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156、还没死心</p>赵珂尔一听,立刻不爽了,刚坐下来的她气氛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p>“喂,萧梓琛,我什么时候左右雨柔的决定了,我只是给她更好的意见。”</p>萧梓琛听了,冷哼一声,反问道。</p>“哼,你是觉得傅裕笙更适合雨柔吗?”</p>“难道不是吗?裕笙哥和雨柔从小认识,裕笙哥温柔体贴,绅士浪漫,又喜欢了雨柔那么多年,他比你好太多了,雨柔和你在一起只会不断地受伤。”</p>赵珂尔一连细数着傅裕笙的优点,感觉不管从哪方面,傅裕笙都比萧梓琛更适合墨雨柔。</p>萧梓琛听到这些,表情未变分毫,神情淡漠,等赵珂尔说完后,他只来了一句。</p>“那傅家人呢,赵小姐有没有想过他们会接受雨柔吗?”</p>萧梓琛这么一问,赵珂尔有些愣住了,但随即她一脸不屑的说道。</p>“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和裕笙哥的家人有什么关系。”</p>萧梓琛听了点了点头,但随即邪魅一笑,说道。</p>“感情的确是两个人的事,但婚姻确实两个家庭的事,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人要讲求门当户对呢。”</p>显然,赵珂尔没有明白萧梓琛话中的深意,听完萧梓琛的话,赵珂尔又彪了句脏话。</p>“我操,萧梓琛,你什么意思呢,雨柔和裕笙哥哪里不门当户对了。”</p>“赵小姐,你先冷静,我说的门当户对不单单指家世身份,还有父母,赵小姐,你觉得裕笙的父母会接受雨柔成为他们傅家的儿媳吗?”</p>“为什么不接受,我记得傅伯父他们一向喜欢雨柔啊。”</p>赵珂尔还是太单纯了,对于这些复杂的人情关系还是太不了解了。</p>这时,吴妈端着两杯茶走了过来,萧梓琛见状,便看着吴妈问道。</p>“吴妈,你一直陪着雨柔,按理说你最了解裕笙对雨柔的感情,那你为什么从不劝雨柔接受裕笙呢。”</p>吴妈一听,面露难色。</p>赵珂尔一看,急了,立刻拉着吴妈坐在自己的身旁。</p>“吴妈,有什么话你就说,我就一直好奇,当初裕笙哥不是在英国陪了雨柔好几个月,你怎么就没撮合他们呢。”</p>“珂尔小姐,我家小姐和旁人不同,一开始我也想过撮合小姐和傅医生的,可后来小姐说了一句话,我就再也不提了。”</p>吴妈说到这里,眼底闪过一丝黯然,然后抬头看了眼萧梓琛,萧梓琛脸上也露出了愧疚的表情。</p>赵珂尔听了,一脸好奇,问道。</p>“什么话。”</p>“小姐说,她离过婚。”</p>“我去,这都什么年代了,离过婚怎么了?”</p>赵珂尔一听,暴跳如雷,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人会对离婚带有偏见。</p>可萧梓琛下面的一句话,却是让她哑口无言了。</p>“赵小姐,我记得几年前你大哥有一个谈了多年的影后女朋友,之后却分了手,那位影后好像有过短暂的婚史。”</p>“我,这……”</p>赵珂尔一时哑语,萧梓琛说的确有其事,但当时家里人都说是大哥和那个女演员性格不合才分的手,她也就信了,难道说是因为那个女演员离过婚。</p>见赵珂尔无话可说,萧梓琛轻蔑一笑,这就是大多数豪门的偏见,他们都是生活在金字塔顶端的人,那他们就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有半点的污点,而这一点,在女人身上尤为严重。</p>“赵小姐,现在你能理解雨柔和傅裕笙为何不合适了吧!如果他们的婚姻得不到家人的祝福,那他们的婚姻也不会幸福,这一点我相信雨柔更加的清楚。以前,墨老还在的时候,洛城的各大家族都会给他几分薄面,但现在的墨家今非昔比。傅伯父他们对雨柔客气那也是念在两家世交的情分上,但一旦涉及婚姻,你确定傅家那些长辈还会给雨柔好脸色吗?雨柔是个骄傲的人,你觉得她受得了这些指指点点和非议吗?”</p>不得不说,萧梓琛早就看透了一切,他也很清楚傅裕笙再怎么追求墨雨柔,墨雨柔都不会答应,他们之间,注定无缘。</p>此时此刻,萧梓琛倒是有些庆幸自己两年前和墨雨柔结了婚,不然,以墨家的身份和地位,如果墨雨柔至今单身,的确是傅家儿媳的首选。