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144、我现在是你最亲的人</p>他们这些家族的孩子,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勺长大,是金字塔顶端的人,是最为金贵的,他们这样的人,人生就不能有任何的污点。</p>所以一般这些家族子弟的婚姻,都是一辈子的,哪怕在感情不和,夫妻不睦,在外人面前,也会维持恩爱的画面。</p>即使有些人外面情人,小三一堆,但作为妻子的女人们也不敢主动提出离婚,因为他们离婚后,要想再嫁入豪门,那比登天还难,而这一点,也让很多的公子哥更是有恃无恐。</p>而墨雨柔和萧梓琛一年前的那场离婚,也算是轰动整个洛城了,墨雨柔也算是豪门中的异类了,虽然活的潇洒,却不能被豪门中人认同。</p>如果傅裕笙真的和墨雨柔走到了一起,以后结婚生子,也许在外人眼里,这可能是一则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但在豪门中人的眼里,这不过是傅裕笙人生履历上的黑点。</p>“伯母,我想你似乎是误会我和裕笙哥了,我今天之所以来参加酒会,只是因为裕笙哥和我说他的舞伴临时有事。至于你担心的这些,那就更是大可不必,我和裕笙哥自小一起长大,我对他,只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所以还请伯母您放心。”</p>墨雨柔淡定从容的说道,当然,她现在似乎已经猜到所谓的舞伴临时有事应该是傅裕笙找的借口,但对墨雨柔来说,那就是傅裕笙的舞伴有事,她是临时来救场的,所以刚才她才会那么洒脱的把舞伴的位置让给秦芷研。</p>张新芳听了,微微一愣,看着墨雨柔一脸真诚的神态,还有些担忧。</p>“雨柔,你当真……”</p>“雨柔,你怎么来这里了。”</p>这时,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p>张新芳看到门口的人,眼底闪过一抹疑惑。</p>“梓琛?”</p>张新芳站了起来,诧异的叫着门口来人的名字。</p>墨雨柔此时也转头看向了门口,只见萧梓琛一身白衣朝她这边走了过来。</p>面若冰雪,眼底却透着一股炙热的眸光,嘴角微扬,给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春意。</p>萧梓琛走到墨雨柔的身旁,伸出右手,薄唇轻启,语气清幽又温柔。</p>“雨柔,舞会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害得我到处找你,走吧!”</p>说着,萧梓琛对着墨雨柔挑了挑眉。</p>墨雨柔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将手放在了萧梓琛的手上。</p>萧梓琛轻轻一拉,墨雨柔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整个人落入了萧梓琛的怀里。</p>感受到腰际那双温暖滚烫的大手,墨雨柔的心竟情不自禁的砰砰急跳,眼底闪过一抹疑惑,神情恍惚的抬头,目光紧盯着萧梓琛那张如大理石雕刻般精致的脸上,久久不忍离去。</p>“梓琛,雨柔,你们,你们不是……”</p>张新芳此时一脸错愕,当初墨萧两家的联姻,别人不清楚,可他们傅家还是明白其中的一些原由,后来萧梓琛和墨雨柔离婚的时候,也就只有他们一家人没有感到惊讶。</p>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两个人没有感情吗,不是说萧梓琛一直很恨墨雨柔吗,可现在看来,这萧梓琛显然是爱惨了墨雨柔,从进来后,萧梓琛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墨雨柔。</p>面对张新芳的诧异和疑惑,萧梓琛微微一笑,然后紧紧的搂着墨雨柔,解释道。</p>“离婚?伯母是想问这个吗?”</p>萧梓琛主动提到这两个字,张新芳倒是有些尴尬了,但还是点了点头。</p>随即,萧梓琛又是微微一笑,然后深情的盯着墨雨柔,又解释道。</p>“那都是一场误会,事实上当初我和雨柔因为一些误会暂时分居了,只不过前段时间误会解开,现在我们和好了,哦,对了,我们从没有离过婚,所以,雨柔现在还是我们萧家的儿媳妇,我萧梓琛的妻子。”</p>说着,萧梓琛又低头看了眼墨雨柔,见她有些傻萌的盯着自己,宠溺一笑,温柔的摸了摸墨雨柔的脑袋,然后又搂住了墨雨柔。</p>“伯母,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带雨柔去宴会厅了,告辞。”</p>说完,萧梓琛搂着墨雨柔转身走出了休息区,墨雨柔就这么恍恍惚惚的被萧梓琛带了出去,直到两个人快要走到宴会厅门口的时候,墨雨柔这才反应过来,一下推开了萧梓琛。