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164、墨雨珊出事</p>卢雅珍也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帮自己儿子争取一下。</p>“雨柔,我也不是替梓琛说好话,不过我当妈的,太了解那孩子了,这次他是真的对你上了心。这么多年,我就没见他这么细致的照顾过谁,当年他父亲住院的时候,梓琛也没有这么尽心尽力,至于那姜沫夭,就更别说了,我相信你也能感受到梓琛对你的感情。”</p>有些事终究是逃不过的,人都来了,那有些话墨雨柔也逃避不了。</p>卢雅珍说的这些,墨雨柔能感受到,事实上,这几天,她也一直很矛盾,可终究是被伤害怕了,而且自己也有不得不拒绝的原因。</p>“伯母,我和他,现在这样挺好。”</p>卢雅珍没想到自己苦口婆心的讲了这么多,竟换来这么一句,难免有些失落。</p>“哎,雨柔,你就真的不肯原谅梓琛吗?他真的知道错了,你就真的一点机会都不能给吗?”</p>“我……”</p>墨雨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面对卢雅珍的情真意切,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还是不忍说出口。</p>看到墨雨柔犹豫矛盾的表情,卢雅珍又叹了口气,慈祥亲切的拉着她的手,说道。</p>“雨柔,你现在没想好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想,伯母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给彼此一个机会,毕竟这世界上,能拥有一段彼此相爱的婚姻太难了。”</p>卢雅珍这话,直接触动了墨雨柔的心,是啊,世上的婚姻又有多少是因为彼此相爱才结合的呢。</p>可这件事一旦涉及到自己,墨雨柔便犹豫了,她纠结的地方不仅仅是她和萧梓琛之间的感情,还有各种各样的外部原因,而那些,却是她不想与旁人说的。</p>后面的两天,墨雨柔过的很平静,早上,萧梓琛都会推她去附近的公园转一圈,下午,萧梓琛会给她做腿部按摩,晚上,一群人坐在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天,谁也没有再提到她和萧梓琛的事情。</p>大年初三下午,墨雨柔正在卧室的露台看书,收到了来自江玉承的一条短信,上面是一个境外地址。</p>墨雨柔看到后,便给江玉承打了电话。</p>“喂,地址确定吗?”</p>“确定,我们的人以志愿者的身份一直跟着他,最近他们会在那里稍作调整,大概五天后,他们就会离开,要不要我过去一趟。”</p>江玉承开口问道。</p>墨雨柔想了想,回答道。</p>“不用,你过去,他未必和你说实话,你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我直接和他联系。”</p>“好的。”</p>之后,墨雨柔便挂了电话。</p>放下手机,墨雨柔躺在椅子上思考了许久,不一会儿,江玉承便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发了过来。</p>墨雨柔瞥了一眼,随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扶着围栏走了两步,还算平稳。</p>之后,墨雨柔又走回椅子边,拿起手机,打开了订票软件,买了一张明天下午的机票。</p>傍晚,吴妈进来叫墨雨柔下楼吃饭,见墨雨柔正在收拾东西。</p>“小姐,你这是要……”</p>“吴妈,我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明天萧伯父也要入院做手术,我们再留在这也不合适,吃过饭,我们就回去吧。”</p>吴妈一听,想了想,虽有些不舍,可也没有继续留在这的理由,便点了点头。</p>“行,那待会儿我也把东西收拾一下,走吧,大家都等着吃饭呢。”</p>说着,吴妈接过墨雨柔手里的衣物,麻利的叠好放进了箱子。</p>两个人刚走到门口,萧梓琛正好从书房走出来,见墨雨柔没有坐在轮椅上,有些意外。</p>“你已经恢复了。”</p>墨雨柔点了点头,然后说道。</p>“我已经给司机打了电话,吃过晚饭,我也要回华庭名苑了,这几天多谢你和伯父伯母的照顾。”</p>“什么?你要走?”</p>萧梓琛怎么也没想到墨雨柔竟这个时候提出离开,本以为这几天的相处渐渐融洽,说不定能借此机会慢慢和墨雨柔缓和关系,可终究是他多想了。</p>面对萧梓琛略显惊讶失落的表情,墨雨柔却是平淡的多。</p>“本来就是因为行动不便才住过来的,现在身体恢复了,断不能继续叨扰了,而且伯父明天也要入院手术,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回去后吴妈照顾我就行了,这几天,还是要谢谢你的照顾。”</p>墨雨柔平静的说道,说道感谢的时候,倒是挺真诚的看了一眼萧梓琛。