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150、耀华承担得起任何后果</p>现在墨雨珊这么一说,一个个用着鄙夷的眼神盯着墨雨柔,相比外面的谣传,墨雨珊也算是墨雨柔的家人,肯定比他们知道的多一些。</p>“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刚才你们不是说萧总和那位姜小姐分开了吗?”</p>“对啊,你们说这萧总和姜沫夭都结了婚了,怎么又和自己的前妻走到了一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p>“难不成这墨小姐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初姜小姐不就是插足了她和萧总的婚姻吗,现在墨小姐只是以牙还牙,这墨小姐可真是厉害啊。”</p>周围的人,分成了两派,一边是支持墨雨柔的,一边是对她指指点点的。</p>“丢脸吗?我和雨柔是合法夫妻,何来小三一说。”</p>就在这时,萧梓琛从人群中走了过来,径直走到了墨雨柔的面前,说完这话,便深情的看向了墨雨柔。</p>“雨柔,你怎么也不解释,当初是我鬼迷心窍,才辜负了你,可这一个月来我已经很努力的争取你的原谅,你现在都回到我身边了,怎么还由着这些不相干的人乱嚼舌根呢。”</p>说话的时候,萧梓琛已经轻轻的搂住了墨雨柔,俨然一副夫妻情深的模样,墨雨柔微微一怔,却没有将他推开。</p>此时,萧梓琛转身看向了对面的墨雨珊,轻蔑不屑的来了句。</p>“你是哪位啊?这么喜欢搬弄是非颠倒黑白,就不怕夜路走多了摔死。”</p>看似云淡风轻,可萧梓琛那双犀利清冷的眼眸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恨意,墨雨珊没怎么接触过萧梓琛,只是听闻这个男人阴晴不定,手段狠辣,如今被萧梓琛这样冷厉的盯着,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p>可墨雨珊随即一想,不对啊,她当初可是通过自己的办法拿到了萧梓琛和墨雨柔的离婚协议书复印件的,怎么他们现在还是夫妻,一定是骗她的。</p>墨雨珊这么一想,倒是又有了些气势,在加上她自认为今非昔比,她也是有靠山的人,这不,这么一想,顿时一脸嚣张的看向了墨雨柔和萧梓琛,语气还十分的坚定。</p>“你们骗谁呢,一年前你们就离婚了,萧总,你可是和姜小姐举行了婚礼的了,你现在又在这说和我姐姐是夫妻,当在场的人都是傻子吗?”</p>墨雨珊步步紧逼,只要能让墨雨柔丢脸的事,她便乐在其中。</p>说到这,墨雨珊又看向了墨雨柔,也顾不得什么姐妹情深了,一脸鄙夷的说道。</p>“姐姐,我们都知道你很爱萧总,可人家都已经结婚了,你犯不着这么轻贱自己,对人家死缠烂打啊!姐姐,我们墨家的脸面也不能这么丢了啊!”</p>墨雨珊这么一说,周围的宾客又见风使舵,开始对墨雨柔指指点点,当下墨雨柔脸色一沉,刚想要推开萧梓琛,可萧梓琛却是将她搂得更紧了。</p>墨雨珊如果不是女人,以萧梓琛现在的愤怒,绝对会撕烂她的嘴。</p>萧梓琛紧紧的搂着墨雨柔,见她神色暗淡,心口一揪,然后抬头冷眼看向墨雨珊,嘴角滑过一丝冷意。</p>“姐姐?我和雨柔结婚两年了,怎么没听说过我岳母还给她生过一个妹妹啊,这位小姐,你可不能因为我妻子有钱就乱攀亲戚啊。至于我和别人结婚的事,那更是无稽之谈了,至今我结婚证配偶栏上的名字还是墨雨柔。当然,对于这一年我和姜小姐的事,我不否认,不过这都是我的问题,因为一些误会我伤害了我的妻子,婚内出轨。不过我现在也知道错了,在这我还得要谢谢我的妻子对我的宽容,也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今天,也希望诸位做个见证,从此以后,我萧梓琛绝不负墨雨柔,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人。”</p>萧梓琛突然的深情告白,引来了所有人热烈的掌声,这些人俨然忘了当初他们是怎么祝贺萧梓琛和自己的初恋情人姜沫夭重归于好的。</p>不过也是这种虚伪和奉承,倒是让墨雨柔难得的轻松,她只要露出得体的微笑,接受这些人不真诚的道贺就行了。</p>至于墨雨珊,此时像个小丑一样被所有人撂在一边。</p>以前墨振业在的时候,这些所谓的豪门给墨振业面子,还会客气的称墨雨珊一声墨二小姐,现在这墨家可是墨雨柔做主,耀华也在墨雨柔的牢牢掌控中,这些人但凡想要和耀华搭上边,就不会去结交墨雨珊。</p>墨雨柔始终一脸微笑的接受周围人对她投来的祝贺,虽然自己也算是被迫接受,可至少在和墨雨珊的较量中,她赢了,只是这次赢的多少有些心虚。</p>终于,墨雨柔这边恢复了平静,而墨雨珊也不知道何时已经悄悄的离开。