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149、墨雨珊</p>“六千八百万。”</p>终于,傅裕笙举牌了,直接加价三百万,在场众人一看,纷纷放弃,正主已经举牌,他们也没必要在陪跑了。</p>可就在这时,墨雨柔身旁的萧梓琛不安分了,再一次和傅裕笙打对台,举起了手里的竞价牌。</p>“七千万。”</p>话音一落,现场大屏幕直接把画面对向了傅裕笙那边。</p>墨雨柔顿时直皱眉头,不解的看向萧梓琛,问道。</p>“萧梓琛,你发什么疯呢?”</p>谁知萧梓琛眉头一挑,然后转身对着身后的傅裕笙挥了挥手,之后凑到墨雨柔的耳边轻声细语道。</p>“礼尚往来。”</p>萧梓琛这报复心可真够强的,这明显是在给傅裕笙下马威,不就是刚才傅裕笙和他对着干了吗?</p>傅裕笙看到萧梓琛挑衅的眼神,淡淡一笑,似乎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气定神闲的坐在那,也对着萧梓琛点了点头。</p>墨雨柔顿时翻了个白眼,她从没想过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会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可这游戏也太费钱了吧。</p>这不,墨雨柔一脸嫌弃的来了句。</p>“萧梓琛,你还能在幼稚一点吗?七千万啊,这套饰品不值这个价,你也是生意人。”</p>“雨柔,你太不了解我们男人了,在面子面前,这点钱算得了什么,不过如果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让给你。”</p>就在萧梓琛和墨雨柔窃窃私语的时候,身后的傅裕笙再一次举了牌。</p>“七千两百万。”</p>“七千五百万。”</p>傅裕笙话音刚落,这边萧梓琛不假思索的举起了竞价牌,直接报出了七千五百万的价格。</p>今晚这场慈善晚宴可以说是让很多的人值回了票价,这场面,也就在那些非常专业,非常顶级的拍卖会上才会出现,所有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p>“七千六百万。”</p>墨雨柔眼看着这两个人有死磕到底的打算,心一横,第二次举起了手里的牌子,报出了这个价,报价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可为了阻止这场幼稚的游戏,她必须站出来。</p>现场又是一片哗然,大屏幕的画面再次定格在了墨雨柔的身上。</p>这时,傅裕笙看了眼墨雨柔,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正准备举牌,却被一旁的秦芷研拦了下来。</p>“傅院长,你如果再举牌,可就辜负了墨小姐的一片好意了。”</p>傅裕笙愣了一下,手里的牌子终究没有举起。</p>“你什么意思?”</p>傅裕笙不理解秦芷研的意思,在他看来,墨雨柔只是在帮萧梓琛。</p>秦芷研摇了摇头,果然是当局者迷,她看了眼墨雨柔,说道。</p>“你没看出来墨小姐不希望你们这样吗?墨小姐第一次出价是在你报价后,这一次却是在萧先生报价后,她就是不想让你们继续下去,不过这位墨小姐倒是个端水高手。”</p>秦芷研钦佩的看了眼墨雨柔,眼里透着几分敬佩之意。</p>傅裕笙半信半疑的望向墨雨柔,也就在此时,拍卖师敲下了手里的锤子,自此,今晚的慈善拍卖也全部结束。</p>“诸位,拍卖会到此结束,请各位尽情享受这美好的夜晚。”</p>说完,宴会厅灯光齐亮,音乐响起,众人各自散开。</p>墨雨柔现在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了,一晚上,她到成为那个花钱最多的人,虽然得到了两件稀世珍宝,可他们墨家,也在乎那一两件的东西,想想都觉得心疼。</p>“没想到一年不见,姐姐变得越加的阔绰了,今晚可是出尽风头了。”</p>墨雨柔正想要找个角落好好静静,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墨雨柔微微一愣,随即便眉头皱到了一起。</p>“怎么,一年不见,姐姐不认识我了,不过也是,姐姐贵人事忙,又怎么会记得我呢。”</p>面前的女人一脸的尖酸,说话还扯着嗓子,不一会儿便引来了周围人的观望。</p>“墨雨珊?你怎么在这?”</p>墨雨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会是在这样的场合见面,之前听江玉承提起过墨雨珊,说是也去了国外,还交了个非常有钱的男朋友,没想到她也回国了。</p>只不过今晚这样的慈善宴,一般只会一家送一张请帖,想到这,墨雨柔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张雅妮,也就是她那个继母的身影。</p>其实墨雨珊和墨雨柔长得还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只是墨雨珊的眼睛生的更加的狐媚,再加上化了妆,就显得格外的勾人。