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噩梦</p>不知过了多久,在露台上坐着的萧梓琛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原本都快坐着打瞌睡的他瞬间清醒。</p>声音是从书房传来的,萧梓琛立刻冲了过去。</p>与此同时,吴妈也来到了书房。</p>墨雨柔头靠在办公桌上,睡得很不安宁,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神情紧张,双眼紧闭,一看便知道是做噩梦了。</p>“小柔,别害怕,吴妈在这,都过去了。”</p>吴妈一看墨雨柔的模样,立刻上前将墨雨柔搂在了怀里。</p>“小柔,睡吧,吴妈陪着你。”</p>吴妈一边安抚着,一边轻拍着墨雨柔。</p>墨雨柔仿佛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然后像个无助的孩子,紧紧的依偎在吴妈的怀里。</p>“吴妈,小柔害怕。”</p>“乖,小柔不怕,吴妈会保护好小柔的。”</p>终于,书房里恢复了平静。</p>萧梓琛看到这一切,有些吃惊,刚才的墨雨柔,像个没长大的孩子。</p>看到墨雨柔刚才害怕紧张的神情,在梦魇中呼喊,挣扎,萧梓琛竟升起了一丝怜悯之心。</p>“萧先生,能麻烦你帮我把小姐抱回房吗?”</p>吴妈终于安抚好了墨雨柔,见她平静的睡在自己的怀里,她对萧梓琛说道。</p>萧梓琛点点头,然后走过去,轻手轻脚的抱起了墨雨柔。</p>忽然离开了那个温暖的怀抱,墨雨柔似乎有些惊梦,眉头微皱,萧梓琛的手紧了紧,让墨雨柔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胸口,然后一动不动的站着,直到墨雨柔那紧皱的眉心微微舒展,这才走出了书房。</p>抱着墨雨柔回到卧室,萧梓琛又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了床上,吴妈也贴心细致的给墨雨柔盖好了被子。</p>可能被窝有些冷,墨雨柔躺在床上睡得有些不安稳,嘴里发出软糯的轻哼,吴妈只能弯腰不停的安抚着墨雨柔,直到她又沉沉的睡去。</p>这时,萧梓琛的手伸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巾,吴妈见状,立刻拦住。</p>“我来吧!”</p>说着,吴妈接过纸巾,轻柔的擦拭着墨雨柔眼角未干的眼泪。</p>“刚才麻烦萧先生了,打扰了你休息。”</p>吴妈客气的说道。</p>“她这是怎么了?”</p>萧梓琛觉得墨雨柔刚才的情况很不正常。</p>吴妈听了,有些犹豫,最后叹了口气,说道。</p>“那场交通意外留下的后遗症,不过小姐已经很久没有做噩梦了,可能最近太累了吧!”</p>吴妈轻描淡写的解释了句。</p>“萧先生,我们出去吧!”</p>说着,吴妈已经离开了床边。</p>萧梓琛看了眼卷缩在被窝里的墨雨柔,他第一次发现墨雨柔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p>“萧先生。”</p>见萧梓琛没有动静,吴妈站在门口喊了一声。</p>萧梓琛这才回神,然后走出了房间,在关门的瞬间,还看了一眼床上的墨雨柔。</p>“吴妈,那次不就是一场交通事故吗,可刚才雨柔她?”</p>“都是过去的事了,萧先生不必知道。”</p>吴妈想起如今彼此的身份,不想在多生事端,一语带过,然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p>萧梓琛站在门口,看着那扇门站了许久才回了客房。</p>躺在床上,转辗反侧,一直到深夜两点多才睡着。</p>第二天,萧梓琛早早的起来,也许昨晚没睡好,脸色似乎不是很好。</p>起床后第一件事萧梓琛就是给刘明宇打了通电话。</p>“萧总,有什么事要交代吗?”</p>“明宇,一年前墨雨柔为什么会发生交通事故?”</p>萧梓琛一晚上都在想这件事,要不是昨晚时间太晚,他怎么可能忍到现在才打电话。</p>刘明宇一愣,对萧梓琛忽然问这个十分好奇。</p>“萧总,是出什么事了吗?”</p>刘明宇心生疑惑。</p>“你先回答我的问题。”</p>萧梓琛明显有些不耐烦了。</p>“萧总,那次墨小姐离开机场坐了一辆黑的士的车,那个司机意图对墨小姐不轨,后来墨小姐抵死反抗才造成了车祸。”</p>萧梓琛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骇。</p>“为什么当时你没有告诉我?”</p>萧梓琛心里泛起一股无名火,为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p>可电话里的刘明宇听了倒是一脸的平静,说了句。</p>“萧总,你当时说不想听关于墨小姐的任何事?”</p>萧梓琛一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气愤的直接挂了电话。</p>被挂了电话的陆明宇一脸的莫名其妙。</p>之后,萧梓琛进了房间,洗了个冷水脸,让自己清醒冷静了一下,然后下了楼。</p>墨雨柔已经在餐厅吃饭了,看到萧梓琛后,淡淡的点了点。</p>萧梓琛走进餐厅,在墨雨柔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p>“雨柔,我想和你谈谈联名合作的事情。”