</p>这时,赵珂尔忽然一脸愤怒的看着萧梓琛,语气愤恨的说道。</p>“萧梓琛,雨柔现在面对的这些,还不是因为你造成的,你可真够阴险的。你是不是早就猜到傅家人不会同意裕笙哥和雨柔在一起,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害她,觉得她除了你,别无选择了,是吗?”</p>赵珂尔真的很恨萧梓琛,尤其是在听了刚才那番话。</p>赵珂尔一直觉得傅裕笙会是墨雨柔最后的港湾,可现在这个港湾也没了,而萧梓琛又在纠缠墨雨柔,她怎么能不讨厌萧梓琛。</p>面对赵珂尔的愤怒,萧梓琛一笑置之,倒不是他不在意赵珂尔的话,只是因为墨雨柔,他才不想和赵珂尔计较。</p>“赵小姐,我承认之前我做了很多错事,但过去种种,我们也是有诸多原因,可现在我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谁。这段时间,雨柔的确因我受到了一些伤害,在这我再说什么保护她的话也是无用,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些原因就彻底的否定我和雨柔。说句不好听的,我和雨柔的事,旁人又有什么资格插手干涉,如果我和她彼此相爱,你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拦。”</p>萧梓琛这话说的有些难听,但却很在理,说到底,这是他和雨柔的私事,赵珂尔哪怕是雨柔的亲姐妹,也去劝干涉。</p>更何况男女爱情本就是这世间最复杂的事情,就算是当事人都未必能全然都弄清,那旁人又怎么了解明白呢。</p>赵珂尔听了,还想反驳,但此时吴妈却拉住了她。</p>“吴妈,你拉我干嘛?”</p>“珂尔小姐,萧先生说的没错,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小姐和萧先生的私事,我们不能插手,而且我相信小姐自己能做出最好的选择。”</p>说着,吴妈拉着赵珂尔往旁边的客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p>“珂尔小姐,你刚才不是还让我帮你收拾行李吗?赵二公子是吃过午饭过来接你吗?吴妈正好做了一些糕点,待会儿珂尔小姐带点回去。”</p>“吴妈,你居然赶我走。”</p>赵珂尔一脸委屈的抱怨道,吴妈慈祥一笑,但抓着赵珂尔的手却从未松开。</p>“珂尔小姐,是你早上说吃过午饭就要回去的啊!回去了替我家小姐向赵先生赵夫人问声好,有机会小姐一定登门拜年。”</p>赵珂尔现在后悔通知她二哥过来接她了,她真的是一百个不放心墨雨柔和萧梓琛待在一起,可刚才吴妈说的话她也明白,作为旁人,她的确不能在插手干预了。</p>这边,萧梓琛也没有继续在墨雨柔这边待下去,等吴妈出来后,他便打了声招呼离开了,不过离开前也表明自己下午还会再过来。</p>上午十点多,萧梓琛坐在远洋集团顶楼办公室,短短半个小时,他已经不下十次的翻看了手里的手机,似乎在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p>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安静了许久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萧梓琛立刻接通了电话。</p>“怎么样?”</p>“已经查到了,墨雨珊是和一位叫庄君泽的华裔去的慈善酒会,那位庄君泽是斯福集团的代表,对了,萧总,我还查到那位庄君泽好像和墨总监认识。”</p>电话是刘明宇打来的,这一天,他一直在调查昨晚墨雨柔晕倒的事,上午墨雨柔想要知道墨雨珊为何去了酒会,萧梓琛便让刘明宇顺便查了一下。</p>听到庄君泽这个名字,萧梓琛眼底滑过一道冷意,不管这件事和庄君泽有没有关系,但此刻,萧梓琛已经把他划入了自己的敌对面。</p>“庄君泽?没想到是他?”</p>萧梓琛轻声嘀咕着,电话那边的刘明宇听了微微一愣,随即问道。</p>“萧总,你认识庄君泽。”</p>萧梓眉头微皱,和这个人见过一次,但不甚了解,不过看赵珂尔和墨雨柔与他的关系,人应该不错,怎么会和墨雨珊有关呢。</p>“嗯,有过一面之缘,前几天见过,他和雨柔还有那位赵小姐是高中同学,看上去关系还不错。”