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148、竞争</p>傅裕笙再一次举起了竞价牌,看来他是要和萧梓琛死磕到底了。</p>可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萧梓琛再一次抬高了竞拍价。</p>“五千万。”</p>在场所有的人一片哗然,回顾过去几年的慈善晚宴,也有一些天价拍品,但最高的也不过才一两千万,这可是近十年来的慈善宴第一次有价格超过五千万的拍品。</p>“萧梓琛,你疯了。”</p>墨雨柔已经理解不了傅裕笙和萧梓琛之间的游戏,她觉得这两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p>面对墨雨柔的责怪,萧梓琛只是淡淡一笑,回了句。</p>“不过是个数字而已。”</p>听听这嚣张的语气,墨雨柔直接不顾形象的翻了个白眼。</p>以萧梓琛现在的身价,那也是上千亿的顶级豪门,可就算再有钱,也不是这样挥霍的。一秒记住http://</p>五千万,已经是这枚血钻目前的市价了,如果再往上加价,就没有意义了。</p>就在墨雨柔以为萧梓琛会拍下这枚血钻的时候,身后的傅裕笙再一次举起了竞价牌。</p>“五千一百万。”</p>宴会厅,再一次掀起哄闹声,其他的人如今俨然是吃瓜群众了,傅裕笙刚出完价,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萧梓琛身上,都等着他新一轮的报价。</p>萧梓琛也没让众人意外,拿着竞价牌的手已经跃跃欲试,可就在这时,墨雨柔直接拽住了萧梓琛的手,然后自己举起了一晚上都没有举起过的竞价牌。</p>“五千两百万。”</p>墨雨柔今晚第一次举牌,却是报出了场上最高的金额。</p>墨雨柔举完牌,一手依旧拉着萧梓琛的手,脑袋却转向了身后,眼眸警告的瞪着傅裕笙,傅裕笙看了眼墨雨柔,最终放下来想要举起的牌子。</p>“那位不是耀华的墨雨柔吗?刚才我还好奇傅院长身边的女人是谁呢,她回洛城了?”</p>此时主席台大屏幕上播放的正是墨雨柔的画面,所有的人都惊呼,其中一些人也认出了墨雨柔。</p>刚才舞会现场灯光太暗,很多人都没认出墨雨柔,不过墨雨柔此时的举动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一年前,她可是名动一时的墨家大小姐,萧家的儿媳妇,只是后来突然消失,在传出便是意外昏迷这些事情了。</p>离开一年,洛城的名人圈早就大换血,不过以墨雨柔的身份和地位,只要回来,依旧是最受人瞩目的那位。</p>这不,现场那些认出墨雨柔的人已经开始各种议论,尤其是看到她和萧梓琛坐在一起。</p>现场的镜头也是十分懂得抓焦点,镜头推近,直接把焦点放在了墨雨柔和萧梓琛紧紧握着的手上,那些了解墨雨柔和萧梓琛恩怨的人顿时个个一脸错愕。</p>“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两位一年前不是离婚了吗?半年前萧总不是和那位姜小姐结婚了吗?当时的婚礼办得可是非常隆重。”</p>“喂,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突然想起了,你有没有觉得近一个月这位萧总和姜小姐在没有合体登上过新闻。你看他们以前,三天两头的出现在各大媒体,到处秀恩爱,这一个月可是再没他们两的新闻了,难道这位萧总吃回头草了。”</p>一位喜欢看八卦新闻的贵妇人一脸好奇的议论着,之后,旁边的几个女人纷纷点头,显然,萧梓琛,姜沫夭他们俨然成了这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p>“我和你们说一个内幕消息,你们知道我的一个闺蜜是在远洋集团上班的吧,听她说半个多月前,远洋上层卸掉了那位姜小姐所有的职务。说是什么回去休养,今天看来,那绝对就是幌子,不过是给那个女人一个体面的退场罢了。”</p>这时,另一个女人凑过来说道,周围的人一听,一个个表情丰富。</p>“那也是那个女人活该,当初耀华的前董事长刚去世,这个女人就去勾引萧总,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趁着墨小姐家办丧事的时候去勾搭她的丈夫,就算当小三也得有些底线,反正从一开始我就不看好那个女人。”</p>说话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珠光宝气,气质还不错,可是眉眼间都透着一种婚姻的不幸,尤其是说到小三这两个字的时候,大抵是她也有相同的经历吧。</p>旁边的几个女人听了,纷纷对她投去了赞同的目光,其中几个还拍了拍她的手。</p>“都说是小三了,哪能有什么底线啊,不过现在看来,这老婆还是原配的好,这位萧总怕也是浪子回头了,不过这位墨小姐也真是大度,居然就原谅了萧总。”