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p>姜沫夭一脸感激的望着郁景州。</p>郁景州本来想要说些什么,可转身看向姜沫夭,见她泪眼婆娑,一脸委屈的表情,轻叹一声道。</p>“以后别再做傻事了,墨雨柔那个女人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p>姜沫夭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恨意,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之后郁景州也开车离开了此处。</p>郁景州直接把姜沫夭送回了御庭湾,在路上,他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打了电话。</p>到了公寓,郁景州领着医生进了客厅,之后他又把姜沫夭送回了卧室。</p>“沫沫,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待会儿让杜医生给你重新处理下伤口。”</p>此刻的姜沫夭非常的听话,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进了卧房。</p>郁景州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之后也回到了客厅。</p>等杜医生帮姜沫夭处理好伤口,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此时外面已经一片漆黑,公寓里,也是格外的安静。</p>郁景州收拾完桌上换下来的纱布,又给姜沫夭倒了杯热牛奶,便准备起身离开。</p>“沫沫,今晚你早些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p>说着,郁景州便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可下一秒,郁景州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拽住了。</p>“景州,你要走了吗?”</p>姜沫夭一脸可怜的盯着郁景州,眼底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泪花,郁景州一瞧,顿时心头一揪。</p>“沫沫,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p>郁景州深吸一口气,说道。</p>郁景州深知自己今晚不能留下来,他不能趁虚而入。</p>这个时候,他们两个都不够理智,郁景州爱姜沫夭,也想得到她,但绝不是在这种情况下。</p>说完,郁景州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转身,就走离开。</p>“景州,别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p>姜沫夭出口挽留了,一脸的期待。</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