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线索又断了</p>听到这话,墨雨柔陷入沉思,像明日之星这么重要的项目,公司不可能没有保存相关资料的。</p>此时,一旁的萧梓琛凑到了手机旁,开口道。</p>“那一年前呢,有谁进出过。”</p>“萧总?”</p>电话那边的江玉承明显一惊,怎么他们的董事长会和萧梓琛在一起,而且听他们说话的勇气,似乎相处的很和谐。</p>“对,是我,江助理,我想知道一年前有些什么人进入过。”</p>“这?”</p>电话那头的江玉承似乎有些犹豫。</p>“江助理,不必隐瞒。”</p>墨雨柔开了口。</p>“墨董,我待会儿把明日之星项目入库后所有的出入记录发给你。”</p>说完,江玉承便挂了电话,不一会儿,墨雨柔的手机收到了两张照片,是档案库的出入记录。</p>其实也没几个人,除了年头的资料入库,之后便只有墨振业进入过资料库。</p>“所以是我父亲拿走了那些文件?”</p>墨雨柔不敢相信,更多的是疑惑不解。</p>“等等,十二月十四日。”</p>萧梓琛看到墨振业进入资料库的日期,不禁产生了好奇,而他这么一说,墨雨柔也变了脸色。</p>“怎么会这样?我记得那天一早上就说要去机场,他当天不是去了法国谈度假区的事情吗?”</p>这个日子,墨雨柔至死不会忘,因为就是那次的法国之行,她的父亲再也没有回来,一场意外,一次车祸让他们父女两天人永隔。</p>这时,江玉承又打了个电话过来。</p>“墨董,我刚才去查了一下墨老最后一次去档案库的监控,这边的资料领取单上并没有墨老调取文件的记录,但视频上先是墨老离开时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不过上面的字被挡住了,不确定是不是明日之星项目的资料。”</p>“知道了,你把视频发给我,对了,我记得父亲出事那次他和明浩哲一起去的法国,是吗?”</p>“对,墨董,明总现在就在我身边,你需要和他电话沟通吗?”</p>江玉承看了眼明浩哲,刚才他去调记录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个特殊的日期,便来了明浩哲这里。</p>“墨董,是我,明浩哲。”</p>“明总,那次你和我父亲去法国,只是为了谈度假村的事情,那几天,我父亲可有不对劲的地方。”</p>墨雨柔现在感觉明日之星那次事件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究竟是针对谁,墨家,还是萧家,又或者墨萧两家,她不得而知。</p>明浩哲虽然不清楚墨雨柔为何突然要查明日之星项目的资料,但从墨雨柔严肃的话语中也洞察到事态的严重性。</p>“墨董,那几天我一直和墨老研究度假村的项目,不过在墨老出事那天,也就是我们准备回洛城的前一天,墨老说要出去见个朋友,这件事当时我就和墨董你说过了。”</p>“我记得当时我们赶去法国的时候,是你把我父亲的遗物转交给了我,我想知道在我们抵达之前,他的东西一直在酒店放着吗?”</p>“是,不过有一个小的公文包是在墨老随身带在身边的,那个包也是当地警察交给我的。”</p>墨雨柔问这些并不是随口一问,如果说十四号那天他父亲真的带走了那些文件,之后便直接去了机场,那这些文件应该和他一同到了法国。</p>但墨雨柔之后收到的那些遗物,除了父亲的换洗衣服和贴身事务,没有什么文件资料,那就说明这中间他的父亲一定去过别的地方或者是见过什么人。</p>“我父亲当时没有和你说他要去见谁吗?”</p>“没有,因为我听说墨老以前在法国生活过,我以为他只是见认识的朋友,便没有多问,而且当时墨老也没有表现出奇怪的举动。”</p>好了,线索又断了。</p>墨雨柔挂了电话,抬头看向了萧梓琛,许久才开了口。</p>“这件事你怎么看?”</p>“很明显,有很多当初没有查到的事情,不过我对于你说的事情,我持怀疑态度,我想不明白我父亲为何要劝你父亲独自开发明日之星的项目。”</p>萧梓琛说出自己的想法,墨雨柔点了点头。</p>“我能理解,不过我相信我父亲不会说谎,而且也没必要。”</p>说到这,墨雨柔迟疑了一下,犹豫片刻又开了口。</p>“你父亲最近怎样,他虽然开不了口,但你可以去询问。”</p>可萧梓琛此时却摇了摇头,脸色微暗。</p>“有件事我们一直没有对外说,父亲醒来后,忘掉了过去所以的事情,前段时间给父亲做了个检查,他脑子里长了个瘤,如果不动手术,可能会压迫视神经,我打算这次回国后就安排他动手术。”</p>又陷入了一个死结,墨雨柔本来还指望能从萧梓琛的父亲那查到些什么。</p>不过听到萧梓琛说起萧摩雄的情况,她还是表示了自己的关心。</p>“他会没事的。”</p>“多谢。”</p>书房里,陷入了短暂的悲伤,但片刻后,墨雨柔站了起来,给萧梓琛续了茶水,说道。