</p>另一个女人感慨道,语气中都觉得替墨雨柔不值。</p>一旁另一个女人轻轻叹了口气说道。</p>“你们也不想想那位墨小姐当初如何的爱着萧总,听说当初他们离婚也是这位萧总坚持,说是墨小姐受不了打击才去的英国。据可靠消息说,这位墨小姐在英国根本不是因为车祸昏迷,而是受不了刺激自杀了,所以现在萧总浪子回头,她才这么轻易的原谅啊!说来这位墨大小姐也真是痴情,你说她长得漂亮,学历又高,能力出众,关键还不缺钱,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还是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p>“可我怎么听说那位姜小姐是萧总的初恋情人啊,好像是这位墨小姐拆散了姜小姐和萧总啊,这样说来,萧总也不算对不起墨小姐吧。”</p>这时,一位一直没开口的女人茵茵说道,她这话一说完,立刻遭到了周围几个人的反对。</p>“小韩啊,这你就说的不对了,墨小姐追萧总的时候,萧总和那位姜小姐不过是男女情侣,男未婚女未嫁的,墨小姐勇敢追爱,只能说是公平竞争。可姜小姐后来的做法可就是作风问题了,她勾搭的是有妇之夫,和墨小姐当初的行为有着原则性的区别,”</p>“就是就是,这墨小姐的行为只能说是激进了些,可那位姜小姐就有点无耻了,不过要说啊,还是那萧总最不是东西,你们还记不记得,当年墨老先生去世的时候,他就出殡那天露了个面,这哪像个女婿啊!倒是那位傅院长忙前忙后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傅院长才是墨家的女婿呢。”</p>墨雨柔要是知道自己这举个竞价牌能引起这么多的议论,恐怕她会三思而后行,不过好在她的举牌也停止了傅裕笙和萧梓琛之间的较劲。</p>“雨柔,你喜欢那枚钻石?”</p>萧梓琛见墨雨柔出了手,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心里有些失落,更多的是疑惑,墨雨柔的出手,是偏向谁的呢。</p>听到萧梓琛的话,墨雨柔瞪了他一眼,刚才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呢,一下子就败了五千多万,想想都觉得肉疼。</p>现在萧梓琛还问这么一句话,她要是再不出手,这两个家伙还不知道会把价格抬到多高呢。</p>这不,墨雨柔一脸愤怒的看着萧梓琛,问道。</p>“有意思吗?”</p>萧梓琛挑了挑眉,一脸戏虐的说道。</p>“我看上的东西决不能被别人抢走,你也是。”</p>我靠,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耍嘴皮子,墨雨柔脑袋一昏,直接来了句。</p>“我又不是东西。”</p>刚说完,墨雨柔就后悔了,心里直接飘出了一句脏话,她这是在骂自己呢。</p>一旁的萧梓琛早就笑的乐不可支了,一脸宠溺的看着墨雨柔,见墨雨柔脸色微变,直接凑过来,在她耳边轻语道。</p>“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珍宝。”</p>而他们这么亲密的画面,正好被现场的镜头捕捉到,再次出现在大屏幕上,在场所有的人都发出哇的声音,唯独他们身后的傅裕笙一脸凝重。</p>这时,镜头依旧落在他们身上,墨雨柔很想推开萧梓琛,可如果她此时有任何的动作都会被放大,墨雨柔只能强忍的心里的冲动,脸上挤出一抹牵强的笑,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p>“萧总,以前倒是没发现你也挺能花言巧语的啊。”</p>面对墨雨柔的讥讽,萧梓琛丝毫没表现出不满,反而更是油腻的说道。</p>“我的很多性格你都没发现呢,要不要试着深度的了解我一下。”</p>说着,萧梓琛的脸突然向墨雨柔这边靠近,墨雨柔吓了一跳,急忙往后躲闪,好在萧梓琛只是吓唬她,并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但这一举动足以惹怒墨雨柔。</p>“萧梓琛,别太过分。”</p>萧梓琛倒也是见好就收,见墨雨柔真的动怒了,耸了耸肩,说道。</p>“大家都看着我们呢,别生气了。”</p>说完,萧梓琛坐直了身体,墨雨柔这才想起他们的手还握在一起,直接甩开了萧梓琛。</p>终于到了此次慈善拍卖的最后一件拍品了,是傅裕笙捐出来的一道唐朝翡翠饰品,包括一条项链,一副耳环。</p>墨雨柔一看到这套首饰,就爱上了。</p>“这套翡翠首饰起拍价五千万,竞拍一次涨价一百万,请出价。”</p>拍卖师话音一落,下面的人争相举牌,一分钟不到,价格已经从六千万涨到了六千五百万,而这套饰品的市场价也不过在六千五百万左右。</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