</p>“雨柔,你知道的,我从不觉得你住在这是一件麻烦的事,这几天相处下来,我们不是很好嘛?”</p>萧梓琛不希望墨雨柔离开,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决不能就此中断了。</p>墨雨柔微微一笑道。</p>“那是因为我们现在的想法很单纯,但如果我继续留下来,那就该另当别论了,梓琛,就维持现在的状态吧,这样的我,面对你的时候也能轻松一点。”</p>说完,墨雨柔转身,朝着电梯方向走去。</p>“走吧,别让伯父伯母久等了。”</p>萧梓琛看着墨雨柔潇洒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晦涩的流光,脸上,掠过淡淡的忧伤,可想到墨雨柔刚才的话,他又不忍再多说什么。</p>吃饭的时候,卢雅珍和萧摩雄也知道墨雨柔要离开的想法,萧摩雄本就是个内敛的人,只说了句以后有空常来看看他们,倒是卢雅珍一脸的不舍。</p>可看到墨雨柔态度坚决,自己儿子也不曾开口劝说,便只能一个劲的拉着说了一堆要照顾好自己的叮嘱的话。</p>吃过晚饭不久,院子外便传来的汽车声,墨雨柔的司机来了。</p>本来萧梓琛提出他送墨雨柔回华庭名苑,但这一来一回差不多要两个小时,明天萧摩雄要入院,今晚肯定也有很多事需要萧梓琛处理,便直接回绝了。</p>萧梓琛亲自把行李给搬上了车,然后又将墨雨柔送上车,关门之前,说了句。</p>“雨柔,后天我去找你。”</p>墨雨柔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关上了车门,之后,车子便离开了萧宅。</p>“还看,既然不舍,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没出息。”</p>墨雨柔的车子都开出去好久了,萧梓琛还站在院门口,卢雅珍实在看不下去,抱怨了一句。</p>“妈,我只是不想雨柔为难。”</p>萧梓琛说着,还看了眼远处的马路,只是远处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p>卢雅珍望着这么痴情的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p>“你那,看你什么时候能把雨柔追到手。”</p>说完,卢雅珍愤愤然的进了屋。</p>萧梓琛又在院子里站了许久才进了别墅,可进去后,总觉得这屋子里少了些什么,最后微微叹气,回了书房。</p>这边,墨雨柔上车后情绪也有些不佳,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吴妈见了,拍了拍墨雨柔的手。</p>墨雨柔像是感受到了吴妈的担忧,睁眼,微微一笑道。</p>“吴妈,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到家了叫醒我。”</p>说完,墨雨柔把椅子放下,然后侧过身闭上了眼睛。</p>吴妈看着墨雨柔,有些心疼,可终究没有在开口打扰她。</p>晚上八点半,墨雨柔和吴妈回到了华庭名苑,司机把行李送上去后便离开了。</p>墨雨柔正准备拿着行李回房,吴妈一手抢过的墨雨柔手里的行李箱。</p>“小姐,你先去客厅休息一会儿,我来收拾就行了。”</p>墨雨柔也没有推脱,随后便去了客厅,打开电视机,百无聊赖的调着电视频道。</p>大约九点的时候,几天没有联系她的赵珂尔来了电话,墨雨柔接通,还有些抱怨的说道。</p>“赵大小姐,这个年过的挺痛快啊,还说要保持联系,电话呢,这么多天才给我打来。”</p>“哎呀,雨柔,我这不是怕打扰了你和萧总嘛!你看,我够体贴的吧,虽然吧,我还是觉得裕笙哥更适合你,但谁让我是你朋友呢,只能尊重你的选择啦。”</p>电话那边,赵珂尔调侃着,她也想通了,就如她刚才说的,尊重墨雨柔自己的决定,至少和萧梓琛复合,不会有太多的流言蜚语。</p>听到赵珂尔的话,墨雨柔还是解释了一下。</p>“珂尔,我谁也不会选择,现在这样挺好的,对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干嘛?”</p>“哎呀,差点被你绕走了,你赶紧打开电视调到新闻频道,有重大新闻。”</p>墨雨柔这么一说,赵珂尔这才想起打电话来的目的,立刻提醒道。</p>墨雨柔随手拿起遥控器,调到了洛城新闻台,顿时便被里面报道的新闻吸引了。</p>“本次洛城缉毒组联合行动,突击检查多家酒吧夜场,并且当场抓获数批吸毒人员。”</p>“据本台现场记者报道,在酔情酒吧抓获的墨女士身上搜到迷幻药数包,此时墨女士已经被送往附近医院做进一步血液检测,本台记者会进行追踪报道,敬请期待。”</p>“这是怎么回事,今晚的新闻吗?”</p>新闻里的女人虽然打了马赛克,但从身形还有记者透露的一些信息,墨雨柔一下子就认出了新闻中人的身份,不正是她那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