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151、晕倒</p>见墨雨柔打定主意,丝毫不让,郁景州的脸色越加的难看,捏着酒杯的手几乎要把那个酒杯给捏爆了。</p>“那我们就等着看结果吧。”</p>郁景州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出来,然后一口喝掉了被子里的酒。</p>墨雨柔微微一笑,从容淡定,随后拿起一杯饮料,对着郁景州举了举,抿了一口。</p>“梓琛,你当真要为了这个女人抛弃沫夭吗?”</p>郁景州此时又开始朝萧梓琛发难,面对郁景州的愤怒,萧梓琛和墨雨柔的表现一样平淡,看了眼郁景州,一脸认真的回答道。</p>“景州,我和姜沫夭之间的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只能说抱歉,如果她想要补偿,可以提,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我都可以满足。”</p>即使到现在,萧梓琛对姜沫夭还是抱有一丝歉疚,只是他现在很清楚,歉疚不代表爱情,他可以对姜沫夭做出任何补偿,但他必须直面自己心里的真爱。</p>“梓琛,你就当真这么无情,沫夭那么爱你,你知不知道这些年她为了你受了多少苦,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这么不要了。”</p>郁景州完全站在姜沫夭的立场上,可他忽略了一点,爱是双方的,不是说姜沫夭爱萧梓琛,萧梓琛就必须给出回应。一秒记住http://</p>面对郁景州的质问,萧梓琛嘲讽一笑,看着郁景州,反问道。</p>“那你呢,你爱了她这么多年,为她做了那么多事,那她是不是也该给你回应呢。”</p>“我爱她是我的事,和她无关。”</p>郁景州这话一出,萧梓琛的表情微微一变,神色清冷了几分,说道。</p>“对啊,那为什么她爱我,我就一定要给出回应呢,景州,你不能这么双标啊,我承认我辜负了姜沫夭,但我不能用自己的感情去补偿,这样对谁都不公平。”</p>说到这,萧梓琛看了眼郁景州,轻轻叹了口气,说道。</p>“景州,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我不能再错第二次了,我先走了。”</p>说着,萧梓琛朝着门口走去,刚才郁景州和他谈话的时候,墨雨柔竟然直接走开了,这个女人,当真是无情。</p>萧梓琛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p>“有人晕倒了。”</p>“是那位墨小姐,怎么就突然晕倒了呢。”</p>“刚才不是还和萧总在一起吗,怎么就她一个人啊,赶紧去找找萧总呢。”</p>人群中,有几个认出墨雨柔的人慌慌张张的进了宴会厅,萧梓琛一听,脸色一变,朝着门外疾步走了过去。</p>这时,有人看到了萧梓琛,跑过来正准备开口,萧梓琛先开了口。</p>“人在哪?”</p>“电梯那,酒店的服务生已经打了急救电话,没有人敢动墨小姐。”</p>萧梓琛走出宴会厅大门,便看到电梯口那边围了一圈的人,他立刻对身边的人说道。</p>“去通知傅裕笙,让他立刻过来。”</p>“哦,好的。”</p>那个人一听,又回到了宴会厅。</p>萧梓琛走到出事的地方,看到周围围满了人,立刻大声喊道。</p>“都给我让开。”</p>说着,萧梓琛已经走进了人群,只见墨雨柔整个人倒在地上,失去意识,酒店的服务员站在一旁,也不敢乱动。</p>萧梓琛一看,立刻脱下身上的西装盖在了墨雨柔的身上。</p>就在这时,傅裕笙已经得到消息走了过来,秦芷研也跟着跑了过来。</p>傅裕笙一看墨雨柔的脸色,立刻说道。</p>“赶紧,送医院,她喝了酒。”</p>“什么,不可能啊,雨柔不是知道自己不能喝酒吗?”</p>萧梓琛一听,一脸疑惑,但已经抱起了墨雨柔,傅裕笙则去开了电梯。</p>“我和你们一起去。”</p>秦芷研站在电梯口,开口道。</p>傅裕笙看了眼秦芷研,见她手挡在电梯口,便点头道。</p>“赶紧进来。”</p>之后,四个人,萧梓琛抱着昏迷的墨雨柔,坐着电梯到了一口。