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161、拒绝</p>郁家里萧家差不多十几分钟的车程,而除了郁景州外,萧梓琛也想不到还有谁愿意来管姜沫夭的事的。</p>差不多一刻钟后,隐约传来一阵汽车声,不一会儿,院子外也安静了下来,可别墅里的气氛,却冷到了冰点,再精彩的节目,也没有人有心情欣赏了。</p>“哎,时间不早了,我和你父亲就先回房休息了。”</p>卢雅珍看着欲言又止的萧梓琛,开了口,说完,便推着萧摩雄离开了客厅。</p>吴妈见状,也找了个借口。</p>“小姐,我先去房间收拾一下。”</p>说完,吴妈也离开了。</p>客厅里,又只剩下了墨雨柔和萧梓琛。</p>电视里,还在放着精彩的春节晚会,可墨雨柔此时已经没有了心情。</p>萧梓琛在远处站了一会儿,缓缓靠近墨雨柔,正要开口的时候,墨雨柔却抢先一步出了声。</p>“我有些累了,送我回房吧!”</p>这个时候,墨雨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p>现在看来,她这次的确是有欠考虑,大过年的住在萧家,换做任何人都会多想,可如果她此时提出离开,只会让这件事变的更加尴尬。</p>“雨柔,你不用觉得又任何负担,姜沫夭说的那些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和她之间,早就有很多的问题。刚才你也看到了,她早就变得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就算你没有回来,我和她之间迟早也会分。”</p>萧梓琛不希望刚才的事给墨雨柔造成过多的困扰,但是他这话一说完,墨雨柔却是苦涩一笑,说道。</p>“但至少不是现在,终究,我还是原因之一。”</p>这时让墨雨柔最不能接受的,也是她如今最不屑扮演的角色,可事实上,她的出现,或多或少的加速了萧梓琛和姜沫夭之间的分开。</p>“雨柔,你别这样,我和她只是时间问题,真的与你无关,你不要胡思乱想。”</p>“放心,我没有多想,送我回房间吧!”</p>墨雨柔不想继续这样的话题,倒不是她想逃避,而是多说无益,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不是说她说几句就能改变的。</p>萧梓琛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他和姜沫夭之间,只是时间问题。</p>萧梓琛还想开口,可看到墨雨柔一脸疲倦的靠在沙发上,有些不忍,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抱着墨雨柔坐着轮椅,然后推着她去了三楼。</p>“小姐,你们也上来了,我帮你洗漱吧!”</p>吴妈听到脚步声,从房间里走出来,见墨雨柔和萧梓琛沉默的走过来,便去接过萧梓琛手里的轮椅,推着进了房间。</p>萧梓琛在门口站了会儿,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进去,在吴妈准备扶着墨雨柔进卫生间的时候,他一把抱起了墨雨柔。</p>“吴妈,你帮雨柔的衣服拿进来,再搬张椅子进来。”</p>吴妈愣了一下,见墨雨柔并未阻止,便去了衣帽间,拿了墨雨柔的睡衣,又搬了张椅子进了卫生间。</p>萧梓琛把墨雨柔放在椅子上,然后走出了卫生间,关门时还说了句。</p>“好了叫我。”</p>如同白天在医院一样,萧梓琛守在卫生间门口,一直没有离开。</p>“少爷,这是夫人让我给墨小姐送的牛奶。”</p>这时,一个佣人走了上来,端了一杯热牛奶。</p>萧梓琛接过,便让佣人离开了。</p>这次有吴妈的帮忙,墨雨柔洗漱的很快,不一会儿,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墨雨柔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吴妈看上去有些疲惫。</p>萧梓琛看着墨雨柔湿哒哒的头发,见吴妈拿着吹风机,他直接接了过来。</p>“吴妈,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p>吴妈犹豫了一下,但想了想,这是个让墨雨柔和萧梓琛独处的机会,便也没有询问墨雨柔,就回了自己的房间。</p>萧梓琛把吹风机放到一旁,然后走进浴室,抱起墨雨柔,走了出来。</p>把墨雨柔放到一旁的沙发上,然后把那杯还有温度的牛奶拿了过来,递给了墨雨柔,说道。</p>“趁热喝了,对睡眠有帮助。”</p>昨晚在医院的时候,萧梓琛就感觉到墨雨柔的睡眠不好,稍微有点声响便会惊到她。</p>牛奶杯里依旧放着一根吸管,墨雨柔听了,喝了一口,胃暖暖的。</p>随后,萧梓琛开始给墨雨柔吹头发,动作依旧有些笨拙,有几次还不小心扯到了墨雨柔的头发,一直忙活了半个小时,才把头发吹干。</p>此时已经快十一点了,萧梓琛怕墨雨柔累,也不好意思继续在她房间待着,便抱着她上了床,给她盖好被子,在床头留了一盏小夜灯,这才离开了卧室,不过在关门的时候,还说了句。