</p>墨雨珊那张脂粉厚重的脸上此时闪过一抹寒冷的笑意,然后朝着墨雨柔这边一步步靠近。</p>一年不见,墨雨柔竟发现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身上多了一种邪魅的气势,尤其是那抹微笑,怎么看都觉得渗人。</p>“姐姐,我也是墨家小姐,凭什么只有你能来这里呢,不过还好我今天来了,不然都没办法看到这么一出好戏了。真看不出来,姐姐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明,这才刚回来,居然又和前任姐夫好上了,之前我怎么听说你们水火不容的啊,我还真得向姐姐多多学习了。”</p>墨雨珊凑到墨雨柔的身边,轻声说道,脸上始终挂着浅笑,旁人还以为他们姊妹情深,说完这些,墨雨珊便后退了一步,然后大声的说道。</p>“姐姐,看到你现在如此的幸福,我真替你高兴。”</p>墨雨珊一脸真诚的说道,要不是墨雨柔太清楚这个女人的嘴脸,和刚才墨雨珊的那一席话,她真要以为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了性子了。</p>墨雨珊怎么也没想到,墨雨柔居然又和萧梓琛好上了,而且看他们的关系,俨然不是一年前那样如仇人般了。</p>墨雨珊见不得墨雨柔过得如此幸福,想到一年前他那个偏心的父亲只给他们母女三人留下那么一点遗产,自己就恨不得墨雨柔过得不幸。</p>这不,拍卖会一结束,墨雨珊便忍不住过来给墨雨柔找不痛快了。</p>“抱歉,我过得如何与你何干,还有,你也不用这么勉强的叫我姐姐,毕竟我从没承认过你是我妹妹。”</p>相较于墨雨珊的假模假式,墨雨柔的反应可是要真实的多了,或者说她不屑演戏,说完,墨雨柔便准备离开。</p>可墨雨珊难得找到机会膈应墨雨柔,她岂能就此罢手,这不,见墨雨柔要走,立刻走过去拦住了她。</p>“姐姐,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们,我和妈咪自认为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以前爹地在的时候,妈咪只会更疼爱你,为什么爹地一去世,你就把我和妈咪踢开。难道你真的是担心我们会和你争家产吗?妈咪当时不是已经表态了吗,我们都会尊重爹地的遗嘱,为什么你就不愿相信我们呢。这一年,妈咪因为担心你,郁结难消,都拖出病了,你就不能回家看看妈咪吗?”</p>墨雨柔此时真想骂娘,她没想到墨雨珊的演技这么好,这才说了几句,眼睛都红了,眼泪在眼眶打转,怕是随时都可能落下。</p>表情那更是情真意切,周围的人谁听了都不会觉得这是在演戏,这不,那些吃瓜宾客已经开始指指点点的了。</p>当初墨家遗产分割的时候,就引来外界的关注,尤其是对这非常意外的分配方式,更是各种议论。</p>如今听到墨雨珊的话,这些人的心里已经生出了无数种的猜测,墨雨柔看着周围人的嘴脸,都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们心里再想什么。</p>不过墨雨柔也是挺佩服这个女人的,一年不见,演技精进了许多,也算是有些计谋,不像一年前那般冲动了。</p>可惜和墨雨柔相比,墨雨珊还是太嫩了点。</p>这不,墨雨柔看着楚楚可怜的墨雨珊,冷冷一笑,来了句。</p>“妹妹的演技倒是增进了不少,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大半年前,你那位母亲在我昏迷期间突然去见了律师,还召开了股东大会,不知又是为何呢。”</p>这件事外面的人基本上都不知情,好在当时墨雨柔留有一手,不过那一次她还要感谢萧梓琛,不然,怕是耀华在当时已经变了天了。</p>墨雨柔这话一出,墨雨珊的脸色顿时变了,周围的人可都是聪明人,墨雨柔这么一说,他们立刻猜到是什么原因了,顿时一个个倒戈开始议论墨雨珊了。</p>墨雨柔见状,鄙夷一笑,然后走到墨雨珊面前,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p>“墨雨珊,和我斗,你还是太嫩了。”</p>说完,墨雨柔一个转身,潇洒的离开了。</p>墨雨珊不甘心,明明自己稳超胜券,为什么局势又偏向了墨雨柔,难道她就真的对付不了墨雨柔吗?想到这些,墨雨珊便有些失去了理智,对着墨雨柔大声喊道。</p>“墨雨柔,两年前你机关算尽,破坏了萧总和姜小姐的感情,怎么两年后你又要故技重施,你就这么喜欢当拆人婚姻的小三吗?姜小姐和萧总可是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举行了婚礼了,你这样,未免也太丢我们墨家的脸了。”</p>原本在场的这些宾客就很好奇墨雨柔和萧梓琛之间的关系,毕竟这一年来,萧梓琛一直是和姜沫夭出双入对的。</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