</p>酒店这边已经安排好了车子,四个人上了车,便朝着恒生医院的方向开了去。</p>“你刚才不是一直和雨柔在一起吗,怎么还让她喝酒。”</p>“没有,她一直喝的都是饮料,除非……”</p>萧梓琛说到这,表情顿时一片冷凝,眼眸中闪过一丝可怕的杀意。</p>“被我知道谁伤了雨柔,我会让她知道后果。”</p>傅裕笙也立刻领悟,今晚的酒会是傅家承办,所有他特地增加了几款无酒精饮料,而且千叮咛万嘱咐酒会上所有的服务生,不能让墨雨柔拿到含酒精的饮品。</p>现在萧梓琛这么一说,他也立刻清楚,墨雨柔的饮料被人动了手脚。</p>“你们在说什么,墨小姐不能喝酒吗?”</p>“她有长期服药的病史,其中一味药和酒精是绝对不能碰到的,轻者昏迷不醒,重者危及性命。”</p>傅裕笙说着,稍稍给墨雨柔做了个检查,搭了下脉,心里终于松了口气。</p>“还好她刚才喝的饮料里酒精浓度不高,只是昏迷了过去,待会儿挂点水就能醒过来,不过这段时间必须好好观察,因为这个药物和酒精融合后会长生一种有害菌破坏免疫系统,这段时间可能一个小小的感冒也会让她有生命危险。”</p>说到这,傅裕笙有些心疼的看了眼被萧梓琛搂在怀里的墨雨柔,随即又冷若冰霜的看向了萧梓琛。</p>萧梓琛能感受到傅裕笙投来的抱怨的眼神,他一脸愧疚,搂着墨雨柔的手紧了紧。</p>刚才,看到墨雨柔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的心跳几乎是停止的,他从没想过一个看似那般坚强的女人也会如此的脆弱。</p>原本,萧梓琛只是一味墨雨柔的身体不允许她再碰酒精,可没想到背后的原因会这么令人担忧,一点点的酒精,可能就会夺走她的生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年前在机场,他那么无情的一番话。</p>“对不起。”</p>萧梓琛发自肺腑的说出了这三个字,凑在了墨雨柔的耳边,不管她此时能不能听到,萧梓琛现在只想要好好的补偿。</p>“哼,现在说对不起,当初你干嘛了,你看看雨柔多少次受伤,都是因为你,如果我是你的,为了她好,我会离得远远地,你现在一直纠缠她,只会让她更加为难。”</p>坐在一旁的傅裕笙听到萧梓琛的那句对不起,顿时怒火中烧。</p>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要不是当初萧梓琛的绝情,墨雨柔也不用受病痛的折磨,曾经的墨雨柔,活的多么的肆意潇洒,可现在呢,连吃个东西都要再三考虑。</p>“我知道错了,傅裕笙,你有必要一直揪着不放吗?我说过了,以后,我会保护好她,你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的事吧,难道伯母今天对雨柔的态度,你还看不出来吗?究竟是谁让她为难了。”</p>萧梓琛也火了,他当然知道自己以前有多混账,可这样的话,他不想从傅裕笙的口中听到。</p>今天要不是他出现给墨雨柔化解尴尬,指不定傅裕笙的母亲会对墨雨柔说出怎么难听的话,当时隔着一道门,萧梓琛都能感受到墨雨柔当时的委屈。</p>傅裕笙一听,脸色微变,他今天也感觉到自己母亲对墨雨柔的排斥,其实这一年来他或多或少的能感受到来自母亲的压力,总是不动声色的给他介绍女孩子,就像今晚的秦芷研一样。</p>想到这些,傅裕笙神色极不自然的看了眼一旁的秦芷研,虽然知道接下来的话可能会伤到秦芷研,但至少也让秦芷研看到了自己的决心。</p>“我母亲是我母亲,她左右不了我的感情,倒是你,梓琛,一年前,你恨雨柔恨得咬牙切齿,分分钟都想结束那段婚姻,你现在又在这说如何的爱她,我对你的这份感情,深表怀疑。”</p>傅裕笙丝毫不退让,在爱情面前,没有友情,必须据理力争。</p>可萧梓琛此时十分坚定自己的内心,也许他很早就爱上了墨雨柔,只是当时的自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p>“傅裕笙,一年前我为何这样,你难道不清楚吗?我只是被恨迷惑了眼。”</p>“哼,你说的倒是好听,那我是不是该理解为如果哪一天你发现连年前你调查的真相是事实,那你是不是又要将雨柔气质如草芥啊。”