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132、沫沫,我们分手吧</p>可这一次,萧梓琛依旧没有理睬她。</p>姜沫夭也是没辙了,最后,只能在一旁默默啜泣。</p>御庭湾终于到了,萧梓琛停好车,推门下来,关门的时候,见姜沫夭还坐在车上,终是开了口。</p>“上楼吧!”</p>姜沫夭看了眼萧梓琛,见他终于看自己了,擦了下眼泪,开门下了车。</p>上了楼,进了家,姜沫夭热情的给萧梓琛拿了拖鞋,刚准备帮萧梓琛拖鞋,萧梓琛自己在一旁换了鞋。</p>姜沫夭见状,也顾不得穿拖鞋,光着脚又想要帮萧梓琛脱外套,可萧梓琛却直接脱了外套扔在了沙发上,随后自己在旁边坐了下来。</p>姜沫夭就这么战战兢兢的站在萧梓琛面前,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可这样的次数太多了,萧梓琛看得早就麻木了。</p>“梓琛,你说句话,好不好。”</p>气氛过于凝重,房间里,明明开着暖气,可却像寒冬腊月的冰窟,冷的让人发抖。</p>呼……</p>萧梓琛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如果今天姜沫夭没来找他,他还准备今晚忙完工作过来一趟。</p>冷静了几天,现在的萧梓琛,已经明确自己的内心,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和姜沫夭之间的关系。</p>“沫沫,我们分手吧!”</p>萧梓琛还是讲出了这句话,听得有些残忍,可他讲完,自己却觉得无比的轻松。</p>这个念头,在萧梓琛的心里已经酝酿许久,无数次,他都又脱口而出的冲动,可终究还是顾念旧情,不忍伤害姜沫夭。</p>可自从墨雨柔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姜沫夭便想疯魔了似的,三天两头的闹。</p>过去姜沫夭处理公司的那些女员工,萧梓琛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p>可现在姜沫夭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只要她不开心,就全然不顾公司的利益,不顾萧梓琛的感受,更不计后果,萧梓琛只觉得身心俱疲。</p>当然,萧梓琛也很清楚,这一切还不至于他和姜沫夭走到如今这步田地,更重要的是萧梓琛看清了自己的真心,他爱上了墨雨柔。</p>从一开始的迷茫,迷惑,到后来的挣扎,到如今的彻底认清,萧梓琛很确定,墨雨柔才是他爱的人,而姜沫夭只是因为愧疚。</p>当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姜沫夭整个人踉跄的跌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泪雨婆娑的看向萧梓琛,一脸怨念的质问道。</p>“为什么,梓琛,你不是说过会照顾我一辈子的吗?为什么要分手,我不答应。”</p>说着,姜沫夭一把抓住了萧梓琛,生怕他离开。</p>萧梓琛看了看被抓住的手,轻轻的推开了姜沫夭,然后冷静的说道。</p>“沫沫,有些话,我不想说出来,其实你心里已经知道了,不是吗?其实我们的缘分,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结束了。”</p>萧梓琛现在心里也很后悔。</p>一年前,姜沫夭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中,萧梓琛当时是兴奋多余理智,因为想要摆脱那段痛苦的婚姻,他想要报复墨雨柔,所以顺理成章的和姜沫夭走到了一起。</p>现在想想,要问他当时真的很爱姜沫夭吗,萧梓琛确定的是他爱,不过那份爱早就没有两年前那般的强烈。</p>之后离了婚,又因为各种原因,他便顺理成章的和姜沫夭在一起了。</p>可如今细想一下,他们在一起的生活,似乎并没有情侣间该有的那种甜蜜,或者说萧梓琛没感觉到。</p>如今萧梓琛在理清自己的内心后,他也明白,和姜沫夭重新走到一起的一年,生活很平淡,没有爱情的激情,更没有情侣间的眷恋,更多的似乎是姜沫夭对他的猜疑和不安全感,而他也越来越烦躁。</p>所以,他说出了这番话,萧梓琛后悔了,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因为想要泄愤,报复把姜沫夭留下。</p>姜沫夭从没想过萧梓琛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代表着什么,难道从一开始,萧梓琛就不是因为爱而和她在一起的吗?这这一年他们算什么,求婚,婚礼,甚至差点领证,难道都不是因为爱吗?</p>姜沫夭呆滞的看着萧梓琛,满脸悲伤的问道。</p>“梓琛,你一定还在生我的气,这一年,我们难道不开心吗?你不是和我求婚了吗,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一定是在气我,一定是这样。”