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这男人啊,就是贱</p>“萧总去了外地还没回来,周二少来这边有事?”</p>出于礼貌,刘明宇起身客套了两句。</p>“我吗?昨晚在这边见客户,喝了点酒,就在楼上开了个房间,对了,合约的事情我下午让助理整理好了送过来。”</p>“那就麻烦周二少了。”</p>说到这,刘明宇看到了不远处朝这边走来的姜沫夭。</p>“周二少,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p>说完,刘明宇便走向了姜沫夭那。</p>姜沫夭看了眼周俊益,随后便转身走出了酒店。</p>“刘助理,刚才见你和周俊益在一起。”</p>上了车,姜沫夭漫不经心的问了句。一秒记住http://</p>“碰巧遇到,打个招呼。”</p>刘明宇也平淡的回了句,随后开车离开了酒店。</p>大约半个小时后,刘明宇和姜沫夭抵达了凡思特集团,这是一栋三十八层的独立建筑,整栋大楼都是凡思特集团的。</p>凡思特集团,欧洲最大的奢侈品品牌,以珠宝设计最为著名,旗下涵盖护肤,日化,服饰等行业。</p>当刘明宇和姜沫夭抵达凡思特的时候,被告知签约推迟半小时,而他们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萧梓琛会出席签约仪式,并且合作条文中增加了一项。</p>十一点,萧梓琛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准时抵达了凡思特大楼,霍德和米修亲自出门迎接。</p>“萧总,合同已经按照你早上电话里说的做了修改,签约仪式在二十六楼,萧总先上楼休息会儿,我们半小时后正式签约。”</p>“不用休息。”</p>萧梓琛果断拒绝休息,他现在只想尽快把合约签下,生怕墨雨柔中途变卦。</p>中午十二点,萧梓琛,姜沫夭和刘明宇三人走出了凡思特大楼,除了姜沫夭,萧梓琛和刘明宇的脸上都有了一抹轻松的微笑。</p>“明宇,看一下有没有今晚回洛城的飞机,帮我们改签一下。”</p>上了车,萧梓琛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一手捏着眉心,一边说道。</p>“等等,梓琛,今天就回去吗?”</p>姜沫夭显然不太愿意今天回洛城,或者说这次来英国,她似乎就没和萧梓琛单独在一起过。</p>尤其想到昨天萧梓琛可能见了墨雨柔,甚至和墨雨柔两个人过了夜,姜沫夭心里就充满的愤怒和嫉妒。</p>萧梓琛并没有注意到姜沫夭的不快,半眯着眼,声音低沉的说道。</p>“嗯,早点回去,现在合约签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提前准备,一个月后,凡思特这边的设计师就会进驻公司,我们不能怠慢了。”</p>“你是说那个yuri,梓琛,那个yuri为什么忽然就改变主意了呢,居然还直接成为这次联名品牌的总监,你是怎么让她答应的?”</p>姜沫夭的心里早就有了一种猜测,墨雨柔是负责yuri的对接工作的,而昨天萧梓琛去见了墨雨柔,答案便不言而喻了。</p>听到这问题,萧梓琛的手微微一怔,随即离开了眉心,双手交叉而握放于腿上,然后才开了口。</p>“这个我以后再告诉你。”</p>说着,萧梓琛又看向了副驾驶的刘明宇,说道。</p>“明宇,这段时间你来负责这次合作的前期准备,尽量满足凡思特这边的要求。”</p>“好的,萧总。”</p>一旁的姜沫夭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的恨意和嫉妒更加的浓重,她侧身看着窗外,目光阴狠,紧握双拳。</p>下午四点,萧梓琛一行抵达了机场,在登机前,萧梓琛拨通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那边便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p>“我回洛城了。”</p>“哦,萧总不需要和我报备行程。”</p>那边,女人的声音平静如水。</p>“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期待我们一个月后的见面。”</p>“萧总,能不能见还不一定,你可别忘了,那份补充协议是有一个条件的。”</p>“放心吧,你所担心的事情我都会解决,那我们一个月后见,雨柔,再见。”</p>萧梓琛说完,电话那边陷入十几秒的沉默,就在萧梓琛以为不会得到回应的时候,墨雨柔的声音再次出现。</p>“萧总,一路顺风。”</p>之后,墨雨柔便挂了电话。</p>此时的墨雨柔正在书房里,而她的对面,是下午才赶来的米修,他们的面前,是上午和萧梓琛签约的那份合同,米修是专程给墨雨柔送这份合同的。</p>“看来你和你前夫的关系并不如你自己说的那么糟糕啊,可惜了,那家伙居然有了新老婆,不然师兄一定把这个男人给你抢回来。”