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146、比起爱你,我更恨你</p>“抱歉,我知道很多家族的婚姻都是由长辈一手安排,可惜我是个另类,没有人能干涉我的感情,我的父母也不行,所以希望秦小姐打消这个念头吧。”</p>傅裕笙果断回绝,表示自己的立场,他太清楚爱而不得的痛苦了,所以他不希望面前这个勇敢的女人也经历自己一样的痛苦。</p>可惜他们是同一类人,认准了便不会放手,秦芷研听了傅裕笙的话,微微一笑,目光却是格外的坚定。</p>“傅院长,喜不喜欢我是你的事,而爱不爱你是我的事,我不会干涉傅院长喜欢谁,也请傅院长也不要干涉我喜欢你这件事。放心,我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至于去恒生医院的事,我也希望傅院长能公事公办,也许某一天,傅院长能在接触中发现我的另一面。”</p>话刚说完,舞会音乐停了下来,此时,刚才围在舞池外的宾客们纷纷邀请自己的舞伴进入了舞池,舞会正式开始。</p>傅裕笙已经松开了秦芷研,正准备离开舞池,可下一秒,音乐再次响起,秦芷研顺势拉住了傅裕笙,借力凑到了傅裕笙的耳畔。</p>“想和那位墨小姐跳舞吗?我帮你。”</p>说话间,秦芷研的目光飘向了她的左前方,傅裕笙转动脚步,也看了过去,正好看到萧梓琛拉着墨雨柔进入了舞池。</p>当下,傅裕笙毫不犹豫的搂住了秦芷研,然后非常客气的说道。</p>“多谢。”</p>秦芷研莞尔一笑,回了句。</p>“想谢我,那就以后请我喝杯咖啡。”</p>傅裕笙一听,脸色又严肃了起来,秦芷研见状,又补充了句。</p>“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一个人喝咖啡挺无趣的,想找个人陪,傅裕笙不必有负担。”</p>傅裕笙这才卸下了防备,搂住秦芷研的腰,一个优雅的托腰,两个人再次翩翩起舞。</p>这边,墨雨柔算是被萧梓琛生拉硬拽着进入了舞池,相比较别人享受着舞蹈带来的快乐,这两个人却是在暗中较劲。</p>“萧梓琛,你究竟想怎样?”</p>墨雨柔很是愤怒,刚才他们两个走进宴会厅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就算隔着老远,墨雨柔也能听到那些人的窃窃私语。</p>本来墨雨柔准备进来露个脸,然后便悄悄的离开,可萧梓琛这家伙像防小偷似的一直跟在她身旁,让墨雨柔找不到离开的机会。</p>墨雨柔想着等误会开始,再找个机会离开,可没想到萧梓琛直接将她拉入了舞池。</p>墨雨柔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自己本来是作为傅裕笙的舞伴来的酒会,如果现在和萧梓琛跳舞,那傅裕笙会怎么想。</p>这不,墨雨柔现在是真的有些生气了。</p>可萧梓琛却是一脸嬉皮,见墨雨柔愤怒质问,他却是一脸邪笑的凑到了墨雨柔的耳边,轻声说道。</p>“雨柔,刚才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们是夫妻,夫妻一起跳个舞,有错吗?”</p>“萧梓琛,我刚才也是迫不得已,你不要误会了,我和你,早在一年前就结束了,你松开我。”</p>面对萧梓琛的玩世不恭,墨雨柔更加的愤怒了,她没想到萧梓琛也有这么死皮赖脸的一面,以前的她怕是看走眼了。</p>墨雨柔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挣脱萧梓琛的怀抱,可是周围全是人,墨雨柔的动作也不敢过大,所以她的挣扎毫无用处。</p>“雨柔,你可真无情,就算我们关系不同以往,可刚才我好歹帮了你,你难道不该陪我跳个舞表示感谢吗?或者,我现在去和傅伯母说,我们刚才是在骗她。”</p>为了和墨雨柔跳一支舞,萧梓琛也算是刷新底线了,居然连这种卑鄙的威胁人的方式也用上了。</p>这不,墨雨柔一听,眼底顿时染上一层薄怒,咬牙切齿的说道。</p>“萧梓琛,你可真够卑鄙的。”</p>面对墨雨柔的指责,萧梓琛全盘接受,未见半分怒意,反而笑意更加的浓烈。</p>这时,音乐一个转折,萧梓琛搂着墨雨柔的腰,墨雨柔往后一仰,萧梓琛身体前倾,脑袋再一次凑到了墨雨柔的耳边。</p>嘴角滑过邪魅的微笑,哄闹的舞池中,一道低沉蛊惑的声音传入墨雨柔的耳中。</p>“雨柔,只要能得到你,我可以更加的卑鄙。”</p>萧梓琛算是铁了心要和墨雨柔重修旧好,为此,他可以放下以往高冷的身段,可以用尽一切的手段,只为让墨雨柔回到自己的身边。</p>墨雨柔感觉自己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没有掀起半丝波涛,此时的萧梓琛就像是一个没羞没臊的无赖,死乞白赖的粘着自己。</p>墨雨柔的心有些疑惑,有些好奇,有些混乱,更多的是对未知未来的迷茫。