</p>离签约还有四个小时,萧梓琛还想努力一下,如果说昨天来找墨雨柔只是考虑合作利益的最大化,那现在,萧梓琛的心里的确存了私心。</p>本以为萧梓琛已经放弃,没想到这男人还不死心。</p>“萧总,你何必这么执着。”</p>墨雨柔有些不解,她看不透这个男人,自己已经拒绝了那么多次,为何他还不肯放弃。</p>“雨柔,如果我向你承诺只要你加入这个项目,绝对不会受到外界干扰,你能否考虑一下。”</p>墨雨柔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一脸认真的说道。</p>“萧总,我看不如这样,只要姜总监能承诺在整个合作中无条件配合,不夹带任何私人情绪,我可以考虑。”</p>墨雨柔作出了让步,但她提出的条件其实非常的苛刻,她和萧梓琛都很清楚,姜沫夭根本做不到这一点。</p>或者说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这一点,哪个女人能放心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前妻有密切的接触。</p>萧梓琛犹豫了一下,随即表情严肃的说道。</p>“好,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承诺。”</p>墨雨柔本以为萧梓琛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他竟答应了,这的确有些意外,随即,她说了句。</p>“萧总,别太自信,你忘了两年前姜总监为何会离开你。”</p>墨雨柔其实是希望萧梓琛放弃的,所以才那这件事提醒他。</p>但萧梓琛却一脸自信的说道。</p>“放心,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萧梓琛了。”</p>墨雨柔听了,只是微微一笑。</p>萧梓琛在庄园吃完早餐便离开了,不过在走之前,墨雨柔说了一句话。</p>“萧梓琛,如果说两年前我没有逼姜沫夭,你信吗?”</p>墨雨柔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萧梓琛只是神情莫测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了声再见,便上车离开了。</p>“小姐,你真的要参与到朵拉的项目中吗?”</p>送走了萧梓琛,吴妈担忧的看着墨雨柔,萧梓琛离开,墨雨柔眼底的那丝光芒又不见了。</p>“不是我要不要参与,而是那位姜小姐愿不愿意让我参与。”</p>墨雨柔说完这句话,便去了后院的暖房,至于剩下的事,不在她的考虑范围。</p>凯斯特酒店,顶楼一间专属套房,姜沫夭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床,刚站起来,就被一个大手又拉回了床上。</p>“宝贝,昨晚不累吗?起的这么早?”</p>卧室地上,衣服落满一地,可见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p>被子里的男人,不着一缕,一脸邪魅的将姜沫夭搂在怀里。</p>“放开我,刘明宇也住在这个酒店。”</p>姜沫夭一脸的憎恶,想要尽快离开这里。</p>男人听了,邪魅一笑,然后眼底略过一道冷眸,一只手毫不留情的抓住了姜沫夭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扯,随即,自己一个翻身,将姜沫夭压在了身下。</p>“宝贝,怎么,你怕被你的心上人知道昨晚你和我共度春宵了,你可别忘了,昨晚他去了哪里?你说你的心上人真的讨厌他的前妻吗?”</p>“够了,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他,一定是墨雨柔那个贱人缠着梓琛。”</p>姜沫夭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表情早已出卖了她,说道墨雨柔的时候,眼底透着一股杀意。</p>男人听了,鄙夷一笑,幽幽的说了句。</p>“自欺欺人的女人,宝贝,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最爱你的人。”</p>说着,男人扯开隔在他们中间的被子,嘴唇死死的堵住了姜沫夭的柔唇。</p>姜沫夭还想反抗,可她哪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最后只能屈服在男人的身下。</p>早上酒店,姜沫夭离开了顶楼,刚走出电梯,便碰到了来寻她的刘明宇,姜沫夭眼底闪过一丝慌乱。</p>“姜总监,这么早,你出去了?”</p>刘明宇准备来找姜沫夭确定一下待会儿的行程,敲了半天门都没见开门,没想到在电梯口碰到了。</p>姜沫夭紧张之后,稍稍镇定了些,然后说道。</p>“嗯,去附近逛逛,刘助理有事吗?”</p>“没什么事,就是想个姜总监说一下,半小时后我们出发去凡思特总部。”</p>“你知道梓琛什么时候回来吗?”</p>“这个,萧总没有说。”</p>刘明宇想到今早的电话,回答道,之后,他进了电梯,姜沫夭出了电梯。</p>九点五十,刘明宇在一楼大堂等着姜沫夭,此时,周俊益出现在了酒店,他也看到了刘明宇,特地走过来打了招呼。</p>“刘助理,怎么不见萧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