</p>傅裕笙步步紧逼,他觉得萧梓琛对墨雨柔的这份爱太不确定,他不想让墨雨柔在被萧梓琛伤害一次。</p>萧梓琛这一次没有立刻开口反驳,而是盯着墨雨柔望了几秒,然后一脸坚定的抬头看向了傅裕笙。</p>“不会的,不管那次的事情真相是怎样,都不会影响到我对雨柔的感情,傅裕笙,这一点,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和远洋集团的未来向你保证。”</p>其实萧梓琛是了解傅裕笙的,傅裕笙说这么多,也不是真的要才散他和墨雨柔,不然,这一年的时间,傅裕笙如果真的想,墨雨柔早就是他的人了。</p>但傅裕笙要的一直都是墨雨柔的一生幸福,不管这幸福是谁给的,所以现在傅裕笙说的这些话,无非是想要看到萧梓琛的决心。</p>这不,看到萧梓琛一脸严肃的表情,傅裕笙这一次也没有在继续开口,倒是一旁的秦芷研此时来了句。</p>“两位,容我提醒一句,你们说这么多,都不能代表墨小姐的选择,也许你们两个,墨小姐谁也不会选。”</p>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秦芷研却能感受到墨雨柔对面前这两位都有排斥,虽然她不太了解这三个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至少目前看来,她没有看到一个确切的结果。</p>萧梓琛和傅裕笙听到秦芷研的话,相互对视一眼,双双脸色铁青。</p>秦芷研能感觉到车厢里瞬间凝结的空气,她耸了耸肩,说道。</p>“抱歉,我只是实话实说。”</p>“傅院长,医院到了。”</p>此时,前面的司机开了口,话音刚落,萧梓琛已经抱着墨雨柔走下了车,一行人,急匆匆的朝着急诊室跑去。</p>“准备一千毫升生理盐水……”</p>一到急诊室门口,傅裕笙都来不及换衣服,一边交代护士准备药水器材,一边已经推着墨雨柔进了急诊室。</p>急诊室外,萧梓琛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随后拿着手机找了个相对僻静的角落打了通电话。</p>“明宇,你现在还在酒会现场吗?”</p>“是的,萧总,我正在调取监控。”</p>酒会那边,刘明宇在听到墨雨柔出事后,第一反应便是去了酒店的监控室,不过豪庭酒店的监控不是什么人都能调取的,还好骆明轩在场,打了几通电话,酒店安保部门才将他们带去了监控室。</p>萧梓琛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刘明宇也才刚到监控室,骆明轩也在场。</p>萧梓琛听了,心里也多有欣慰,不愧是他信任的助理。</p>“仔细看,不要放过任何细节,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p>“好的,总裁,墨小姐没事吧?”</p>刘明宇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关心,萧梓琛朝着急诊室方向瞥了眼,只看到秦芷研安静的坐着,急诊室的门丝毫未动。</p>“还在急诊室,应该没事,酒会那边,麻烦帮我盯着了。”</p>说完,萧梓琛便挂了电话,又走回了急诊室那边。</p>大概又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傅裕笙终于走了出来。</p>“雨柔怎么样了?”</p>傅裕笙刚出现在门口,萧梓琛便冲了过去,眼睛望着急诊室里面,紧张担忧的问道。</p>“已经没事了,不过她这两天的身体会很虚弱,尤其不能见风,今晚她需要在医院住下,吴妈那边我刚打了电话,让她明早过来。”</p>傅裕笙正说着,墨雨柔从急诊室被推了出来。</p>刚才送过来的路上,可能是酒精的原因,墨雨柔的脸蛋红的发烫,但是现在脸上已经慢慢褪红,看上去只是安静的睡着了。</p>“先去病房吧,今晚需要好好看着她,如果没有高烧不退,明天就可以回家休养了。”</p>说着,傅裕笙已经朝着病房那走去了。</p>萧梓琛站在原地,望着这熟悉的病房,忽然嘲讽一笑,这几天,他们好像每天都在往医院跑。</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