</p>可下一秒,萧梓琛又将墨雨柔拉入了怀里,在墨雨柔想要挣扎的时候,萧梓琛低头凑到了墨雨柔的耳边。</p>此时,张新芳正好从休息室走出来,刚才她还有些怀疑萧梓琛说的话,但此时看到萧梓琛和墨雨柔亲腻的举止,不安的心终于落了下来。</p>这边,萧梓琛凑到墨雨柔的耳边轻声说道。</p>“傅伯母就在我们身后,你现在推开我,恐怕她会胡思乱想哦。”</p>“萧梓琛,你,你混蛋。”</p>墨雨柔愤怒的瞪着萧梓琛,可萧梓琛一脸邪肆,整个人紧紧的贴着墨雨柔,听到墨雨柔骂自己,非但不生气,反而会心一笑。</p>“雨柔,你知不知道你骂人的模样非常可爱,会让我心动不已。”</p>萧梓琛仿佛变了一个人,以前一向稳重严肃的一个人,此时竟有些玩世不恭,可这样的萧梓琛也让墨雨柔的心开始乱了。</p>墨雨柔意识到这样的感觉非常不对,在看到萧梓琛嬉皮笑脸的模样,愤怒的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萧梓琛的腹部,萧梓琛整个人往后一拱,然后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脑袋顺势搭在了墨雨柔的肩上。</p>“雨柔,你可真狠心,刚才我可是帮你解了围,难道连句谢谢都舍不得说嘛。”</p>“萧梓琛,你究竟想怎样?”</p>墨雨柔不想玩这种危险的游戏,她不想和萧梓琛再有任何的瓜葛,此时此刻,她只想离开这里。</p>可萧梓琛既然来了,又岂会让墨雨柔离开。</p>眼看着两个人要走到宴会厅门口了,萧梓琛眼眸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的流光,然后拉着墨雨柔进了对面的一个包厢,一进去,萧梓琛便把门从里面反锁了。</p>墨雨柔见状,顿时挣脱了萧梓琛的怀抱,往后退了两步,警惕的盯着萧梓琛,愤怒的质问道。</p>“萧梓琛,你究竟想怎样?”</p>萧梓琛此时脸色一沉,不在如刚才那般的玩笑,不过看着墨雨柔的眸光依旧深情款款。</p>看着墨雨柔如此警惕的防着自己,萧梓琛心底闪过一丝落寞,眼神也渐渐暗了下来。</p>“雨柔,难道刚才傅伯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和裕笙是不可能的,你继续和裕笙在一起,最后受伤害的只会是你。”</p>萧梓琛刚才在门口站了很久,里面的谈话听得非常清楚,虽然墨雨柔的话他也一字不落的听到了,可这些天墨雨柔和傅裕笙之间的互动,还有傅裕笙表现出来的对墨雨柔的攻势,让萧梓琛不得不防,他害怕墨雨柔有一天会败在傅裕笙的深情陪伴下。</p>此时的墨雨柔很愤怒,她的事情,任何人都有权利管,只有萧梓琛没有资格。</p>“够了,这是我和裕笙哥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开门。”</p>墨雨柔愤怒的说道,可萧梓琛就站在门口,她根本走不出去。</p>萧梓琛听到墨雨柔的话,更加确定自己刚才的猜测,更是失望悲伤。</p>“我没资格,墨雨柔,你竟然说我没资格,别忘了,我是你丈夫,在这个世界上,我现在是你最亲的人,你居然说我没资格?”</p>萧梓琛心痛不已,他的一片心怕是喂了狗了。</p>面对萧梓琛的质问,墨雨柔只是冷冷一笑,眸光清冷的盯着萧梓琛,完全无视他眼底的悲伤,冷清决绝的说道。</p>“萧梓琛,我们一年前已经离婚了,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个错误,开门,让我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p>说着,墨雨柔已经拿出了手机,她并不是在吓唬萧梓琛,而她也再赌萧梓琛不愿把事情闹大。</p>可墨雨柔这次赌错了,萧梓琛见墨雨柔拿出了手机,直接冲到了墨雨柔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愤怒不敢的说道。</p>“雨柔,你怎么就听不进劝呢,你和裕笙是没有结果的,傅家早就看上了秦部长的女儿,他们是不可能接受你成为他们的儿媳妇的。”</p>说到这,萧梓琛一下子态度软了下来,望着墨雨柔冷若冰霜的脸,几近恳求的说道。</p>“雨柔,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可以吗。”</p>说着,萧梓琛的脸朝着墨雨柔这边凑了过来,墨雨柔整个人往后仰,可萧梓琛双手禁锢着她,墨雨柔无处可逃。</p>“萧梓琛,你先放开我,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这样苦苦纠缠又何苦呢。”</p>墨雨柔努力的避开萧梓琛的目光,紧张的闭着眼,身体使劲的往后仰,可她的身后,已经是一堵墙了,她只能用双手挡在她和萧梓琛之间。</p>萧梓琛似乎被愤怒和嫉妒冲昏了头脑,看到墨雨柔对自己避之不及的神态,就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