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160、姜沫夭大闹</p>卢雅珍这话不说还好,这一说,墨雨柔便觉得他们几个人看她和萧梓琛的眼神更加的暧昧了。</p>可刚才自己拿着勺子也试过了,晃晃悠悠的,舀一勺,能洒半勺,最后,心一横,张着嘴,坐等萧梓琛投喂。</p>“来,吃饺子喽。”</p>这时,热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墨雨柔面前的全是素馅饺子,萧梓琛怕烫着墨雨柔,一个个摊开来晾凉,然后又给墨雨柔调了个蘸酱,之后又一个个夹了喂给墨雨柔吃。</p>晚饭结束,已经快八点了,这时电视里已经开始放春节联欢晚会。</p>墨雨柔记得上次看春晚还是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后来科技越来越发达,网络视频越来越流行,年轻人好像更喜欢抱着手机,春晚已经变成了老年人的娱乐项目。</p>可今晚,墨雨柔竟和一群人坐在客厅里,吃着各种水果,躺在温暖的沙发上,竟觉得春晚也是挺有意思的。</p>晚上九点多,忽然,院子里的门铃响了,卢雅珍有些好奇的朝门口看了眼,随后让家里的保姆去开门。</p>没一会儿,保姆匆匆的跑了进来,脸色有些不自然。</p>走进别墅后,保姆先是看了眼墨雨柔,然后才把目光落到了萧梓琛的身上。一秒记住http://</p>此时的卢雅珍还没发现保姆表情异样,一边给墨雨柔递着水果,一边问道。</p>“是谁啊?”</p>“夫人,少爷,是,是姜小姐,她,她要见少爷。”</p>那个佣人一说,客厅里原本温暖祥和的气氛瞬间凝结,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萧梓琛,而萧梓琛却异常担忧的看向了墨雨柔,只要墨雨柔表情淡定的在那吃着削好皮的苹果。</p>萧梓琛脸色有些难看,在佣人说完后,并没有立刻开口,那个佣人明显还在等着他的回复。</p>数秒之后,萧梓琛有些烦躁的说道。</p>“让她回去,我和她之间已经说得很清楚,没必要再见面。”</p>萧梓琛的态度很坚定,说得话也是有些冷酷无情。</p>姜沫夭大半夜的开车四五十分钟来了这里,怎么说也该见上一面说几句话,没想到萧梓琛做事这么决绝。</p>不过墨雨柔仔细想想,当初萧梓琛不也是这般决绝的对她吗?当初觉得这个男人太过无情,可现在看来这未尝不是一个优点,至少不会拖泥带水,藕断丝连。</p>佣人听了萧梓琛的话,便准备出门回复,可刚打开门,就看到姜沫夭已经走进了院子,她立刻走出去挡住姜沫夭。</p>“姜小姐,我家少爷现在没空见你,你还是请回吧!”</p>“滚开,一个下人也有资格拦我。”</p>门外,传来了姜沫夭刻薄无礼的声音,这话传进别墅,客厅里所有的人脸色都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卢雅珍的脸色,顿时暗了下来。</p>所谓真正的豪门,他们有着尊贵的身份,但他们却从不会因为别人身份的不同而轻贱任何人,他们尊重每一位努力工作,努力生活的人。</p>在萧家工作的这些佣人保姆,每一个人都很受尊重,在卢雅珍看来,他们之间只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并没有身份的不同。</p>姜沫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出口轻贱别人的身份了,以前,卢雅珍看在萧梓琛的面子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一次,她已经无法容忍了。</p>这不,卢雅珍直接看了萧梓琛一眼,带着一脸怒意,非常生气的说道。</p>“臭小子,你惹得麻烦自己去解决,大过年的,吵吵嚷嚷的,这位姜小姐还真的一点礼数都不懂。”</p>萧梓琛此时也是一脸阴郁,在起身之前,还是看了眼墨雨柔,可墨雨柔俨然像个旁观者,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p>萧梓琛有些失望的朝门口走去,人还没到门口,姜沫夭已经闯了进来,那个佣人一脸惭愧的看了眼萧梓琛。</p>“少爷,对不起,我没有……”</p>“不管你的事,你先下去吧。”</p>萧梓琛轻声和一旁的佣人说道,态度和善,但随即,表情一变,抬眸看向姜沫夭的时候,眼底只剩下蚀骨的寒意。</p>姜沫夭一看到萧梓琛,便朝着他这边扑了过来,可萧梓琛早已防备着姜沫夭,见她这样,立刻往旁边一闪,姜沫夭扑了个空。</p>“你来干什么,姜沫夭,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如果再继续纠缠,就别怪我最后一点情分都不念。”</p>姜沫夭这段时间的行为已经触碰了萧梓琛的底线,可萧梓琛终究还是念在过去的感情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心慈手软倒是让姜沫夭变本加厉了。</p>“梓琛,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绝情,我就是想见你一面,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啊!”