</p>“手机在你枕头边,我给你调了快捷键,第一个就是我的号码,晚上要起夜就给我打电话,晚安。”</p>说完,萧梓琛便把门关上了。</p>墨雨柔看了眼枕头旁的手机,她明明设了密码,萧梓琛怎么会打开她的手机的呢。</p>墨雨柔还有些不信,拿过手机,打开一看,快捷键第一个还真的成了萧梓琛的联系方式。</p>萧梓琛回到房间,洗完澡也躺在了床上。</p>他和墨雨柔的卧室是相连的,两个房间床算是背靠着背的。</p>萧梓琛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一想到自己和墨雨柔现在就仅隔了一堵墙,心里莫名的激动。</p>快十一点半的时候,睡意袭来,萧梓琛准备关灯睡觉,此时,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萧梓琛一听,立刻接起,以为是墨雨柔给他打的电话。</p>可拿过一看,居然是郁景州打来的,萧梓琛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起来。</p>“什么事?”</p>电话接通,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像是女人的哭闹,萧梓琛听了,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p>“梓琛,你来一趟御庭湾吧!沫夭她情绪很不好。”</p>郁景州把姜沫夭从萧宅送回御庭湾后,姜沫夭就一直在哭闹,任由郁景州怎么安抚,她都吵着要见萧梓琛,郁景州这也是没辙了才会给萧梓琛打电话。</p>萧梓琛听了,眉头紧皱,语气清冷。</p>“我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她每次这样,我就得去见她,这只会让大家都为难,对谁都不好。”</p>萧梓琛回绝的很干脆,不带一丝犹豫。</p>郁景州听到这话,有些失望,哪怕在打这个电话的时候,他知道希望渺茫,可听到萧梓琛如此直接的拒绝,还是替姜沫夭觉得惋惜。</p>“梓琛,你们好歹在一起那么多年,就这么绝情吗?”</p>“不是我绝情,而是她必须面对现实,如果我真的无情,那她今年这年就该在监狱里度过了。景州,难道你也希望我和她还藕断丝连吗?我和她已经结束了,这段时间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景州,你应该了解我,换做别人,你觉得她还能有机会好好的待在洛城吗?所以不要逼我做出大家都不想看到的事情。”</p>姜沫夭的这些行为,一点点的消磨掉了萧梓琛对她最后的一丝情分。</p>郁景州听了,陷入了沉默,就算他不是旁观者,也知道姜沫夭做的一些事情很过分,姜沫夭如今还能在洛城安然无恙的待着,已经是萧梓琛的心慈手软了。</p>郁景州看了一旁情绪非常不稳的姜沫夭,也是非常心疼,可既然萧梓琛回绝了,那他便不可能过来,或者说真的过来了,那也会是个他不想看到的结果。</p>最后,郁景州轻叹一声道。</p>“打扰了,那我先挂了。”</p>说完,郁景州挂了电话,走回客厅,有两个女人一直守着姜沫夭。</p>郁景州看着泪流满面的姜沫夭,一脸心疼的走了过去,然后对着一旁的女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女人便离开了客厅。</p>“沫夭,我们今天先好好休息,好不好。”</p>“景州,我要去找梓琛,不然他就要被墨雨柔那个贱人勾引走了,梓琛是我的,他只能是我的。”</p>看到这样神志不清的姜沫夭,郁景州眉心直皱,他感觉到了一些异常,可又不敢确定。</p>郁景州搂着姜沫夭,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不一会儿,刚才离开的一个女人端了杯热牛奶过来。</p>“沫夭,今天很晚了,我们现在去找梓琛会让他不高兴的,乖,先把牛奶喝了,等明天,我们再去找他,好不好。”</p>姜沫夭一听,立刻止住了哭闹,像个被奖励了糖果的小孩一样一脸真诚的盯着郁景州,问道。</p>“真的吗?”</p>“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来,先把牛奶喝了。”</p>说着,郁景州把那被奶递到了姜沫夭的嘴边,姜沫夭果真听话的喝掉了牛奶,几分钟后,便安静的靠在了郁景州的身上。</p>“你放了几颗安眠药?”</p>“郁少,我就放了一颗,姜小姐以前应该没吃过这些药,所以药效会快一些。”</p>郁景州听了,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随后,让那两个女人先离开,自己则是把姜沫夭抱回了卧室,一切安顿好后,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夜。</p>大年初一,新的一年,好像从晚上十二点后,外面的炮竹烟花就没有停止过。</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