</p>说到这,萧梓琛想了想,又交待道。</p>“明宇,你去查一下庄君泽和墨雨珊是什么关系,还有,找些人,去做一件事……”</p>“好的,萧总,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p>说着,刘明宇正要挂电话,萧梓琛又叫住了他。</p>“等等,姜沫夭那边有什么动静吗?”</p>“没有,不过今天上午郁少去过御庭湾,待了一个小时就离开了,姜小姐一直在公寓里待着。”</p>为了防止姜沫夭再找墨雨柔的麻烦,这些天,萧梓琛一直派人盯着姜沫夭,如今听刘明宇这么一说,他也稍稍放松了些。</p>“行了,就先这样吧。”</p>说完,萧梓琛便挂了电话。</p>下午一点,萧梓琛开车离开了公司,他并没有去华庭名苑,而是去了豪庭酒店。</p>到了酒店,萧梓琛直接找到了前台经理。</p>“带我去你们的保险库。”</p>萧梓琛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取一样东西,前台经理听了便领着萧梓琛一路去了豪庭酒店的地下保险库,一路经过三层安保检查,猜到了保险库房。</p>“傅裕笙,你怎么来了?”</p>萧梓琛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傅裕笙,再看傅裕笙面前的那个锦盒,他已经猜到傅裕笙为何在这了,看来他们两来这里的目的是一样的。</p>萧梓琛笑了笑,说道。</p>“看来你还没死心。”</p>这时傅裕笙拿起那个锦盒,放进了随身携带的一个公文包里,然后对萧梓琛微微一笑,道。</p>“当然,雨柔不是还没做出选择吗?”</p>萧梓琛不甘示弱,对着傅裕笙挑衅道。</p>“裕笙,你和雨柔,注定不可能在一起,你知道雨柔的性格,她不可能接受一段不受祝福的婚姻。”</p>“梓琛,你这话可就说错了,当初,雨柔嫁给你,可是也没得到你们萧家任何人的祝福。”</p>傅裕笙知道自己和墨雨柔之间隔着重重困难,可他就是不想放弃,至少现在,还没有到不得不放弃的时候。</p>傅裕笙这么一说,萧梓琛表情微变,但随即又回击道。</p>“可当时雨柔爱惨了我,更何况现在,我们家人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改变,而傅伯母,似乎成见颇深。”</p>这下,傅裕笙无话可说了,相比之下,他似乎真的没什么优势,连起码的墨雨柔的爱他都不占半分。</p>萧梓琛看到傅裕笙铁青的脸,得意一笑,随后便走去了登记处。</p>这次他来这里,就是来取昨天墨雨柔拍下的拍品,昨晚墨雨柔出事后,她拍下的拍品全都锁在了这个保险库房,只有交了拍卖金才能拿走拍品。</p>萧梓琛从口袋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支票,然后登记了一系列的表格,终于拿到了那枚血钻。</p>等萧梓琛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转身,才发现傅裕笙居然还在等他。</p>“一起喝杯咖啡。”</p>萧梓琛主动开口道,傅裕笙点了点头,随后两个人去了酒店的咖啡厅。</p>点完咖啡,傅裕笙先开了口。</p>“昨晚刘助理把酒店的监控全都拿走了,有结果了吗?究竟是谁?”</p>傅裕笙昨晚慢了一步,等他的人去调取酒店监控的时候,被告知所有监控都被远洋集团的刘助理拿走了,本来他还想今天找个时间找萧梓琛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了。</p>萧梓琛点了点头,回了句。</p>“这件事我自会解决,你就不用费心了。”</p>很显然,萧梓琛不希望傅裕笙再管墨雨柔的事。</p>傅裕笙一听,脸上闪过一丝薄怒,语气也有些愤怒了。</p>“萧梓琛,你是不是太霸道了,作为酒会的承办方,难道我还没有权利了解事情的经过吗?”</p>“当然有权利,不过,裕笙,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如果在插手雨柔的事情,我怕雨柔身边的麻烦只会越来越多,你确定要这么做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