</p>姜沫夭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在那楚楚可怜的质问着。</p>萧梓琛听了,顿时眉心直皱,他冷漠的看着姜沫夭,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p>“姜沫夭,你清醒点,我和你已经分手了,请你以后别来找我了,你这样只会打扰到我的生活,请赶紧离开这里。”</p>说完,萧梓琛无情的转身,准备回到客厅,姜沫夭见状,急忙追上去。</p>“梓琛,我知道你是在和我……墨雨柔?她怎么会在这,梓琛,为什么他会在这里?”</p>姜沫夭看到了坐在客厅的墨雨柔,墨雨柔旁边坐着卢雅珍,两个人看上去格外的亲切,真的很像是一家人,而她努力了这么久,可卢雅珍从没把她当做是自己人对待。</p>姜沫夭顿时一脸愤怒,表情有些扭曲了起来。</p>说话间,姜沫夭已经往墨雨柔这边冲了过来,好在客厅里还有一起看春晚的佣人们,见状立刻拦住了姜沫夭。</p>“够了,姜沫夭,你疯够了没有,今天不管谁在这里,你都无权过问,请你立刻马上从我家里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p>这一次,萧梓琛是一点颜面都不给姜沫夭了,如果不是家里的佣人拦着,这个女人是不是又想对墨雨柔动手了。</p>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个女人都能如此疯狂,那上次的车祸呢,如果不是墨雨柔幸运,会是怎样的结果。</p>“梓琛,你竟然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如此对我,我那么爱你,你为何要如此残忍,墨雨柔有什么好的,别忘了,你父亲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他们墨家害的,你居然现在爱上仇人的女儿,她就是个扫把星,你就不怕她又把你害的家破人亡吗?”</p>姜沫夭一疯起来说话就不经大脑,她以为说了这些会破坏萧梓琛和墨雨柔之间的关系,可她却不知道这样只会让萧梓琛更加的厌恶自己。</p>“姜沫夭,你说够了没。”</p>此时的姜沫夭,已经让萧梓琛对她没有一丝的怜悯。</p>“我没有,这个女人就是个不要脸的下贱胚子,两年前拆散了我和你,现在又想破坏我和你的感情。梓琛,你清醒一点吧,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不知勾引你,还勾引傅裕笙,你就不怕她给你戴绿帽子吗?”</p>说着,姜沫夭忽然看向了墨雨柔,一阵咆哮道。</p>“墨雨柔,你这个贱人,小三,没教养的贱货,你不是说不会破坏我和梓琛的感情的吗,你现在为什么在这里,你就这么不要脸吗?梓琛都已经抛弃过你一次了,你怎么还不死心呢。”</p>姜沫夭的话越说越难听,客厅里,所有的人的脸上表情都非常的难看。</p>墨雨柔一开始还能表现的淡定自若,可听到姜沫夭的这些谩骂,她也开始自我怀疑。</p>虽然这次来萧宅是另有原因,可事实上,她的确算是破坏了萧梓琛和姜沫夭的感情,这一点,她无可辩驳,终究,她还是成为了自己最看不起的那类人。</p>啪……</p>忽然,客厅里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萧梓琛一巴掌扇在了姜沫夭的脸上。</p>萧梓琛脸色铁青,双眸冰冷,全身都散着一股无法浇灭的怒火。</p>“姜沫夭,别逼我让你在洛城待不下去。”</p>萧梓琛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压抑着心里的怒火,拳头紧紧的握着,刚才那一巴掌,已经是他努力克制了情绪的,不然,姜沫夭现在就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他的面前。</p>说完这话,萧梓琛对旁边的几个佣人说道。</p>“送客,她如果不走,就报警。”</p>萧梓琛一说完,那几个佣人一左一右的押着姜沫夭走出了别墅,等姜沫夭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送出了院子,铁门也已经关上了。</p>啪啪啪……</p>“萧梓琛,你给我开门,让我进去!”</p>“梓琛,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p>“墨雨柔,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不得好死。”</p>门外,传来姜沫夭的谩骂声,搅得别墅里的人都静不下心来,萧梓琛没辙,只能给郁景州打了电话。</p>“梓琛?什么事?”</p>接到萧梓琛的电话,郁景州有些意外,不过他刚开口,这边就传来萧梓琛清冷的声音。</p>“你来萧宅一趟,把姜沫夭带走,不然,我就报警了。”</p>说完,萧梓琛便挂了电话。</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