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153、你简直就是个妖精</p>萧梓琛立刻意识到自己做错了,顿时更加的慌乱,不知所措的说道。</p>“那要怎么弄,你说,我做。”</p>萧梓琛俨然像个犯了错的小孩,承认错误和改过的速度那是格外的诚心,让墨雨柔不忍再多说什么了。</p>“你去找个轮椅,把我推到卫生间就行了,我想要洗个澡。”</p>“洗澡?你这样行吗?要不我去找个护士帮你。”</p>萧梓琛一听墨雨柔的话,一脸的质疑,他可不放心墨雨柔一个人在卫生间待着,万一摔了怎么办。</p>“行了行了,你就去找个轮椅就行了,什么护士,我可不喜欢自己洗澡的时候旁边还杵着个人。”</p>墨雨柔彻底败给了萧梓琛,这男人是她认识的那个在商界叱咤风云的雷霆霸总吗?怎么现在看来有些秀逗啊,此时的表情,完全把她当成了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了。</p>萧梓琛听了墨雨柔的话,眼眸中闪过一道复杂的流光,目光在墨雨柔的身上停顿了一会儿,随即便走出了病房,不一会儿,推着一辆轮椅走了进来。</p>之后,萧梓琛抱着墨雨柔坐在轮椅上,然后将她推到了卫生间,自己则站在了门口。</p>墨雨柔身上还穿着昨晚酒会的晚礼服,被萧梓琛推进卫生间后,便开始脱身上的裙子,可这个拉链在背后,现在她双手软绵绵的根本够不着身后的拉链。</p>试了几下,墨雨柔都失败了,就在墨雨柔犹豫着要不要找萧梓琛帮忙的时候,萧梓琛已经走到了她的背后,然后将她从轮椅上抱起,让墨雨柔靠在自己的身上,他伸手开始给墨雨柔解拉链。</p>“萧梓琛,你住手,我不想洗澡了。”</p>墨雨柔昨晚昏迷后出了很多虚汗,萧梓琛一直在给她擦,但也仅限于双手和脖颈,现在墨雨柔的身上非常的粘腻,可比起粘腻,墨雨柔可不想让萧梓琛看到自己的身体。</p>可谁知萧梓琛直接把墨雨柔的话当耳旁风,墨雨柔背后的拉链已经拉开,洁白的后背暴露在外,墨雨柔顿时感觉丝丝凉意,整个人一阵激灵。</p>“萧梓琛,你别太过分了。”</p>墨雨柔恼羞成怒,她感觉萧梓琛轻贱了自己,趁人之危。</p>“雨柔,虽然那两次我没什么记忆,但我们不是什么都发生过了吗,你怎么还这么害羞。”</p>萧梓琛此时竟然调戏起了墨雨柔,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拉着墨雨柔身后的拉链。</p>拉链越来越下,墨雨柔那性感的腰窝也露了出来,什么叫玉骨冰肌,吹弹可破,大抵就是墨雨柔这样的皮肤吧。</p>本来萧梓琛只是单纯的给墨雨柔解拉链,不过看到墨雨柔这白嫩的一点瑕疵都没有的光滑的玉背时,他感觉自己在玩火了。</p>呼吸有些急促,心脏砰砰砰剧烈的跳动,原本稍显笨拙的双手如今已经有些僵硬,喉咙越发的干燥。</p>深深吸一口气,萧梓琛顿时感受到一股清幽淡雅的芬芳,如罂粟般扰乱他的心智,他极力的克制内心的冲动,努力的专注在墨雨柔背后的拉链上。</p>可就在这时,墨雨柔的身体动了一下,萧梓琛的手一滑,直接碰到了墨雨柔的玉背。</p>滚烫的手指碰到冰凉的肌肤,冰与火的碰撞,两个人的身体都明显一僵。</p>就在墨雨柔要开口的瞬间,萧梓琛一把搂住了墨雨柔,双手紧紧的贴在墨雨柔背后冰凉滑嫩的肌肤上。</p>墨雨柔整个人懵了,难道萧梓琛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对她做出无底线的事情吗,一瞬间,她紧张了起来。</p>“萧梓琛,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再不放我要叫人了。”</p>墨雨柔紧张的威胁着萧梓琛,真怕他失控做出什么事来。</p>“嘘,我不动,就让我抱一下,一下就好。”</p>萧梓琛没有彻底的失去理智,他还知道现在墨雨柔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他做更多的事情,他现在只是想抱一抱这个女人,让自己激动的情绪慢慢平静。</p>萧梓琛这么一说,墨雨柔就真的听话的不敢动了,靠在萧梓琛的身上,由着他这样紧紧的抱着,此时的她,心也跟着乱了。</p>不知过了多久,墨雨柔整个人维持一个姿势都快要僵掉了,忽然,脖颈处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随即,萧梓琛那带着丝丝凉意的薄唇附在了墨雨柔的耳际。