</p>别看米修在公司里一本正经,人模人样,可在墨雨柔面前,就是个吊儿郎当,举止轻佻的花花公子。</p>记得当时霍德第一次把墨雨柔介绍给他的那些徒弟的时候,米修还纠缠过墨雨柔一阵,不过后来相互熟悉了,了解了,便只剩下这份胜似亲情的师兄妹的感情了。</p>“师兄,别忘了,现在的我,可是能给远洋集团带来巨大利益的工具,你觉得谁会讨厌一个能赚钱的工具呢。”</p>墨雨柔还算清醒,并没有因为萧梓琛对自己态度的改变而冲昏了头脑,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也时刻提醒着自己。</p>不过墨雨柔这么说,米修却不认同,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男人,他自认为自己了解天底下所有男人的心理。</p>这不,墨雨柔一说完,米修便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一脸的不赞同。</p>“小师妹,你要相信师兄,师兄作为男人,还能不了解男人,这男人啊,就是贱,总是在失去以后才后悔,不然,他为什么一再的要求你加入到这个项目。”</p>看着米修一脸自信的表情,墨雨柔无情的打击道。</p>“哦,是吗?可我看师兄你从没后悔过失去谁啊,听说你又交了个女朋友。”</p>“咳咳……喂,在说你的事呢,提我干什么,再说了,师兄我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你们不是有一句话叫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师兄境界比那些凡人高。”</p>要不是米修那一头的金发和深蓝的眼眸,墨雨柔怎么也不会把这个男人和英国人归到一起,明明说着一口英语,可动不动就来几句诗词古文,弄得墨雨柔这个真正的华人都有些自愧不如。</p>论起嘴皮子,他们这几个师兄弟,每一个是米修的对手,而墨雨柔又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更是说不过米修,在这,她也不喜欢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p>这不,墨雨柔懒得辩驳,收起桌上的合约,然后冷眼看向米修,一脸嫌弃的说道。</p>“师兄,合同我已经收到,你可以回去了。”</p>“我靠,无情的女人,我大老远跑来看你,你居然连顿饭都不留,就想让我走,休想。”</p>米修直接一脸耍赖的靠在椅子上,一副打死都不离开的模样。</p>墨雨柔看了,邪魅一笑,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说道。</p>“师兄,你说我如果把这张照片发给贝娜,她会有什么反应呢。”</p>这是一张米修和一个女人在泳池相拥的照片,照片日期是半个月前的某天。</p>米修一看,表情微变,咬牙切齿的瞪着墨雨柔。</p>贝娜,米修现在的女朋友,是一个占有欲非常强的千金小姐,如果这张照片被她知道,那米修这几天就不想有好觉睡了。</p>“行,算你狠,绝情的女人。”</p>说完,米修一拍桌子走出了书房。</p>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墨雨柔像泄了气的皮球,颓败的瘫坐在椅子上,目光落在放入抽屉的合约,看了半天,最后把抽屉合上,自己也起身离开了书房。</p>“小姐,米修先生说今晚他住霍德先生的别墅。”</p>下了楼,吴妈把米修的行踪告知给了墨雨柔,墨雨柔点了点头,便走去了后花园,不过在离开前,她开了口。</p>“吴妈,下个月我们可能要回洛城了。”</p>既然合同签了,那有些事情,她也要提前告知吴妈。</p>吴妈一听,倒是有些好奇。</p>“回洛城,小姐这是又有什么工作吗,大概要回去多久,我这边也好早做准备。”</p>墨雨柔的情况比较特殊,离开一次,带的东西都比较多,所以每次吴妈都会根据离开时间长短安排行李。</p>墨雨柔想了想,说道。</p>“不一定,可能一周,可能一个月,也可能一年。”</p>和朵拉的合约期是一年,如果一切照着合同走,那墨雨柔就会在洛城待上一年,但如果中间有什么变化就说不准了。</p>吴妈一听,先是一愣,随后笑了笑说道。</p>“那我就先多准备些东西,最好我们能在洛城多待上一段时间。”</p>墨雨柔听了这话,淡淡的点了点头。</p>墨雨柔知道吴妈不适应英国的气候,要不是为了照顾她,吴妈绝不会背井离乡跑到英国来。</p>墨雨柔也想过让吴妈回国,这么大年纪了,也该享享清福,可如果吴妈不在,她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变成怎样,要想再找一个全身心考虑她,值得她信赖的人,实在太难了。</p>“吴妈,这几年,辛苦了,等我身体好些了,我就让你退休,在洛城养老。”</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