</p>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曾经爱到可以放弃一切的人,她印象中的萧梓琛沉稳内敛,冷静自持,高冷清贵,可现在呢,狡黠邪魅,卑鄙奸诈,玩世不恭,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啊。</p>可即使是不同的表现,不同的性格,墨雨柔为什么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一丝丝的牵动,难道自己这辈子就逃不掉和萧梓琛捆绑在一起的宿命了吗。</p>“萧梓琛,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我真的累了,不想继续玩这种幼稚的游戏,就当是以前的我不懂事,你就放过我,行吗?”</p>即使有心动的感觉,可墨雨柔还是保持着该有的理智。</p>“雨柔,这不是游戏,我说了,我爱你,你问问你自己,难道你不爱我吗?如果不爱,为何我一靠近你就心跳加速,为何我一和你说话,你就情不自禁的脸红,雨柔,承认吧,你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p>萧梓琛无比自信的说道,只因为墨雨柔隐藏的不够好,今晚的表现太差劲了,只要萧梓琛一靠近,她便心慌意乱。</p>既然看穿,墨雨柔也没必要在隐瞒,她抬头对上萧梓琛那双犀利的眼睛,深吸一口气,说道。</p>“是,我承认我没忘记你,但比起爱你,我更恨你,萧梓琛,别忘了,一年前,在英国你对我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如果不是你,我又何必要在英国休养,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以满世界的去玩,如果不是你,我有必要每天喝那些苦到反胃的中药吗?”</p>此时,墨雨柔和萧梓琛都没有注意到傅裕笙和秦芷研就在他们旁边。</p>墨雨柔说完这些,整个人往外回转两圈,下一秒,墨雨柔已经被傅裕笙拉入了怀里,而秦芷研也顺利的和萧梓琛变成了舞伴。</p>“雨柔,你没事吧。”</p>傅裕笙能感觉到墨雨柔愤怒的情绪,担忧的问道。</p>墨雨柔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交换了舞伴,立刻转身看向萧梓琛那边,只见萧梓琛和秦芷研携手跳舞,不过此时萧梓琛的脸色非常的难看。</p>“裕笙哥,秦小姐她……”</p>墨雨柔担心这样的举动会让秦芷研伤心,可她刚开口,傅裕笙便打断了她的话。</p>“是她的主意,雨柔,是不是我母亲和你说了什么?你不该去迁就我母亲,她代表不了我,你很清楚我心里的想法。”</p>傅裕笙生怕墨雨柔误会,努力的解释着。</p>不过墨雨柔从未误会傅裕笙,也很清楚傅裕笙对自己的用情至深,也正因为这份情深义重,才让墨雨柔更加不忍伤害傅裕笙。</p>“裕笙哥,我没误会,伯母没说什么,只是我自己很清楚什么才是最适合你的。”</p>说着,墨雨柔松开了傅裕笙,明明只是一支舞,可她现在觉得身心俱疲。</p>墨雨柔走出了舞池,傅裕笙默默的跟在身后,两个人来到了点心区,墨雨柔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p>“裕笙哥,你很好,对人温柔,待人和善,可是我真的不适合你,如果今天我选择了和你在一起,不仅仅是你要面临各种非议,我也会受人指指点点。”</p>说到这,墨雨柔忽而一笑。</p>“呵,我这人,看似坚强,其实我比任何人都胆小,我接受不来别人的指指点点和议论,就当是我懦弱吧,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做自己的设计,打理好父亲留下的公司,其他的什么都不想。”</p>墨雨柔说的很直接很明白,先不说她不爱傅裕笙这一点,倘若真有一天她和傅裕笙走到了一起,面对的非议将会比别人多很多,在如今这种环境,舆论暴力的伤害远比其他任何一种暴力。</p>说完这些,墨雨柔看向了舞池,秦芷研还在和萧梓琛跳舞,至少目前看来,那位秦小姐真的很适合傅裕笙。</p>“裕笙哥,秦小姐很优秀,就冲刚才那一点,至少她是个磊落大方的女孩,我不说很适合你,但至少可以试着聊聊,就算当不成情侣,应该也是个不错的朋友。”</p>墨雨柔还不至于圣母般的给人配对,但会给傅裕笙一个建议。</p>傅裕笙都记不得自己被墨雨柔拒绝了多少次了,每一次都说这是最后一次,可事实上,他依旧坚持着那份爱。</p>傅裕笙看了一眼舞池,萧梓琛的目光一直盯着他们这边,忽然苦涩一笑。</p>“雨柔,你还爱他,对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