</p>墨雨柔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今晚的这个酒会,是她这么多年参加过的觉得最累人的一次。</p>墨雨柔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她抬头张望,自己是坐傅裕笙的车子过来的,现在要离开,也该和傅裕笙打个招呼。</p>墨雨柔四下看了眼,看傅裕笙和秦芷研待在一起,正在和卫生部的几个负责人聊天,墨雨柔想了想,拿出手机,给傅裕笙发了条短信,然后便准备往宴会厅门口走去。</p>“你要回去?”</p>萧梓琛一直陪着墨雨柔,只是墨雨柔一直没说话,他便只能小心翼翼的陪在身侧,现在见墨雨柔要离开,他终于还是开了口。</p>墨雨柔刚才太过专注,根本没察觉跟在身后的萧梓琛,听到萧梓琛的声音,她还愣了一下。</p>“你怎么在这?”</p>面对墨雨柔的疑问,萧梓琛有些哭笑不得。</p>“雨柔,我不是一直在这吗?”</p>墨雨柔刚才也被不过是随口一问,见萧梓琛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她直接忽视,然后皱了皱眉说道。</p>“算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刚才的事,多谢了。”</p>说完,墨雨柔还对着萧梓琛挥了挥手,然后朝着门口走了去,萧梓琛见状,直接追了上去。</p>“我送你。”</p>“不用了。”</p>墨雨柔果断回绝,现在她只想好好的冷静冷静,今晚和萧梓琛之间的接触太多,她的心已经开始乱了,尤其刚才面对墨雨珊的挑衅,萧梓琛的那番神情告白。</p>“墨小姐今晚可是大出风头啊。”</p>就在这时,郁景州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听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来者不善。</p>“郁景州,让开。”</p>自从昨天郁景州在警局站在了姜沫夭那边,萧梓琛已经不再顾念旧情了,看到郁景州出现,萧梓琛下意识的将墨雨柔护在了身后。</p>郁景州看了眼护犊子一样的萧梓琛,眼眸微暗,随后目光看向了萧梓琛身后的墨雨柔身上,语气清冷。</p>“听说耀华昨晚连夜召开会议,墨小姐,你当真要打破规矩吗?”</p>郁景州说的是什么,墨雨柔当然清楚。</p>墨雨柔推了推萧梓琛,走到了萧梓琛的前面,然后看着郁景州,亦是一脸冷意,气势并不输他。</p>“郁少,你这话可就冤枉了,最先打破规矩的是谁?我这么做,也只是希望洛城这座城市更加的安全一点,不能再发生像昨晚那样的事情了。既然艾科做不到完美,那我们耀华只能承担起这份责任了。”</p>郁景州也是第一次领教墨雨柔的雷霆手段,不过一天时间,有关部门已经收到了耀华最新的企划书,而且还收到了几份匿名举报信,相关部门已经着手开始调查了。</p>今天一整天,郁景州可以说是忙的焦头烂额,不仅要应对董事会那些老头的质问,回到家里,还要接受家里那几个人的教育,然后还要去相关部门说明原因,不过就这一天忙碌下来的结果来看,形势不容乐观。</p>郁景州今晚早就来了酒会,但经过昨天的事,他也觉得无脸面对傅裕笙和萧梓琛他们,几个小时都一直避着他们几个,可想到董事会的那帮人,郁景州还是找上了墨雨柔。</p>从墨雨柔的口气中,郁景州已经知道,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了。</p>从郁景州准备帮姜沫夭销毁那些证据的时候,他有想过一些后果,只是现在看来,这些后果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他没想到墨雨柔这个女人这么果敢,说翻脸尽翻得这么的彻底。</p>“墨小姐,你就这么有信心,抢占艾科的市场,你确定能成功?你就不怕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p>郁景州现在只希望墨雨柔能知难而退,毕竟艾科在这一行业已经根深蒂固,这些年也有很多其他的公司想要在这一领域分一杯羹,但最终的赢家永远只有艾科。</p>不过郁景州的提醒在墨雨柔看来更像是一种挑衅,她淡淡一笑,好爽开口道。</p>“不到最后谁又知道是什么结果呢,对耀华来说,不过是一项投资,既然是投资,有赚有亏,耀华承担得起任何后果。”</p>没办法,谁让耀华资本雄厚呢。</p>曾经有人这么说过,即使有一天耀华宣布破产了,但他名下的那些不动产变现后,依旧能傲立群雄,这就是墨雨柔能如此嚣张的资本,而这种资本,就算是如今的远洋也无法做到。</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