</p>“墨雨柔,你简直就是个妖精。”</p>能感觉到萧梓琛重重的喘息声,那声音中透着一股诱惑和隐忍的嘶哑。</p>说完这话,萧梓琛恋恋不舍的在墨雨柔的耳边厮磨,那是墨雨柔非常敏感的地方,顿时一阵激灵。</p>下一秒,萧梓琛终于松开了墨雨柔,然后将后背的拉链彻底拉开,又将墨雨柔扶着坐在了轮椅上,给她准备好毛巾,牙刷,换洗的衣服,然后走到了门口。</p>在关门的时候,萧梓琛又眷恋的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墨雨柔,低沉的说了句。</p>“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就叫我。”</p>墨雨柔现在根本不敢开口,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事实上,她怎么可能再叫萧梓琛,刚才别说萧梓琛了,如果不是身体不允许,也许最先忍不住的可能是她呢。</p>之后,萧梓琛关上了门,靠在墙上,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复紧张激动的情绪,然后便一直守在门口。</p>墨雨柔在卫生间待了快半个小时,穿好衣服,墨雨柔看着不远处的门,想了想,决定自己站起来走出去。</p>把轮椅先固定好,然后撑着洗手台,身体尽量往上,可手刚刚用了些力,下一秒,整个人便又跌坐在了轮椅上,而就这一下,墨雨柔竟累出了一身的汗。</p>砰……</p>因为重心不稳,墨雨柔的手正好碰倒了一旁的牙刷杯,杯子直接摔在地上,下一秒,卫生间的门边被萧梓琛推开了。</p>“你没事吧!”</p>显然,萧梓琛一直守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异响,他便直接推门进来,说话的时候,眼底的担忧尚未散去。</p>墨雨柔一脸尴尬的坐在轮椅上,萧梓琛看到地上的牙刷杯,稍稍松了口气,弯腰捡起杯子放回洗手台,然后看了看换好干净衣服的墨雨柔,又问了句。</p>“你没碰到哪吧!”</p>“没,就是不小心撞到了杯子,推我出去吧。”</p>墨雨柔低着头,想到刚才发生的那些事,便不敢直视萧梓琛。</p>萧梓琛也察觉出墨雨柔的尴尬,没有挑破,推着她回到了病房,然后又将她抱上了床。</p>“喝点粥吧,待会儿护士还要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如果没什么事就可以出院了。”</p>萧梓琛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打开了床头柜上的保温杯,这些是刘明宇一早去华庭名苑拿的,都是吴妈亲手熬的早餐。</p>萧梓琛盛了一碗粥,端到墨雨柔面前,拿着勺子舀了一勺递到她的嘴边。</p>墨雨柔还没被哪个男人这样喂过东西,当初在英国刚醒来的时候也都是吴妈照顾着她,如今还是萧梓琛为她吃东西,着实有些不习惯。</p>墨雨柔直接伸手想要接过萧梓琛手里的粥碗,可萧梓琛却避开了。</p>“我自己来。”</p>墨雨柔见状,态度还有些坚定的说道。</p>谁知萧梓琛直接来了句。</p>“你的手,现在有力气拿住碗。”</p>这么一说,墨雨柔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的确非常的吃力。</p>这时,萧梓琛又来了句。</p>“乖,听话。”</p>说着,勺子又凑到了她的嘴边,墨雨柔没有在继续坚持,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只能一勺一勺的让萧梓琛喂着吃。</p>萧梓琛一开始的动作很慢,也很笨拙,弄得墨雨柔嘴角都是,不过喂了三四下后,慢慢的熟练了起来。</p>差不多十几分钟后,一碗粥喝掉了一大半,当萧梓琛又要给墨雨柔喂的时候,墨雨柔摇了摇手。</p>“我饱了,待会儿再喝点牛奶就行了。”</p>萧梓琛一听,放下碗,又去给墨雨柔倒了杯牛奶,拿起来的时候用手碰了碰,有些凉,他又用微波炉热了一下,然后找了根吸管,这才端到了墨雨柔的面前。</p>“你放在这,我用吸管就行了,你也吃点吧。”</p>旁边的早餐还有很多,听护士说,萧梓琛陪了她一晚,估计也没吃什么东西,她也不是冷血无情的人,这个时候还是会心软。