</p>说着,姜沫夭站了起来,往旁边走了两步,看着萧梓琛冷漠的表情,心灰意冷,心里已经知道结果如何,可还是不甘心面对。</p>“梓琛,我们再冷静几天,好不好,你想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多甜蜜,他们都说我们郎才女貌,那么多人都觉得我们是最配的,难道你要让他们看笑话吗?”</p>萧梓琛也站了起来,看到泪流满面的姜沫夭,心有不忍,可长痛不如短痛,继续拖下去,对谁都不公平,只会相互折磨。</p>“沫沫,你觉得我们真的开心甜蜜吗?你仔细想想,这一年来我们吵过多少次了,我工作忙晚回来了,你就怪我只顾着工作忘了你。我出差在外,你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电话跟踪,每次有商务酒会,你就会对入席嘉宾问东问西,这样的生活,你不觉得累吗?”</p>萧梓琛把存在的问题一一说了出来,日积月累,他真的身心俱疲。</p>“不是这样的,梓琛,我不是都改了吗?要不是这次墨雨柔回来,我们不是很好嘛!梓琛,你一定是最近太累了,要不我们改天再谈。”</p>姜沫夭逃避了,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也许过几天,萧梓琛就会忘记今天说的这些,他们就能和好如初了。</p>“够了,沫沫,别在逃避了,我们之间的问题,不仅仅是雨柔,我已经想的足够清楚。你放心,我过去说过的话依旧兑现,这套房子,还有之前你住的那套,我会让律师过度到你的名下。另外,我会把市中心的两个铺面转给你,即使你以后不工作,生活也是无虞的,如果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联系明宇,能力范围内的,我会帮忙。”</p>说完,萧梓琛又看了眼姜沫夭,见她伤心越绝,萧梓琛也只是稍稍皱眉,然后走去了卧室。</p>不一会儿,萧梓琛托了一个行李箱走了出来,衣服什么一件都没带走,他只是拿走了两只手表,还有几条领带和一些私人物品,那些都是他从未碰过的,却是墨雨柔送给他的。</p>“里面的东西你直接处理了,以后这套房子就是你的了。”</p>说完,萧梓琛拉着行李便朝门口走去。</p>姜沫夭见状,迅速的追了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萧梓琛,苦苦哀求道。</p>“梓琛,别离开我,如果你也不要我了,那我在洛城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我不想再回到一年前,梓琛,别这么残忍的对我,好不好。”</p>姜沫夭的心彻底的慌了,如果萧梓琛不要她了,那迎接她的会是什么,她不敢想,也不想去想。</p>姜沫夭紧紧的搂着萧梓琛,生怕一松手萧梓琛就离她而去。</p>可姜沫夭无论如何哀求,萧梓琛心意已决,他狠心的掰开姜沫夭的手,转身,看向姜沫夭,终是多年感情,不忍伤她太深。</p>萧梓琛拿起一旁的纸巾给姜沫夭擦了擦眼泪,说道。</p>“沫沫,你的世界不该只围着我打转,你可以把你母亲接回来,如果你想要继续工作,我也可以给你安排。我爱上了雨柔,如果继续和你在一起,那才是对你的残忍,不如我们放过彼此,也放过自己,离开我,你会发现有更懂得珍惜你的人。”</p>萧梓琛很清楚,他的离开,不仅仅是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郁景州,当然,他也不是想为自己开脱,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比起自己对姜沫夭的感情,或许郁景州的才更加的纯粹。</p>“不,我不要别人,梓琛,我只爱你,你一定也是爱我的,对墨雨柔,那只是你的错觉。”</p>听到萧梓琛那么直白的话,姜沫夭失控了,说话间,直接搂住了萧梓琛,吻住了他的唇,她以为这样会让萧梓琛回心转意。</p>可下一秒,姜沫夭就被萧梓琛狠狠的推开了。</p>萧梓琛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然后往旁边站了些,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一脸失望的说道。</p>“沫夭,你这是在作践自己,自己保重吧!”</p>说完,萧梓琛不给姜沫夭反应的机会,直接拿着行李摔门而去。</p>“梓琛,梓琛,不要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抛下我,好不好。”</p>姜沫夭光着脚追了出去,可是还是没有追上萧梓琛,眼睁睁的看着萧梓琛进了电梯,而她整个人崩溃的靠在电梯门上嚎啕大哭。</p>下了楼,上了车,萧梓琛从车上拿出湿巾一个劲的擦了一下自己的嘴,然后又给刘明宇打了通过电话。</p>“明宇,让马律师准备一份文件,把我名下的御庭湾公寓和姜沫夭之前住的那套房子,还有市新街的两个门面转到她的名下,另外,准备一张五百万的支票,弄好后送去御庭湾给她。”</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