</p>“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耀华配合的,可以去找江玉承和明浩哲,我会让他们配合调查的。”</p>“多谢,如果查出来当年的事情与你们耀华无关,我会公开道歉。”</p>萧梓琛也表达了自己的诚意,不过这样的态度换来的却是墨雨柔苦涩的笑,因为这种道歉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p>萧梓琛也察觉到了墨雨柔的情绪,用喝茶缓解了自己的尴尬,然后说道。</p>“过去对你的种种行为,我表示抱歉。”</p>虽然真相还没查清,但萧梓琛心里却有了一种猜测,也许当年的事,真的是她误会了墨家。</p>又是道歉,墨雨柔淡淡一笑,摇头道。</p>“不必了,该说抱歉的是我,我不该拆散你和姜小姐,我当时还以为总有一天你能对我改变,现在想想,其实挺可笑的。以前我还劝别人说什么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可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什么都不管了。”</p>墨雨柔这么一说,彼此又陷入了尴尬,萧梓琛也不知道该怎么接,最后还是墨雨柔自己打破了尴尬。</p>“抱歉,我是不是又让你为难了,放心吧,过去的事我已经放下了。”</p>这话一说,萧梓琛倒是感觉到了一股失落。</p>“对了,能问你一个问题吗?”</p>这时,墨雨柔又开了口。</p>“请问?”</p>萧梓琛点头道。</p>“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猜到我就是yuri的,我仔细回想,并没有哪里暴露自己的身份啊?”</p>墨雨柔很好奇这一点,因为到目前为止,除了傅裕笙,江玉承和明浩哲,根本没有人知道她的设计师身份。</p>“字迹,你写字有一个特点,所有的捺都会往上卷,本来我也只是猜测,不过后来来到了这里,看到了庄园的外景,我就更加的肯定了。”</p>“对哦,差点忘了你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是我疏忽了,所以这段时间你在调查我?”</p>墨雨柔可不是傻子,能从字迹入手,那说明萧梓琛手里有她作为yuri身份的东西,但墨雨柔对这些又极其注重隐私。</p>就像是被戳破了心事,萧梓琛有些心虚。</p>墨雨柔一看,又是冷冷一笑,来了句。</p>“看来是你的夫人调查了我,那她也知道我就是yuri了?”</p>“不,她不知道,她做那些,都是想要让你加入到联名项目中去,如果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p>萧梓琛倒是没忘替姜沫夭解释一二,但墨雨柔听到这话,却是觉得自己果真可怜。</p>墨雨柔苦涩一笑,小声说道。</p>“也是,姜小姐如果知道我就是yuri,怕是凡思特和朵拉的联名合作也要取消了吧!所以,现在萧总应该打消了让我加入的念头了吧。”</p>“为何?这次过来,一是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更重要的原因还是诚心邀请你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你不妨在考虑一下。”</p>萧梓琛的决定倒是没变,这个时候,他只是一个商人,作出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给公司带去最大化的利益,而如今的yuri,就是一个无形资产。</p>萧梓琛的话让墨雨柔有些意外,她以为萧梓琛会考虑到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放弃这个念头,没想到萧梓琛如此的固执。</p>不过墨雨柔的态度也很坚定,当然她在考虑这件事的时候,更多的是私人情绪。</p>墨雨柔不想继续和萧梓琛,姜沫夭有任何的牵扯,一旦加入合作,那短期内,她可能会经常出现在远洋集团,避免不了和那两个人见面。</p>先不说萧梓琛,就姜沫夭那个女人,就算她墨雨柔能紧守原则,公事公办,那姜沫夭能做到吗?</p>还有,当初因为一面之缘自己就爱惨了萧梓琛,墨雨柔不敢保证频繁的工作接触自己平静的心还能不能一如既往的平静,毕竟,对墨雨柔来说,萧梓琛就是她戒不掉的毒药。</p>“萧总,我心意已决,你就别再多费唇舌了。”</p>墨雨柔果断拒绝,也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p>“为什么?我看过你的一篇报道,你说你喜欢那种柔美的东方风韵,这次的合作,主打的就是东方元素,这不正是你擅长的领域吗?还是说,你拒绝是因为我和沫沫的关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