</p>萧梓琛犹豫了一下,还有些不放心。</p>墨雨柔见状,拿着吸管喝了一口牛奶,然后说道。</p>“我没问题,你也去洗漱一下吧,在这待了一晚上,衣服都脏了。”</p>说完,墨雨柔便低头一个劲的喝着牛奶,萧梓琛见墨雨柔的确不需要自己,这才拎着一个袋子走进了卫生间,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p>就在这时,病房门打开了,傅裕笙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墨雨柔气色红润的坐在床上喝牛奶,表情立刻舒展开来。</p>“看样子恢复的不错,昨晚你可把我们吓死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p>傅裕笙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拿起了推车里的器材开始给墨雨柔做身体检查了。</p>墨雨柔擦了擦嘴角,然后举起手做出捏拳的模样,说道。</p>“四肢无力,身体发软,头还有些晕乎乎的,不过比起之前那次好很多。”</p>半年前,墨雨柔也误喝过酒,那一次的情况比昨晚严重许多,在医院还住了七八天,昏睡了两天两夜,那一次吓得吴妈终日以泪洗面,把所有人都折腾了个半死,之后墨雨柔每次出去吃饭,身边的人对她的饮食都格外的上心。</p>“目前血压正常,不过这两天一定不能外出,吹了风感冒了可就麻烦了,正好今晚除夕,你就乖乖待在家里吧。”</p>傅裕笙给墨雨柔做完了检查,各项指标已经趋于正常,也没有高烧发热的现象,这也让他彻底的松了口气。</p>墨雨柔听了,微微蹙眉,本来今晚她是准备和赵珂尔去参加跨年晚会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要泡汤了,只能在家里守着电视看春晚了。</p>“知道了,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呢,回来才多久,都进了几次医院了,你说洛城是不是和我相克啊。”</p>墨雨柔幽怨的抱怨了一句,总之这次回来,好像一切都不太顺利,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让她焦头烂额。</p>傅裕笙听了,微微一笑,点头道。</p>“是啊是啊,所以等你身体好了,还是早些回也英国吧,那边更适合你休养。”</p>傅裕笙这明显是故意的,只要墨雨柔不在洛城,那她和萧梓琛接触的机会就变少,到时候,说不定他还能有机会。</p>不过他的话一说完,便收到了来自墨雨柔的白眼。</p>“裕笙哥,你可真无情,大过年的就想赶我走。”</p>“我这不也是为你好吗?你说你这次回来都经历了些什么,在英国有霍德先生保护你,还有你那几个师兄们在,我也能放心一些。”</p>“在洛城,我能保护好她。”</p>这时,洗手间的门打开了,萧梓琛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身上的衬衫随意的披着,只扣了两个扣子,紧实的腹肌若隐若现。</p>萧梓琛一手拿着毛巾随意的擦着湿哒哒的头发,一眼冷厉的盯着傅裕笙,眼底充满了愤怒的火光。</p>这家伙,居然在他洗澡的时候教唆墨雨柔回英国,安的什么心啊,他要是再不出来,怕是墨雨柔就要定回英国的机票了。</p>“萧梓琛,注意形象,这里还有女孩子呢,你能不能把扣子扣上。”</p>傅裕笙先是看着墨雨柔,见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那双清澈的眼眸盯着萧梓琛半敞的胸口,竟露出一副害羞娇媚的神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萧梓琛这家伙简直太无耻了,居然色诱墨雨柔。</p>傅裕笙这么一说,萧梓琛非但没有扣好扣子,还朝着墨雨柔这边走了过来,那健硕的胸肌,轮廓分明,线条明朗的腹肌,随着走动隐约可见,墨雨柔看的竟有些离不开眼了。</p>没想到两年未见,萧梓琛的身材一如既往的完美,就这般若隐若现的画面,更是让她看直了眼。</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